《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五章 石矛狩獵隊(2)

>

絲到這時候明白了石矛對於狩獵有多大的幫助,只不過她並沒有直接同意讓夏柯加入狩獵隊伍,而是告訴夏柯她需要和巫討論一下,才能給出答案。

而夏柯也沒有急於要加入,只是先表明一下自己的意願。然後他把這些製作好的石矛直接分發給了狩獵隊伍的人。

這些接過夏柯手中遞過來的石矛的年輕人,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有的甚至把之前一直在用的木矛直接丟開,抱着石矛愛不釋手,因為他們可是清楚地看見了剛剛那石矛展現出來的威力。

但是石矛的數量有限,並不能武裝狩獵隊伍所有的人,那些沒有得到石矛的人,一個個都仰頭嘆息。

不過夏柯這樣的行為,並沒有讓狩獵隊伍的人反感,反倒讓他們感激了起來,而且還讓首領絲不好意思了起來,不過他們並沒有在這件事上糾結過久,因為鹿肉快烤熟了,而且還有一點燒焦的味道出現。

夏柯對着燒火的族人說道:「木柴不要加太多了,不然肉會烤焦!」

族人聽到夏柯的話,減少了柴火的添加。此時夏柯拿出了絲贈送給他的礦鹽,取了一點撒在了鹿肉上面。

看到夏柯的動作,絲疑惑道:「柯,你把鹽撒在上面做什麼。」之前她給夏柯礦鹽時,知道了這個礦物質原來叫做鹽。

「加點鹽可以讓食物更加美味,而且可以讓食物裏面有更多的鹽分。」

頓了頓,夏柯補充到:「這樣的話,族人就可以不用再喝血了。」

喝血是兔部落人每隔幾天就要進行的,因為動物的血內也是含有鹽分的。

他們發現喝動物的血能夠讓自己精力充沛,所以每次捕殺動物後,都會把血保存在部落里的橡木桶內。但是血的味道不太好,所以族人並不是很喜歡喝血。

聽到夏柯說的話,絲讓昊去把她小洞內的鹽巴包取出來。在部落內生活的這幾天,夏柯才發現昊居然是給首領打下手的,相當於是部落內的第三號人物,地位僅次於巫。

當昊取出一塊由巨大樹葉包裹着的鹽巴包時,絲從中抓起了一小把礦鹽,撒在了鹿肉上面,夏柯則轉動起了串着鹿肉的木棍,讓鹽分能均勻地分佈在肉上。

過了一會,待到肉差不多全熟的時候,夏柯讓族人把鹿肉放到一塊乾淨的葉子上,然後示意絲用樹葉包裹手,對鹿肉進行切割。

絲拿起那把她常用的石刀,對着鹿肉切割了起來。首先,她把一個最大的鹿肉腿切了下來,遞給了夏柯。

夏柯本想拒絕,但是望見周圍部落人都用感激的眼神看着他時,他只好接受了這份好意。

接過這塊鹿肉腿,夏柯走到丫丫的旁邊。拿起懸掛在草裙上的石刀,對着鹿肉腿切了起來,而後將切下來的一塊肉遞給了丫丫。

「謝謝可可哥。」丫丫拿着那塊肉,對着夏柯感激道,然後又朝着她母親織跑去了。

望着遠處正開開心心和母親分享食物的丫丫,夏柯不免得難過了起來。

丫丫的母親是一位採集果實隊伍里的婦女,她之前在一次狩獵過程中被野獸咬斷了一條手臂,萬幸的是,她被族人帶回了部落,並且被巫救治好了,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

可因為失去了手臂造成的後遺症,讓她無法再參加狩獵隊伍,只能去採集果實,雖然採集果實能夠解決溫飽,但隨着時間的推移,部落附近的果實已經基本上被採摘完了。

再加上採集隊里大部分都是柔弱的婦女和小孩,採集隊伍在部落里日漸低微了起來。每次狩獵隊伍獲得的食物都不夠自己分,所以採集隊伍里的人基本上很久都沒有吃過肉類了。

只不過因為首領絲是個女人,而且是個慈愛的女人,她將狩獵隊伍里大部分男性對採集隊的人的排斥極力地壓了下來,外加狩獵隊伍里也有一部分健壯的女性,不至於讓採集隊的人過的難堪。

只是夏柯對於這對母女的遭遇,不免得同情了起來,再加上他看着遠處那十來歲的女孩,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前世還在讀初中的親妹妹。

如果丫丫在那個社會生活的話,或許她能夠比現在更快樂一百倍不止吧,或許她就不必再為食物而愁苦吧,或許她就不必再每天提心弔膽地生活了吧……

想到這,他對丫丫更加地憐愛了。於是,他讓丫丫過來自己的身邊。

「丫丫,你願意做我的妹妹嗎?」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