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四章 生火烤兔肉(2)

的棗子,他直接貢獻給了兔部落,這樣的行為,讓夏柯在兔部落擁有了良好的聲譽,並且首領還贈送了一些鹽巴給他。

不過那天回到部落的時候,夏柯推算了一下,現在這個原始世界應該是夏末秋初左右,畢竟棗子大致就是這個時候成熟的。

不知為什麼,夏柯只要回憶前世的東西時,總能很清晰的記起。而這個推算,讓夏柯有了不好的預感……

昨天他有鑽木取火的想法後,他就去野外尋找當初發現的那幾棵棗樹,提前準備好生火需要用到的材料。作為一個理工男,夏柯明白棗木是極容易摩擦生火的。

當夏柯把一塊棗木鑿出一個小孔後,他拿起旁邊早已準備好的一根結實的木棒,對着孔轉動了起來。

隨着時間的流逝,當夏柯感覺自己的手都快要磨破時,他隱約看到那小孔里冒出了一丁點火星。

「丫丫,快把乾草放到這上面!」夏柯對着目不轉睛看着他的丫丫道。

丫丫聽到可可哥的話,連忙將手中捧了許久的乾草放到棗木上,在這一瞬間,光芒沖向天際!

「卧槽,我的手!」火焰出來的一瞬間,夏柯反應慢了半拍,自己的手遭到火的臨幸。不過夏柯沒有顧及那麼多,急忙把一些木頭放到火焰中,他生怕好不容易生出的火就滅了。

而這時,有幾個膽大的小孩子走向火堆,想要伸手去碰那團火。

「石頭、小布、大力,你們三個別過來,那東西會吃了你們!」夏柯看到那幾個孩子不怕死的行為,立馬制止道。

聽到可可哥的話,那幾個孩子停下了想去摸火的行為,然後獃獃愣愣地看着夏柯,想要知道這個發光的會跳的東西是個啥。

添加了一定量的柴火,確定它不會熄滅且能維持一段時間後,夏柯剛想去山洞裏取些肉出來,突然想到剛剛那群小屁孩的行為,害怕他們再次做傻事,於是便讓丫丫去把他床上那隻捆着的兔子提出來。

這隻兔子是他剛來到這個世界時,趴在他臉上舔着他臉頰的那隻。那天他回部落後,昊便把那隻兔子贈送給了他。

這些天那隻兔子一直由夏柯養着,因為害怕它會亂跑,夏柯找了點藤蔓把它禁錮在了床旁邊。

當丫丫把兔紙提出來的時候,那隻兔紙還渾然不知待會要經歷的是什麼,嘴裏還咀嚼着一些鮮嫩的草葉。

看着那隻兔子獃獃的模樣,夏柯突然有點不忍心痛下殺手,於是便讓丫丫的母親織幫忙。織提過丫丫手中的兔紙,右手握起一把長矛,朝着它刺了過去。

吱!!!!!!!!!

提過織手中已經串好的兔子,夏柯不免有些難過,於是便把它架在火上,慢慢等待它烤熟,期間他撒了點鹽巴上去。

這些鹽巴還是他貢獻棗子時首領贈送給他的,說是鹽巴,其實就是一些未經加工的礦鹽,質地粗糙,還含有很多泥土,難以入口,但是作為人體必需品,夏柯不得不每天吃一點點。

鹽對於兔部落來說是非常稀缺的物資,夏柯沒怎麼見過部落的人有像他這樣擁有鹽巴的,他們大部分都是喝着部落橡木桶里裝的動物的血補充鹽分。

當夏柯撒了點鹽巴在肉上面時,旁邊的孩子和遠處看熱鬧的婦女們眼睛都直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