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三章 痛苦的夏柯(2)

生,而夏柯的話卻是讓她震驚了。

看到那女孩在發獃,夏柯以為是這原始人聽不懂他的意思,於是便拿着自己的肉對着女孩的果實作出了一個交換的動作。

那女孩看到夏柯的動作,瞬間回過神來。

「好,我和你交換。」她的語氣有點急,似乎是害怕夏柯反悔,趕忙把手中的果實遞給了夏柯。

而夏柯也沒有多想,接過了女孩手中的果實,然後把恐頜豬的肉給了那個女孩。

那女孩接過肉時,雙眼閃着精光,懷着感恩對夏柯道:「謝謝你。」然後便朝一位婦女跑去了。

而夏柯看着眼中的果實,不由得落下了眼淚,心道。

「這賊老天沒有坑死我,不至於讓我餓死。」邊想着邊對西紅柿大快朵頤。

遠處,一直在注視着夏柯的巫,原本板着的臉舒展開來了,凜冽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疑惑。

……

夜晚降臨,夏柯跟隨着兔部落的族人回到了山洞。

等到兔部落所有人進山洞後,夏柯發現他們會用一塊巨石把山洞洞口堵住,想來是為了防止生物夜襲吧。

回到自己的草床上,沒事做的夏柯感到涼颼颼的,才發現居然忘記做「衣服了」,自己的鳥兒還在外面遛着呢。

看到這,夏柯不免得計划了起來:明天先做一個草裙穿着,再跟着部落的女人去采野果,解決自己的食物問題。

至於為什麼不吃肉,夏柯實在是吃不下那鮮肉,雖然他知道如何取火,但是他害怕把火弄出來後會發生什麼幺蛾子,所以暫時放棄了烤肉的想法。

再加上跟着女人采野果應該很安全,想要先苟着的他不由得慫了起來。

然後又想到今天從河邊回到兔部落時,他腳掌都被刮破了一層皮,明天也得做一個草鞋穿,不然他覺得他的腳遲早有一天會廢掉。

突然,耳邊傳來女人的喘息聲,還有互相打鬧的聲音,夏柯朝聲源處看去,瞬間渾身燥熱了起來。

「真是該死,這原始人幹這種事都不避諱一下的嗎?」夏柯內心吐槽道。

夏柯的床位於洞內的一個角落,在回到自己床的路上,他知道族內人睡覺的地方都只是隔了一小段距離而已。

剛剛的聲音就是從夏柯兩米外的地方傳來的,在那裡有兩個原始人正在進行着動作行為……

經歷了這一天的變故,夏柯的困意早已上頭,在原始人的打鬧聲和呼嚕聲中,夏柯沉沉的睡過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夏柯被渾身的酸痛感鬧醒了。

他昨晚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裡他成了兔部落的首領,然後一步步帶着族人邁向文明生活,拉攏了很多的原始人,建立了一個巨大的部落,在這個世界中抵禦野獸。

而最後,在他死之前,一個人提着一把劍來到了他的部落,然後夢醒了。

思緒良久,夏柯看了看四周,原以為昨天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個夢,可周圍的一切都是昨天的景象,他只能無奈地接受了自己要待在這個世界的事實。

而昨晚的夢他只當是自己的意淫,畢竟就憑他這副孱弱的身軀,連女人都打不過,別說成為首領了,就連能不能好好活下去都是個問題。

而夢最後的那件事情則是被他忽略了過去……

剛出洞口的夏柯,第一時間則是尋找水源,畢竟十幾年來的習慣,讓他有着按時刷牙洗臉的習慣。

可環顧四周,才發現這部落周圍連一丁點水都沒有,然後想起了昨天的那條河流,不過那條河流距離部落大概有五六公里。

不說那條河流距離有點遠,就算能去,夏柯也不敢在那河流旁洗漱,畢竟原始世界的河流里可是絕對有恐怖的生物。

夏柯可不想因為要洗漱就把自己的小命給弄丟了,所以只能無奈地放棄了要洗漱的想法。

睡了一晚,夏柯的肚子有點餓,於是他把昨晚僅存留的兩個西紅柿拿出來吃了。

吃完之後,夏柯感覺還是有點餓,畢竟這倆西紅柿再怎麼樣補充,都不能滿足一個成年人的需求。

於是夏柯便趕緊去尋找材料製作草裙和草鞋,準備做完後出發去和兔部落的女人們採摘果實。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