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鬥爭》[原始人的鬥爭] - 第一章 大霧山奇蹟

紀和二零二二年。

天武星,龍國東南小隅。

本是艷陽高照的天空,轉瞬間便烏雲密布。

大霧山下,剛準備上山的夏柯停下了腳步。

抬頭望着這變幻莫測的天空,不由得回想起了五年前發生在此地的一幕幕場景。

……

五年前的今天,正是夏柯剛滿十五周歲的時候,他的爺爺帶着他來到了大霧山。

當時的天空本是晴空萬里,待到夏柯踏上山時,轉瞬間便烏雲密布。

對於發生的這種奇異現象,夏柯只記得爺爺說了句:「我們終究還是逃不過命運啊!」

之後,爺爺便拉着夏柯急匆匆地往山頂走去。

這大霧山,正如其名,山體寬闊,常年多霧,對應的山內溫度比一般的山都要低很多,所以山頂並沒有寺廟存在。

但因其奇特的景貌和陡峻的地形,山腰處設立了景點和廟宇,山頂倒是成了探險者的「旅遊勝地」。

爺爺帶着夏柯沿前人開闢的路往山頂上登。

到山頂時,夏柯發現這裡和山上其它地方有明顯不同:

樹木鬱鬱蔥蔥,整個山頂昏昏暗暗的,只有部分光透過葉間,點綴着林間,這裡的泥土稀稠,毒蟲密布……

行走在山頂昏暗的林間,夏柯生怕突然從某個角落竄出什麼可怕的東西。

所以一路都是提心弔膽的,沒有注意到爺爺那熟練的步伐。

過了一會,爺爺回頭喊道:「柯,你趕緊過來。」

聽到爺爺的喊聲,夏柯連忙加快腳步,走近爺爺身旁,不由得大吃一驚。

「老頭子,這是什麼?」

只見老人手拿着一塊玉佩,腳下是個大坑,坑內有一棺木。

一座約兩米的破碎人像雕塑在棺內躺着,雕塑旁放着一把青銅色的劍。

「這些東西,時機到了你自然會明白。」老人在這一刻沉聲道。

然後接著說:「拿着這塊玉佩,把它貼着你的額頭。」

聽到爺爺的話,夏柯趕忙接住玉佩,才發現玉佩上的雕刻竟像自己額頭正中間的胎記。

心中不免有很大的驚疑,但也不好多問,只能照着爺爺的話做。

當夏柯拿着玉佩往額頭上貼時,頓時感到一陣寒冷席捲全身。

這種寒冷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在夏柯急忙想把玉佩拿下來時,爺爺以迅雷之勢將玉佩和夏柯貼的死死的,中間不留一絲縫隙。

夏柯在此時只感覺全身冰涼刺骨,身體承受不住寒冷的壓迫,頓時暈了過去。

暈倒之前,夏柯內心只想大喊一句:「卧槽!」

……

夏柯醒來時,已是躺在大霧山腳下的賓館中,他滿臉疑惑地看着旁邊的爺爺,有很多話想要說。

而爺爺卻早已料到夏柯要說什麼。

「你什麼也別說,什麼也別問,五年後的今天,去把那把劍取出來。」在夏柯說出口前爺爺便打斷道。

說完這句話後,爺爺便離開了。

出門之前,夏柯彷彿聽見了爺爺的嘆息:「真是造孽啊!」

此時,躺在床上的夏柯感到胸口發燙,連忙掀開被子。

發現那塊玉佩已是掛在脖子上,而玉佩上的雕刻卻是消失不見。

看到這,夏柯趕緊下床,朝着衛生間走去。

「我的胎記居然消失了!」

望着鏡子中光滑額頭的自己,夏柯驚訝地自言自語道。

……

在此之後,夏柯的生活沒有太大變化,依舊是過着他的學業生涯。

而對於那一天所發生的奇異現象,夏柯只當是湊巧罷了。

再加上「學業」的逐漸繁重,夏柯早已把它拋之腦後。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在兩年後,夏柯的爺爺突然離世了。

爺爺在臨終前對夏柯叮囑道:「記住,一定要把那把劍取出來!」

「一定要!為了人類啊……」

……

耳邊彷彿迴響起爺爺說的話,夏柯的眼眶不免濕潤了起來。

自從爺爺離世後,夏柯的生活大部分都只是他一人。

在夏柯很小的時候,他的父母就離異了。

當時夏柯的父親帶着他的親妹妹和另一個女人重組了家庭。

而他的母親則是找了一個男人過日子。

至於夏柯,打小就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在老家。

不過他的父母倒是沒有忘了他,並且每個月都會按時給他打生活費。

所以夏柯的生活並不是很困難,相反比同齡人更富裕的多。

不過正在這樣的生活狀況下,他比同齡人都成熟的許多。

也就成了鄰居口中的好孩子,爺爺奶奶眼中的乖孫子。

但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多久。

在夏柯剛上初中的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