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我重生與神里綾華再續前緣》[原神之我重生與神里綾華再續前緣] - 第7章 摩拉克斯

璃月港。

璃月在傍山繞水的港口城市,靜靜依偎在險峻的石林中,金色的落葉裝點古樸的石質街道,璃月港的富裕被其他國家所知,其他國家的文字記錄也稱其為「黃金港」。

「話說,這彼時的璃月,魔神並起,戰亂不休……」

鍾離像往常一樣坐在三碗不過港里喝茶聽戲,田鐵嘴在台上慷慨激昂的說著書,鍾離則是在台下喝着茶,聽的津津有味。

「嗯?」

鍾離端起茶杯輕抿一口,細細品味,他再次將茶杯遞到嘴前時忽然停住了,他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驚駭的神色,看向明塵所在的方向。

「神像……怎麼回事?」

…………

七天神像前,明塵與神像共鳴,與岩元素力交融,元素之力泛起一圈圈波紋向四周擴散。

不一會,明塵和神像上的光芒消失,明塵緊閉着的雙眼睜開,他的眼眸金黃色更加濃郁。

明塵感受着身體里的岩元素力感到十分激動,興奮道:「現在我也可以使用元素力了!」

「嗯?好像身體里還有一股能量,是什麼呢?」明塵感覺到體內的情況疑惑道,在獲得岩元素力的時候明塵又發現體內還有一股道不明的力量。

明塵試着使用它,他伸手往身前的虛空一握,眼前的空氣瞬間扭曲,彷彿被撕裂。

「天吶……」明塵目瞪口呆。

「呼……幸好,幸好。」胡桃癱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着新鮮空氣,雖然明塵已經控制氣息繞過胡桃了,但是那股壓迫感還是讓胡桃有些吃不消,胡桃好奇的打量着明塵,『他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時明塵走了過來,向胡桃伸出了手,柔聲道:「胡桃,你沒事吧?」

胡桃伸出白皙的玉手搭在了明塵的手中,明塵將她扶了起來。

「我沒事……你現在可以使用岩元素力了?」胡桃好奇的問道,她剛才聽到了明塵說的話。

「嗯,可以。」明塵說著右手一揮,地面上便凸起一根根尖銳的倒刺,刺尖閃爍着寒芒。

「喔!可是你沒有神之眼啊,你是怎麼使用元素力的呢?」胡桃發現他身上根本沒有神之眼,疑惑道。

「嗯……這個我也不知道,使用元素力的時候很是熟練,像是我本來就有一樣,我用的時候都不用經過思考。」明塵如實回答道。

「哦,那你不會是什麼魔神轉世吧?」胡桃猜測道。

「我應該不是的。」明塵說道。

「好了,前面不遠就是璃月港了,咱們抓緊下午到達目的地。」明塵指着前面道。

「嗯,哎呦!」胡桃將手從明塵的手裡抽出來,走了一步突然就往前倒下了,幸虧明塵在她身旁一把抓住了胡桃,她才沒有摔倒。

「明塵,我……我腿軟了,都怪你,看樣子回到璃月港得很晚了。」胡桃嘟着嘴說道。

「那怎麼辦呀?」

「真是個木頭。」胡桃看着眼前露出一臉思索神色的明塵翻了個白眼。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你背我呀。」胡桃嗔怪道。

明塵:「(* ̄rǒ ̄)摳鼻屎」

合著打這個主意呢!唉,我背還不成嗎。

明塵背對着胡桃蹲下,胡桃順勢用雙手環在明塵的脖頸兩邊,明塵將胡桃背起,向著璃月港行進。

明塵感覺在背上趴着的胡桃真……平!除了手掌抱着大腿,背後沒有一點觸感。

而胡桃則是很高興的趴在明塵的背上哼着歌。

「大丘丘病了,二丘丘瞧~三丘丘採藥,四丘丘熬~五丘丘死了,六丘丘抬……」

明塵聽着如黃鸝般清脆悅耳的歌聲十分陶醉,似乎這樣的生活……也不錯。

傍晚時分,雲霞映着落日,天邊酡紅如醉,襯托着漸深的暮色,晚風帶着涼意,隨着暮色層林盡染,片片落葉隨風飄舞,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