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 第9章 偶遇派蒙

「呼,還真是難搞,大白天的發生幫派火拚,如果凱亞隊長知道了,肯定會罵我們巡邏不力的,」一名西風騎士在倉庫門口抱怨着。

「唉,不過,話說回來,這下手還真是重啊,看來城東幫和城西幫這次都損失慘重,」旁邊的騎士看着躺在地上的幫派成員,他們無一不受傷掛了彩,不過性命倒是無憂。

「沒看到兩幫派的核心成員,看來是提前跑了,可是,到底是誰下的手啊,看這傷痕似乎是同一人所為。」

……

「果然,大熱天的連公園都沒幾個人,」陳知禮走到蒙德城心花園,抬眼望了望,蓊鬱的古樹和茂密的灌木讓他的視野受限,目及所處,只有掩映於幢幢樹影間的空蕩,以及扶疏的樹叢間傳來的陣陣蟲鳴。

陳知禮向公園深處走去,沿着綠蔭小道七拐八繞,曲曲折折不知延伸到何處,小徑兩側的綠竹和樹木,就像兩道綠色的牆幔,完全遮蔽了視線。

不過,公園裡確是清涼了幾分,陳知禮哼着小曲,慢悠悠地漫步於林蔭小道。

「砰!」

「哎呀!」

突然,陳知禮在小路的拐彎處,撞到了一個飛來的白色東西。

陳知禮倒吸了幾口涼氣,揉着被撞的生疼的額頭,向躺在地上的白色東西看去。

「啊!卧槽!派蒙!」陳知禮驚的喊了起來,他是萬萬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遇到派蒙。

陳知禮顧不得多想,慌忙去查看派蒙的傷勢,撞一下應該問題不大,他心裏暗暗想着。

他小心翼翼地翻過派蒙的身子。

「卧槽,不會吧!撞的滿身是傷,啊….還吐血了!」陳知禮發出了震驚而顫抖的聲音。

然而,陳知禮並沒注意到,此時派蒙的嘴角有一絲絲上揚。

「誒嘿,我在他身上聞到了摩拉的氣味,看來,跟着他,能吃飽飯!」派蒙心裏念道,並且狂笑不止。

「誒,他不會要跑吧?他難道要丟下被黑幫追殺的小精靈?可千萬別跑啊,求求了,」派蒙心裏已經停止了狂笑,變得緊張起來。

突然,一雙手將她抱起,擁入懷中。

「誒嘿,這笨蛋上鉤了,」派蒙心裏喜笑顏開。

陳知禮抱着派蒙,滿頭是汗,一顆心撲通撲通劇烈地跳個不停。

「可千萬不要有事啊,得趕緊帶她去看醫生。」

「站住,別跑!大哥,那個叛徒在那裡。」

此時,小路的兩端湧來了一大群幫派分子,既有城東幫的,也有城西幫的,氣勢洶洶地要捉回派蒙。

剛才在倉庫里,派蒙把城東幫和城西幫的人揍了個遍,可畢竟對方人手眾多,她不得不逃了出來。

「卧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陳知禮看着小路前後,儘是凶神惡煞的幫派分子。

他正要鑽入一側的竹林,忽然,身後的灌木叢中,躥出一個火紅的人影。

「跟我來,保證你們毫髮無損。」

陳知禮回頭看去,更大的震撼衝擊着他的心靈。

「卧槽,迪盧克!今天是要團聚么?」陳知禮來不及細想,跟着迪盧克向前衝去。

擋在小路前面的城西幫眾人,看到迪盧克提着狼末衝來,紛紛嚇得四散逃命。

他們這種地下幫派,無論在財力還是武力上,都遠遠無法和迪盧克相抗衡,蒙德超半數的酒業都掌握在迪盧克手中,摩拉富可敵城,而且,迪盧克還是蒙德前五戰力,聽說他命座已經突破四星了。

陳知禮抱着派蒙,跟在迪盧克的身後,未受到半分阻擋,就衝出了公園。

在街邊停着一輛晨曦酒庄的豪華馬車,陳知禮跟着迪盧克進入馬車內,然後朝着迪盧克的產業駛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