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 第8章 蒙德城心公園

走到門口時,那個丘丘人還在搖頭晃腦地喊着。

「雪糕冰激凌啦,本店推出夏日新品,快進店品嘗屬於這個夏天的味道吧!」

十年前,在達達烏帕谷,琴團長代表蒙德與代表丘丘人部族的祭祀元老會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

之後,丘丘人就劃分成了12個軍團,由12個軍團長分別管轄,其中大部分軍團,與蒙德保持了相對和平友好的關係。

然而,實力最強的第二、第七、第九軍團對條約的態度一直模稜兩可,雖然三位軍團長未明確表示反對條約,但也未明確表示承認。

因此,這些丘丘人強硬派不僅與邊境騎士團偶有軍事摩擦,第七軍團與其他丘丘人軍團也常有軍事衝突,這就使得許多無辜丘丘人流離失所,不得不逃離家園,其中一部分湧向西南的璃月邊境,一部分則來到了蒙德城。

這些內容是陳知禮在麗莎寫的論文中看到的,論文名稱是《關於蒙丘關係正常化的現狀與未來研究》以及《蒙丘關係正常化下潛在的危機預測與應對》

想到這裡,陳知禮不由得對這個丘丘人產生了一絲同情,糾結了一會,他還是掏出了剛才找零的那兩枚摩拉硬幣,放在它面前的紙箱上,然後頭也不會地向前走去。

「雪糕冰……啊?……謝謝,」這個名叫松果的年輕丘丘人,臉上先是無比的詫異,然後感激地望着陳知禮離去的背影。

松果出生時,剛好有一隻松果從樹上掉在他身旁,因此他的父親便給他起名叫松果。

一年前,丘丘人第七軍團入侵松果的家園,他的父母都被殘忍地殺害了,松果僥倖逃了出來,然後就一直流浪,最近才來到蒙德城,找了一份薪水很少卻很辛苦的體力活。

松果望着遠去的陳知禮,努力地把他的背影印刻在自己的腦海里,因為自從松果來到蒙德城,他是第一個對它表示善意的人。

此時,陳知禮和松果都不知道,他們在將來還會有新的交集。

不過,現在陳知禮可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他很快就把自己的善意拋到了九霄雲外,一門心思全在雪糕上面。

再不吃掉它,可就要化了啊,融化的雪糕根本就不能稱為是雪糕!

陳知禮撕開鮮艷的外包裝,露出裡邊還冒着涼氣的雪糕,外層是大顆榛子搭配的巧克力,他用力咬了一口,雖說是在炎熱的室外,但還是把他的牙冰的嗖嗖叫。

雪糕的外皮酥脆爽口,內層則是雙層輕牛乳,夾在最核心的則是流心冰史萊姆凝液。

咬上一口,巧克力外層入口即化,然後牛乳的香甜與滑溜的冰史萊姆凝液,在嘴裏充分糅合,既有奶味又有冰涼的酸酸感,似乎還加了點薄荷。

口感的確不錯,確實是屬於夏天的味道,只是這個價格……,一想到一支雪糕就花掉他35摩拉,陳知禮一邊心痛,一邊小心翼翼地把雪糕吃了個凈,生怕掉在地上,甚至最後連冰棍他都舔了幾遍。

吃完雪糕,陳知禮心滿意足地抹了抹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