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 第6章 洗澡

陳知禮心想,這個世界和原神遊戲裏的世界截然不同,看來,自己以後要惡補一下提瓦特歷史方面的知識。

不一會,熱水器轟隆的聲音戛然而止,陳知禮知道水筒里的水已經加熱完畢,他擰開花灑的開關,溫度適中的熱水從花灑噴薄而出。

陳知禮緊緊閉着眼,任憑熱水從頭淋下,在前世時,當他覺得疲憊或者心情不好,他就會去洗個熱水澡,讓水流衝掉身體內外所有的乏感。

他忽然想起一首詩:

少年偏身入塵世,秀眉白面皆新晨。

身上何染名利垢,欲作池蓮望秋水。

收回思緒,陳知禮清洗着身上的汗漬,雖說蒙德全年氣候都溫暖宜人,但六七月還是酷暑難當,白天在室外工作一會,便渾身黏膩膩的,讓人無時無刻不懷念果酒湖和冷水河的清爽。

可惜,他租住的閣樓並沒有浴缸,否則他要在浴缸里泡上半個時辰。

房東歌德也並未給閣樓安裝冰史萊姆空調,倒不是他吝嗇,在蒙德,炎熱的月份很少,更何況閣樓東牆爬滿了爬牆虎,阻絕了太陽的暴晒,使得閣樓內陰涼舒爽。

陳知禮很快就清洗完畢,他從洗浴架上取下一條毛巾,開始擦拭身上的水滴,之後,他換上了一身乾淨舒爽的睡衣,站在衛生間的鏡子前。

此時,蒙德大教堂上的鐘聲剛好響起。

咚…

咚…

咚…

三聲悠揚的鐘聲在蒙德城上空久久地回蕩,然後聲音慢慢向四周散去,穿過陳知禮住的閣樓,跨過蒙德城宏偉的城牆,越過果酒湖,向遠處黑暗裡的荒野森林蔓延開去。

陳知禮知道,此時剛好是零點,教堂的風神鍾只會在每天零點、六點、十二點以及下午六點敲響三聲。

他站在有些模糊的鏡子前,用手擦了幾遍上面噴濺的水霧,鏡子逐漸清晰起來,他看着鏡中那張熟悉的臉,心裏慶幸穿越並未改變自己的容貌。

陳知禮並不是帥哥,他的臉也不像那些寫的精彩的小說,讓人看了第一章就想繼續看下去。

但如果用兩個詞形容,那就是乾淨、舒服,面容介於月色和雪色之間,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遇到了一個好天氣,連最苦悶的心情都晴朗了起來。

就在他對着鏡中的自己發獃時,他忽然想起一個恐怖的預示——零點時盯着鏡子容易發生詭異的事。

害怕一下子湧上心頭,他越看越覺得周圍十分詭異,鏡子里會不會突然出現一張陌生的臉?鏡中的臉會不會不是自己?

「法克!幹嘛自己嚇自己。」

陳知禮皺起眉頭,低聲嘟囔了一句,然後用力地把毛巾摔在了洗浴台上。

未知苦處,不信鬼神!

陳知禮推開門走進客廳,雖然他心裏強撐着一股狠勁,就算是真有鬼,也要與之大戰三百回合。

然而,他的身體卻很誠實,嘴裏不斷念着: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公正……誠信、友善。」

一遍又一遍。

只是不知道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這個全民元素的時代里,是否還好使。

陳知禮走進自己居住的卧室,回頭掃視了一番客廳,一切如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