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 第5章 蒙德勢力

陳知禮緊貼着牆壁,大氣不敢出一口,月光此刻由銀白變成了緋紅,房間彷彿被血口的紅霧吞沒,猶如猩紅滾燙的鮮血,從窗口從門外滾滾湧來,黑夜、理智、血色已經融為一體。

陳知禮和門外之人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默。

對方不動,我也不動,或許對方會覺得屋內沒有人。

陳知禮屏息凝神,讓自己陷入一種假死的狀態,精神卻緊繃如弓弦,仔細聆聽着門外任何異動的聲響。

忽然,一股灼熱感從門外襲來,陳知禮很明確熱浪是從門外,而非窗外傳來,屋內的溫度登時提升了幾度。

「火屬性的神之眼!命座等級不低於二星!」陳知禮很容易就分辨出。

雖然溫度並未達到燎天的程度,但熱浪里蘊含的力量卻有焚天之威,對方一定是個用火高手,而且對火元素掌握的出神入化。

「似乎…對方並不想傷害自己,否則自己早已化成灰燼了。」

雙方又在沉默中僵持了一會。

忽然,熱浪像鳴金收兵的隊伍,緩慢而有序地從房間內退出,門外又響起了腳步聲,噠噠噠地向樓下走去。

陳知禮依然貼着牆壁,聽着越來越遠的腳步聲,直到他確認那人已經走出了閣樓。

呼…

陳知禮大口大口喘着氣,緊繃的身子,一下子松垮了下來,癱靠着牆壁,後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打濕。

奇怪…,他心頭浮現許多疑問,緊接着又湧出諸多無端而又雜亂的猜想。

火屬性,命座又不低於兩星,在蒙德,這個等級的高手不算少,但都是各勢力的佼佼者,會是誰呢?竟然注意到了自己。

這兩個月他一直很低調謹慎,也沒有顯露自己的不同。

難道今天的交易被其他人察覺到了?

不會!

很明顯,剛才那人是第一次來這裡,所以,最先引起他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

城東幫!

陳知禮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那人一直在默默監視着城東幫,而今晚,自己剛好和城東幫交易命座石,不小心闖入他的監視里,所以他的目光轉移到了自己身上。

……

平靜,平靜。

陳知禮用手平復着自己劇烈起伏不止的胸膛,緩緩起身,走到書櫃前,從一摞壓着的盒子里,抽出了一張新的水紙,又轉身走回到門後,扭動門鎖開關,輕輕轉動着門把手,緩緩露出了一條縫隙。

在確認門外沒有人後,陳知禮取下反鎖的鐵鏈,打開房門。

他迅速的換下門墊底層的水紙,拿起被踩過的水紙,轉身進屋,關門,上鎖,掛反鎖鏈,動作一氣呵成。

陳知禮再次坐到書桌前的木椅上,吸了一口氣,平緩了一會,然後舉起水紙,對着窗外的月光,將水紙豎攤在自己眼前。

一雙清晰可見的腳印,赫然出現在水紙上面,猶如浸了水的鞋子,重重踩踏在乾燥的紙張上。

「這……」

陳知禮皺眉低語,接着又仔細審視了一番腳印。

「看這個輪廓,似乎是個男人的腳印,輪廓邊緣深褐色的痕迹,恩……似乎是已經成熟的年齡。」

陳知禮放下水紙,重新抽了一張草紙,然後提筆寫下『火,成年男性,原目標是城東幫,沒有傷害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