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 第4章 來者何人?

陳知禮翹起嘴角,臉上浮起顯而易見的笑容,黑色的頭髮垂到了眼帘之前,眼眸黑如點漆,清亮的目光閃爍着得意。

他又在紙上寫下了『製造』一詞。

當陳知禮第一次蘇醒後,他的腦海里時常會出現一道金色的進度條,刻着從1到160的數字。

起初,他並不明白這道進度條代表着什麼,直到他為了生計,開始接受一些最簡單的委託,當委託完成後,他驚奇的發現,金色的進度條上漲了幾個刻度。

陳知禮又寫下了『進度條』『委託任務』『充能?』幾個詞語。

似乎完成委託任務會給進度條充能,但簡單的委託任務充能效率卻很慢,他千辛萬苦做了兩個月的委託,才讓進度條抵達標記160的位置。

當進度條充能完畢,金色的光芒佔據了他的腦海,簡直快要撐破腦袋噴薄而出,然而這佔據卻無一點異樣的痛感。

在那金色的光芒中,隱約可見一塊命座石,靜靜地漂浮在陳知禮的意識之海中,這時,只要他屏息凝神,將意念集中在命座石上,片刻後,金色光芒如同退去的海潮,重新回歸到刻度0的位置,而他腦海中的命座石,卻會憑空出現在他面前。

陳知禮回想起他第一次製造命座石,訝異和驚慌帶來的衝擊不亞於地震,就好像……

他想到前世的一個小品,其中一句經典的台詞『下蛋公雞,公雞中的戰鬥機,歐耶』,陳知禮覺得自己就是那個會下蛋的公雞——奇怪、另類、引人注目。

陳知禮想到這裡,放下鋼筆,謹慎地用一隻手捂着嘴,自嘲似的笑了兩聲。

他覺得自己很好笑,莫名的穿越到這裡,卻不像那些小說中穿越的主角,他們似乎很快就心安理得接受了穿越事實,並在新世界裏大殺四方、威風赫赫、廣開後宮,然而自己卻像是一個可憐的笨蛋。

他突然在自己的房間消失不見,從此在那個世界人間蒸發,料想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一定會萬分的驚慌和擔憂,陳知禮很在意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有時候他寧願自己遍體鱗傷,也不願身邊人受到一點傷害。

陳知禮嘆了一口氣,合上鋼筆帽,然後從一旁的雕花抽屜里,拿出了一本黑色記事本。

這本記事本是他在蒙德元素商品大全商店購買的,筆記本摻雜了岩元素,一旦購買之後,就只有購買者能親自打開。

如果別人妄圖私自打開,那麼筆記本的紙頁就會岩石化,變的有萬斤之重。

陳知禮很輕易的翻開筆記本,然後拿起鋼筆,在紙上寫下了一句話:

「過去都已經逝去,回憶是一條沒有歸途的路。」

接着,他停下筆,思索了片刻,又繼續寫道:

「我越是孤獨,越是沒有朋友,越是沒有支持,我就得越尊重自己。」

這兩個月,他簡直是弱小又無助,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