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原神:我在提瓦特賣命座] - 第3章 命座石

陳知禮默然佇立在三樓房門前,身子半邊明鏡澄澈,半邊晦暗不明,停立了片刻,他小心地掀起門前的墊子,抽出了下面墊着的一張水紙。

門墊和水紙是他特意在元素雜貨店購買的,上面附染了水元素,只要站立在墊子上面,就會在底層水紙上留下清晰的痕迹。

無論何時,對於實力弱小又孤單的陳知禮來說,謹慎和小心都不會是多餘的。

他仔細檢查了水紙,發現上面並沒有痕迹,乾淨如初,於是他又小心地把水紙放回門墊下面。

陳知禮緩慢地扭動着門鎖,盡量不發出較大的聲響,推開門後,他輕輕跨過門墊,悄無聲息地進入房間。

一道輕微的咔嚓聲。

陳知禮迅速關上房門,掛上門後的反鎖鏈。

三樓的房間是一廳兩卧一衛的布局,客廳對開窗的白色紗幔輕輕飄動着,靠牆的地方立着一架古紅色的書櫃,零落地擺着一些雜物,櫃腳有兩盆風車菊,因為受到草元素的加持,兩盆風車菊已經開了一月有餘。

在對開窗前擺放着一張醬紫色的書桌,上面壘着一摞陳知禮從圖書館借來的提瓦特七國史以及一些論文,有幾本清晰可見插入的便簽。

桌子靠中的位置放着一匝稿紙,紙張潔白光滑,抬頭印着蒙德元素學院幾個大字,一支黑色的鋼筆斜躺着壓在稿紙上面,這些都是陳知禮在蒙德紀念品商店購買的。

陳知禮徑直走到書桌前坐下,癱靠着軟椅的椅背,雙手很隨意地耷拉在兩側。

他沒有去摁下雷元素電燈的開關,寂靜幽暗的環境更有利於他思考,雖說他穿越來已經兩個月了,但他對許多事依然充斥着迷茫與不解。

陳知禮的目光聚焦在蒙德元素學院的草紙上,似乎很想讀懂紙上灑落的月光。

他一隻手捏起鋼筆,不斷地在紙上把玩翻轉,立起橫下,又立起又橫下,鋼筆敲打在草紙上,發出沉悶的噠噠聲。

此時,夜色益深,漸盈的圓月爬上了高處,從陳知禮的背後,透過窗戶,在書桌上投下一塊模糊的陰影。

房間猶如籠罩在一團氤氳流動的薄霧裡,灰色的空間彷彿點綴着幾處細弱的銀光,那是透過光滑而近乎水面的鏡子折射的月光。

周圍萬籟俱寂,鴉雀無聲,只有草紙上沉悶而富有節律的噠噠聲,軟弱無力的光線也陷入到這深沉的寂靜中,使人有一種無望和壓迫感。

忽然,窗外一聲夜鴉的鳴叫,打破了房間里的沉默。

陳知禮猛然坐正身子,停頓了片刻,然後他抽出幾張草紙,平整地鋪放在身前,拔開鋼筆帽,開始在紙上書寫。

他握着鋼筆胡亂地划了幾筆,紙上並沒有墨水的痕迹出現,鋼筆筆尖也沒有黑色墨水流出,陳知禮無奈地輕拍了一下額頭,然後緊緊捏着筆身,在一旁猛地甩了幾下。

然後,他又開始試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