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有一棵世界樹》[原神:我有一棵世界樹] - 第5章 行,王通,我記住了

江澈聽明白了,這人是個投機倒把分子啊!

他沒有群玉閣的記憶,但聽人談起過凝光,璃月七星之一的天權,主管商業和律法,是璃月商人們的方向標。

青年見江澈一臉思考的模樣,以為他心動了,於是接着勸說:

「現在的摩拉多難賺啊?忙活一整天才幾千,但你要知道……群玉閣上的那些古董擺件,即使損壞的也能賣上萬摩拉,

這不就高下立判了?」

江澈輕笑一聲道:

「你這……不屬於犯法嗎?」

「那是被抓住的情況,」青年賊笑道,「現在璃月無神,七星完全執政後忙得很,今天聽說天衡都病倒了,最能蹦躂的刻晴都不在了,還有誰能發現我們?」

江澈若有所思道:

「確實誘人,但你你如何證明自己說的是真話呢?」

對方找上自己這件事本就很巧合,並且還提到自己下午的行蹤,實在可疑。

聞言,青年愣了一下,似乎是沒想過這個問題。

他頓了頓說:

「你要我講實話?」

「當然。」

「好吧……」青年緩緩開口,「我要找的合作人一定得是窮人,畢竟錢是對窮人最牢的束縛,利用私心,才能保證行動不外泄。」

江澈微微頷首,比較認同這句話:

「那你找上我的意思,是因為我窮嘍?」

青年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我在璃月港找了一上午,發現你只吃了七百摩拉的午餐,還一臉猶豫的樣子……而且逛街一下午,一件東西都沒買,就沒見過比你還窮的。」

江澈嘴角一抽,感覺自己被冒犯到了。

「不是…小兄弟,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青年也意識到自己的話語欠妥,「只是讓你相信我嘛!」

說實話,這理由還挺真實的,江澈都有些動搖了。

「怎麼樣?考慮清楚了嗎?」青年催促道,同時目光瞟向左側牆角。

「行啊,」江澈笑着說,「正好最近缺錢,什麼時候出發?」

在與青年交談時,江澈發現對方的視線總是看向某個固定方向,眼神飄忽可以用警惕解釋,但總看一個方向就不對勁了。

他直接在大街上拉自己入伙,成功了還好,失敗了則要面臨消息走漏的風險。

江澈不認為他會這麼蠢,應該是帶了同夥……成則皆大歡喜,否則直接扣人。

「那行!」青年喜悅道,「我叫李銃,晚上九點在南碼頭集合,你來了就能看到我們!」

「今晚就出發?」

「當然,早去早賺錢,摩拉要拿在自己手裡才安心!」李銃笑吟吟的說,「那就晚上見了,對了……你的名字?」

「我叫王通,」江澈簡言回答。

「行,王通,我記住了!」

隨後,李銃又叮囑了幾句保密,便急匆匆的走了,說是要為晚上的行動做準備。

……

倒計時06:23:01。

與李銃分開後,江澈繼續在城裡閑逛,以防對方派人跟蹤自己發現端倪。

下午五點多,江澈確認沒人跟着自己後,找到了上午見過的千岩軍,準備舉報李銃。

即使對方理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