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餘生不辜負》[願你餘生不辜負] - 第四章 被傷的親情

  母親最終,在簡舒逸的幫助下,終於安葬了。
  紅綾站在母親的墓前,靜靜的看着冰冷的墓碑上,那張溫和的笑臉,只是看着,眼眸酸澀,卻再也無法流淚。
  「媽,老任手術做了,殘廢了。您也看到了,沒有了您,我們真的不行啊。媽,多希望那天,你沒有坐公交車,多希望您還在,可以告訴我,我沒有錯。」紅綾側頭,看見簡舒逸在打電話,似乎在處理着什麼事。
  「媽,後面的路,會是什麼樣的,我不知道。可是我需要您陪着我,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只要知道有您在,在苦再難,我都不怕!媽。」紅綾緩緩的坐下去,靠近墓碑,把臉貼在了冰冷的墓碑上。
  「媽,這樣會不會,就離你很近了?媽,真的好想你哦。沒有了你,我要怎麼辦?」紅綾聽見身後的腳步聲了,心裏有些不舍。
  終究還是要離開了,最終,把母親一個人留在了這裡。
  「媽,我要走了,我會照顧好老任的,我知道你有多愛他。現在想來,還真是羨慕你們呢。」紅綾深吸了口氣,還沒有站起來,就被一隻大手拉了起來。
  「地上涼。」簡舒逸環顧了一下這裡,依山傍水,倒是個安靜的地方,不過看着墓碑上的人,還是擔心紅綾。
  「媽,我走了,會經常來看你的。等老任好一些了,我就帶他來看你。媽照顧好自己,好么?」紅綾還是忍不住,落下淚來。
  這幾日,幾乎是把她這二十幾年,沒有流過的淚,都流盡了吧。
  「紅綾,你父親在發脾氣,醫生護士都控制不住了。」上了車,簡舒逸系好了安全帶,把宋輝最後,給他彙報的事,說給紅綾,卻是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依着他的脾氣,早該鬧一鬧了。母親的去世,他失去的一條腿,已經快要壓垮他了。」紅綾深吸了口氣,伸手拉過安全帶,木然的系好了。
  「看來,最大的問題,是他。。。」簡舒逸啟動了車子,滑出了停車場,快速的駛上了開往市區的路。
  病房裡,任向陽已經快要瘋了。他知道,今天是妻子下葬的日子,可是女兒竟然只是告知她一聲,就自己去了。
  他恨,最後一面,都沒有見着,就被女兒把她送走了。她知道自己有多少愧疚么?她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么?
  任向陽惱怒的把針管拔了,能抓到的東西,都扔了出去,不願意讓任何人靠近他。
  任紅綾趕回來的時候,看見病房地上,已經砸碎了的藥瓶子,還有喝水的杯子,飯盒,總之是他能拿到的,幾乎都扔了出去,而他半坐在床上喘着粗氣,看到她來,就好像是在看仇人。
  「老,爸,你這是幹嘛?」任紅綾咬了咬牙,上前去想要看他流血的手。
  剛靠近他,就被他用力的,推了出去,險險跌在了地上。幸而身後跟着的是簡舒逸,穩穩的接住了她。
  「你滾!任紅綾,你竟然敢背着我,把你媽葬了?你竟然敢。。。」
  「我沒什麼不敢的!老任,你忘了,我當初說過的。敢丟下我自己走了,就別怪我無情。」紅綾站直了身子,看着任向陽血紅的眼睛,知道他不好受。
  可是能怎麼辦,事情已然這樣了,她不能再讓他倒下。
  「你,你把她怎麼樣了?」任向陽此刻,早已經沒有了理智,甚至連最基本的思想都沒有了,只是惡狠狠的看着女兒。
  本來嘛。女兒生日,老婆是高高興興的,去學校給寶貝女兒,送糖醋排骨的。這是家裡,十幾年了,留下的規矩。
  女兒生日這一天,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