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 - 第五章 前朝老王爺

大武王朝北域一山巔喚作雲滄山

數百年來,玄幻大陸供養出了無數靈山異川,雲滄山便是其中一座千年靈秀仙山。

傳言山中藏有仙人,可點石成金,能飛天越海,但探險者皆是有去無回,這使得仙山布滿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吸引了絡繹不絕的慕名者前去。

山上有一白髮老者,被人尊為國師,他便是這雲滄山的主人,前朝護國宗的宗主。

前朝覆滅已有三年有餘,護國宗依舊安然無恙,皆是因為這雲滄山的國師庇佑,國師原是前朝皇室,為追求人道法門,進了此山清修,如今實力如何無人知曉,三年前,國都淪陷,國師夢醒,御劍下山而去,歸來時帶了一個滿身是血的男子。

男子名叫柴商,是前朝皇族中除了國師這世間唯一的皇室血脈了,救下了男子後,國師便封山禁路,專心培養救回的柴商,並在宗門弟子見證下將其收作了關門弟子,作為下一任宗主培養。

雲滄山山巔之上,國師背對宗門,立在山崖上仰望雲天,身後中年男子跪在一側,淚流滿面。

「老祖宗,你真的要走嗎,這宗門怎麼辦,復國大計又該如何,求老祖宗三思!」

國師微微嘆氣,不忍責罵,「徒兒,為師大限已至,這塵世之事我已無力參透。」

「可是,老祖宗,沒了您,我怕我擔不起這副擔子啊!」

男子跪在地上,雙手捶地,滿帶着不甘,眼裡卻是陰狠,又摻雜着自暴自棄的無奈。

「徒兒,無需擔憂,為師清修了兩百多年,手上的依仗也有一些。」國師從袖中取出了一個小布袋,將其浮在柴商的身前。

「這是…?」柴商接過小布袋,有些疑惑。

「此乃乾坤袋,我這一生積蓄以及所悟皆在此物里,你要好好利用,我救你時已觸犯天道,如今回天無力,但我還有些法力,時間差不多了,你能留多少算多少吧。」

一時間狂風大作,黑雲遮日,國師兩眼猩紅,單手抓住了柴商的頭顱,一股股流動的法力朝着柴商額頭灌進,黑雲愈發濃厚,向雲滄山壓來,伴隨着電閃雷鳴,七竅流血的國師化作了白煙散去。

「徒兒,復國本是逆天而為,為師只能幫到如此,此後的路,靠你自己了……」

一道天雷劈下,山崖被擊打的一顫,柴商跌落到地上,頭腦腫脹撕裂般的疼痛,他失聲的叫着老祖宗,可是浩瀚天際,除了還在散去的黑雲外,國師的身影早已不在。

啊…..柴商痛徹心扉,對天長嘯,腫脹感慢慢消逝,在柴商的額頭**,有一個小小的紅印,這證明着他現在已經是這護國宗的最強戰力!

渾身充斥着力量,彷彿抬手間便能毀去山河,打掉身上的灰塵,柴商站了起來,走到方才師傅所站的位置,望着山下不過斗大的群山,捏緊了手中的儲物袋。

第二日,雲滄山前朝護國宗舉行了宗主繼任儀式,新任宗主柴商下令,解除雲滄山的封禁,選出的上百名宗門精英弟子被派往大武王朝各處潛伏,宗主柴商將宗門大權交託於大長老,隨後開始了長達數年的閉關。

而在上百名精英弟子落戶於大武王朝各處之時,前朝皇室未絕的消息快速擴散,大武王朝的前朝舊臣們開始蠢蠢欲動,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得到了一封用前朝文字寫的信件,而署名者是一位叫做「老王爺」的神秘人。

這一異動馬上驚動了大武王朝宰相曹無相,身為大武王朝的護國宗宗主,曹無相身上擔負著十足的壓力,但同時也享受着皇家的最高信任,他馬上採取了行動,要追根溯源,解決禍根。

「曹相,魚兒上鉤了,敢問屬下是否可以拔桿,捉魚!」綠衣裝扮,塗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