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 - 第二章 烈馬還是劣馬

「你這畜生,走不走,啪」馬夫高高揚起手中的長鞭,狠狠打在拉着草料的馬匹馬背上,新添了幾處鞭痕。

馬背上全是傷痕,看得出來,它經常遭受馬夫的鞭打,可是儘管如此,它依舊不動半步。

「嘿,我給你吃,給你喝,你就這樣對我,是吧,早知道就讓那伙莽人把你吃了得了,白眼貨!」,馬夫罵罵咧咧個不停,旁邊經過的人來來回回,或有看熱鬧的停下腳步,看的索然無味後又提腳離開。

「馬夫,別打了,這馬身上都是傷,再打怕是得打壞了」

「打壞?打壞也是我的事,關你什麼事,別管閑事,去去去,走開!」

趙鄴被馬夫推搡出了幾步外,好不容易站穩了身子,馬夫還在繼續鞭打,那匹馬兒也是十分倔強,硬是一步也沒有挪。

趙鄴實在看不下去了,他是個愛馬之人,這匹馬明明是匹極具烈性的好馬,可現在卻淪落成拉貨的劣馬,它的價值不應該在這裡被埋沒。

一把擋住馬夫的鞭子,趙鄴護在了馬前,「你別打了,我把它買下來!」

馬夫剛想發怒,一聽有人願意買這匹馬,馬上換了臉色,他早就想賣掉了,只是這馬忒壞,壓根沒人願意要,就算有人買了也會馬上回來退貨,現在有傻小子願意出錢買它,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馬夫打量着趙鄴,「小子,醜話說在前頭,這馬是我好不容易從莽人手裡買下來的,可不便宜啊!」

「行,多少錢,你說!」

「這個數,不二價!」馬夫伸出了五個手指頭。

「五十兩?行,沒問題!」趙鄴正準備掏錢,馬夫竟然坐地起價。

「不不,老闆這是小看我家這匹馬,它可是絕世罕見的好馬啊,你看看這毛色,是不是?」

「五百兩?馬夫,你吃相實在難看,這馬你自己留着吧!」

馬夫還想挽留一下,卻突然靈光一閃,「切,果然還是個畜生,浪費我的草料,我打死你!」黑馬的馬背上的鞭痕越來越多,血滴流到了街道上。

趙鄴終究還是心軟了,他走的急,身上本來就沒錢,當掉了身上唯一的玉佩才換來千兩銀子,一路上花了近半,若是買馬,恐怕後面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猶豫一番後,趙鄴還是做出了選擇,「馬夫,給,五百兩,現在這馬歸我了吧?」

一把接過錢袋,趙鄴用手稱了稱,打開仔細檢查了一番,當即喜笑顏開起來,「老闆一看就是個有身份的人,大氣,咱這馬是您的了,草料也給您」

急匆匆地把馬鞭交給趙鄴後,馬夫便逃似的離開了,生怕晚了一步趙鄴會後悔。

路上的行人看完熱鬧後也各干各事,一個熱心的大嬸迎了過來,「小夥子,你被騙了,那人就是個二道販子,這馬頂多是別人白送它的,別上當了,快去追回來吧!」

趙鄴搖搖頭,對着大嬸露出了大白牙,「謝謝您,不用了,這個馬,值這個價!」

「哎,你這小夥子!」好心大嬸嘆着氣離開了。

「這人真是個傻子!」

「說得對,五百兩買個破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