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游婿之我的將軍夫人] - 第一章 皇帝的叛逆兒子

今日,大武王朝在龍勝城舉行了武皇帝的登基大典。

跟隨皇帝趙昊征戰四方、出謀劃策的老部下紛紛被封侯授爵,上至諸位前朝國公,下至庶民步卒,但凡對新朝建立有功者都在被封賞之列。

皇帝趙昊龍袍加身,神采奕奕,與群臣宴樂,坐下群臣喜笑顏開,杯酒換盞,你來我往,其樂融融。

突然,一聲高呼聲傳了進來,大殿方才還熱鬧的氣氛陡然一凝。

「陛下,大事不好了,五皇子…五皇子被擄走了,賊人還留了一封信,已經逃了!」

「什麼!皇子被擄走?」堂堂皇子,還在天子腳下,能被誰擄走,宰相曹無相緩緩放下酒盞,向皇帝示意,退出殿外。

皇帝趙昊眉頭舒展開來,「眾卿不必憂慮,定是我那小五又不安分了,來,繼續飲。」

「哈哈哈,也對,陛下不必擔憂,五殿下想來又鬧騰了,諸位臣僚不必大驚小怪,陛下,我敬您一杯,祝我朝千秋萬代。」黑臉武將哈哈笑着,緩和酒宴的氣氛。

群臣附和,「祝我朝千秋萬代…」

城外,從狗洞中鑽出來了一個污頭垢面的少年郎,左右環顧,確認無人注意他後,才癱坐在地上歇息起來。

「趙昊,老子倒了八輩子霉了,做了你的兒子,今天終於自由了,哈哈哈,拜拜了您嘞」

說完話,少年郎便提起包袱匯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常年戰亂,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衣不蔽體者大有人在,此刻宛如乞丐裝扮的大武王朝五皇子趙鄴混入百姓之中,無人再知他是誰。

「老人家,咱們這個方向是去哪裡?」

「去開平城,小夥子,就你一個人嗎?這一路可遠啊,北邊還有莽人打殺人呢!」

老人家看了一眼頭髮亂糟糟的年輕人,本想幫助一番,但想到自己都自身難保,於是便就此作罷,搖搖頭跟上了隊伍。

「開平城?好,那我就去開平城!」

「殿下,開平城距此百里之遙,殿下三思才是!」曹無相還穿着酒宴時的禮服,御劍而來,來時竟然悄無聲息,以至於趙鄴都沒有發現。

「才百里之遙?不行,離我老子還是近了,還得再遠一點,謝謝提醒…等等…曹叔,你…你怎麼找到我的!?」

曹無相雙手施禮,微微躬身,「殿下忘了?我可是你口中的神棍,找到殿下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嘛!」

「嘿嘿,曹叔,您可真記仇,我說著玩的,您還記着呢」,說著頓了一頓,「曹叔,既然我的雕蟲小技也瞞不了你,那我就坦白了,這一次您別攔我了,我必須得走,趙昊都關了我十五年了,我也十五年沒見過我娘了,曹叔您讓我走吧!」

看着五殿下邋遢的裝扮,曹無相隱隱有些動容和惻隱,幾位皇子里,五皇子最聰慧,悟性高,但是也最頑皮,好幾次曹無相動過收徒的念頭,可是卻都被五皇子坦言拒絕了,理由竟說會影響他睡覺,讓人聽了氣由心生!

「殿下,您自小養尊處優,出了籠子,恐怕性命難保啊,您還是回去吧!」

「可是,我寧願死在籠子外!也好過被同類啄死!」趙鄴鏗鏘有力的回答着,眼神透着光。

「殿下…看來您已經想明白了,好吧,攔了好幾年了,這次,臣,便不攔了」

趙鄴一愣,抬頭看着面前恭恭敬敬的當朝第一宰相,他不得不吃驚,世人都知道,武皇趙昊第一謀士是懷有神通的大法士,對武皇忠心耿耿,如今為何願意放我而去?

「曹叔!這是那個人的決定嗎?」

「…」

「好了,我都明白了,也是,都關了我十幾年了,早該這樣了,曹叔,多謝這幾年的陪伴,替我向他送去最後的問候吧,我,走了!」

「殿下稍等」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

曹無相直起身子,放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