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悲歡與你共》[有幸悲歡與你共] - 第五章 惺惺作態

我茫然的望了過去,以錚在門口,老夫人也在門口,還有陸玄華的妻子,白綿綿。
白綿綿此刻一雙眼裡滿是不可置信和受傷,老夫人拄着拐杖狠狠的敲打着地面,而陸以錚……面色冰冷,卻又看不出什麼情緒來。
「以錚……」
我心下鈍痛,想哭可是卻流不出眼淚,只能看着陸以錚。
慢慢的,陸以錚的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來,「我倒是沒想到,上午剛和你說了解除婚約的事情,下午你就勾搭上了陸玄華,你對陸家還真是夠執着的啊。」
陸玄華一聽,忙不迭的點頭,「沒錯,是她勾引我的!」
「嘭——」
又是一聲巨響,一個花瓶碎裂在陸玄華的腳邊,陸玄華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陸以錚嫌惡的眼神落在我身上,我如遭雷擊,獃獃的低下頭,看了看自己有些凌亂的衣服,一把將衣服攏起來。
「我沒有……你相信我嗎?」
陸以錚的目光落在一旁地上,那裡散落着我帶過來的東西,那是檢驗報告。
「懷孕四周……」
陸以錚的手似乎緊了緊,很快又笑了起來,將那張紙舉到了我面前,「怎麼,你不會是想說這孩子是我的吧?」
我喉頭乾澀的看着陸以錚,張了張嘴,才有些艱難的開口,「你生日那天,不是你送我回來的嗎?」
陸以錚嗤笑了一聲,「你可以去問問當時在場的人,那天晚上我一直在酒吧直到天亮才離開,顧小然,就算是你將我當成了別人,你也不能將這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