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記我愛》[永記我愛] - 第一章 驚鴻

在美國生活了10年的表哥李斯特,上月欣然接受了江城三江證券的禮聘,決定出任三江證券的CEO。他回國的第一站並不是直接到江城上任,而是選擇了榮歸故里,回到闊別了十多年的家鄉——湖北西部的小山城——施南州。這一下子讓我母親這邊的整個李姓家族都興奮了起來,在城裡最大的一家酒店裡辦了接風宴,李家大大小小一起到了幾十號人。雖然10多年未見,自由的太平洋彼岸並未讓我這位表兄的模樣有多大變化,可神態卻已從當初蓬勃的青年變成了今天自信嫻熟的大佬。酒過七巡,李斯特避了開親朋的誇讚,特意將我拉到隔間的休息室里,劈頭就問道: ”好男不當差,好鐵不打釘。你準備就在這小縣城裡混下去嗎?″

我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端在手裡的茶杯停在了半空,怔怔地望着他沒有回答。

”辭了你那閑的蛋痛的差事,來江城,跟我干。″表哥盯着我的臉,直接說出他的意見。

我望着他略帶酒意但依然堅定的眼神,思索了片刻,一口喝乾了杯里的紅茶,脫口說道: ”好!″

表哥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拍着我的肩膀道: ”好小子!我沒看錯你。″

隔天我將這個決定告訴了家人,母親第一個站出來反對,在母親的內心看來,一份可以安穩到退休的工作,比她侄子李斯特在外面的風光更讓她安心。但我心意已決,這小城裡的工作和生活,已讓我如同在藕塘里游泳一般,打心底里感到厭倦了。我已答應表哥,7天後趕到江城報到,於是便在當夜寫好辭呈,準備隔天早上遞交給單位里分管人事的向局長,但第二天卻出了點意外,向局長的老丈人在頭天夜裡過世了,單位的同事都到向局長的老家去幫忙了,我的辭呈也只能先放在自已的公文包里,下午6點過後,我向同事問明了地址,便開車朝向局長的老家蔡家河村駛去,等到了目的地已近8點,正好避開了最後一輪酒席,喪禮現場好不熱鬧,堂屋臨時改成了靈堂,兩邊的廂房裡支滿了麻將桌,我從熙攘的人群里穿過,順着樓梯走上二樓的吊腳長廊,二樓的客房裡也支開了幾桌麻將,大多是女眷,我便靠在長廊的木質欄杆上,觀賞起下面場壩里戲團的表演。這時有人輕輕碰了下我的手臂,我扭頭一看是信息科的小敏笑嘻嘻的端來一碟瓜子,我笑着說聲謝謝,順手抓了一把,她便也靠在了欄杆上,問我為何來晚了,我推說單位有事,又臨時差人,所以來遲了。她問我答地聊了幾句,見我並無熱切聊天的意願,又架不住屋內麻將桌上的一聲聲催促,便說了聲回頭見,扭着她婀娜的身姿回到屋裡去了。

這時場壩里突然爆起一陣歡笑聲,原來是一位戴着尖帽子的魔術師在變戲法,我站着的位置正好在臨時舞台的後上方,那表演者在一塊黑布後面掏物件的動作,正好被我看得清楚,自然也就失去了能和場壩里的觀眾一起歡笑的驚嘆感。我抬頭環顧,遠處層巒疊嶂的山影已經完全陷入了黑暗裡。

突然一整抑揚頓挫的鼓點聲響起,一對穿着素色土家服飾的男青男女在場壩里跳起了傳統的喪舞,他倆的表演堪稱專業,讓葬禮生出了嚴肅的儀式感,人群也漸漸安靜了下來。這卻引起了我的好奇,因為在我的印象里,這種戲團的成員大多是文工團里的演員帶和着下崗工人里有表演愛好的一群人組成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