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五黑》[異世五黑] - 第1章 風起蒼嵐

我擦嘞~又被殺了,張桓看着屏幕上方的0/12/5有些無力的靠在椅子上。真的是老了,以前是手跟不上現在連腦子也跟不上了。沉默的看着屏幕左下角的小劇場,張桓忽的坐直身體開始瘋狂打字。小鬼,老子打不過還噴不過嗎?開始和自家上單親密友好的互動起來。其實換作平時張桓是絕不會這麼暴躁的,可惜幾小時前的他剛被女神拒絕並羞辱過,現在玩遊戲那就跟報復社會差不多了,不怕你互動就怕沒反應。這把遊戲也在聊天框里字幕瘋狂滾動的情況下結束了對局。嗨呀,我這電競鋼琴家的手可是一點也不老啊!心中剛有一些報復社會的爽感,忽然有個好友請求。點開一看,這不就剛才那小子嗎?看來是不服想要更多互動。同意之後對面立刻發出邀請1v1。行吧,看看時間凌晨3點半了,陪你耍耍。接受邀請,對局開始!亞索打凱南,剛到線上碰面張桓的心口就如同被刀絞一般疼痛,捂着胸口額頭立刻掛滿了汗珠,他慢慢的趴到鍵盤上漸漸的沒了動靜。

迷迷糊糊間感覺自己很悶很壓抑,心裏好像也十分委屈,但身上使又不出勁,正自難受間嚯地忽然開朗。那還等啥,哭唄!卯足了勁開嗓。

「老爺,生了生了,是個男孩,哭的可響亮了。」一個丫鬟打扮的小姑娘猛地打開門衝著外面喊道。只見一位兩眉如劍,雙眼似鈴,方口直鼻,臉似刀削的男人沖了進來。也不看孩子,直奔床榻上的女人而去。握着女人蒼白又柔軟的手,感受到其中的虛弱心疼的問道「婉兒,你…你感覺如何。」這個身材高大魁梧的堅毅漢子似怯生的孩童說不出來什麼話了。女人真是美極了,柳眉鳳眼,巧鼻潤唇,小巧一張鵝蛋臉,無言眉目能傳情。又因為生產的虛弱使的蒼白的小臉更顯嬌弱。女人左手任由他握着右手溫柔的撫向男人因緊張而緊皺的眉心。「昀郎,我沒事。」男人將女人的手放到嘴邊輕輕的吻着。這感人溫馨的一幕看得屋內眾丫鬟與穩婆都看呆了,包括剛剛出生的張桓。他現在有點懵,感覺腦子好像不夠用,想不出來什麼東西。但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聽着嘰里呱啦但語氣很溫柔的對話。他知道,他穿越了。

時間眨眼而過,已是三年之後。「少爺,您慢點,別摔着了。」武王府內偏殿側房裡,一群小丫鬟正忙着在房間里擺弄桌椅,擱放酒菜。只見一個肉乎乎水靈靈的小娃娃眨巴着大眼睛笑着在這群鶯鶯燕燕的裙底來回穿梭,驚得一片嬌呼。急得他的奶娘直喊小祖宗,生怕碰到摔傷了。「桓兒,別鬧了。」一聲溫婉柔和的呼聲從院內傳來。「娘」張桓立馬停下亂竄的身形,向屋外的倩影懷裡奔去。「夫人」奶娘小跑出來有些局促的低着頭。「桓兒,你是不是又不聽徐娘的話了,錯了要說什麼?」女人假裝嚴厲的批評着懷裡不停撒嬌的寶貝兒子,孩子從懷裡抬起頭奶聲奶氣的對奶娘說道「徐媽媽,我錯了~」徐奶娘連忙稱不敢,將張桓從女人懷裡接過。女人微微隆起的腹部表明是又有了身孕。女人道「桓兒,今兒是你誕辰,也是你人生決定之日,或許你現在還不懂,但這是天命。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女人撫着幼兒的頭輕聲的說到。這位就是這一世張桓的生母肖瑩婉,大衍王朝平武王張鼎博的兒媳婦,而這裡就是有大衍第一人稱號的平武王府邸。

平武王張曦字鼎博號安平大將軍,四十五年前,率二十萬將士出奇軍攻下煜國首都豐樂城,至此這片大陸則再無煜國。而大衍國也因此成了這北域十六國里最強三國之一,張曦一戰成名被封平武王。在張桓這三年的了解下這片大陸被稱作聖賀洲,具體有多大不知道,應該比地球要大的多。因為根據張桓觀察這裡的重力應該要比地球大,那麼這顆星球應該也要比地球大。聖賀洲從人類分佈劃成五大域,張桓所在的便是北域,此地土域廣泛但適宜居住之地狹。向北冰封萬里,極北之地苦寒荒涼。向西接十萬里山脈,連綿不絕山峰高聳矗立。向東接靈獸樂場,百萬里無盡密林。往南則是東面密林與西面群山交匯處。只有東北一隅山脈逐漸放緩,山頂冰雪融化匯成河流流向酷寒與密林夾角之處,有一狹長綠洲供人族生存,此處便是北域十六國所在。這北域就如同一個大口袋般將人給圍了起來,而北域想與其他人族交流,就只能從最東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