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嬌妻:總裁大人請走開(書號:9025)》[隱婚嬌妻:總裁大人請走開(書號:9025)] - 第5章 無縫隙連接

「顧總,要不要……」他剛開口試探想要問怎麼處理,顧梓軒一個彎腰將她攔腰抱起,往電梯里走去。

又一朵鮮花被摧殘了,酒保在心底嘆息。

顧梓軒折騰到了半夜從林因因那裡出來直接去了酒吧,這裡是他常駐點之一,剛想要睡覺城東陳少給他打電話,說樓下他的小嬌妻在鬧事。

最近煩心事多,白撿一個送上門的女人也沒什麼。

下來一看,結果是這個女瘋子。

回到房間,他毫不憐惜地將林因因丟在床上。

林因因轉了一個身,微微睜開眼睛還笑了一下,嗓音里發出酥軟軟的聲音:「老公。」

從來沒有女人敢叫他老公,今天第一次聽到,不得不說,聽着很舒服。

他鬆了松領帶,聲音不由有些沙啞。

斜靠在你林因因身邊:「誰讓你叫我老公的?」

「你是顧梓軒嗎?」林因因像是恢復了一點意識。

顧梓軒好脾氣地配合她:「是。」

「那不就得了,我老公就是顧梓軒。你就是我老公。」林因因伸手抓住他的領帶,主動引導着他離自己越來越近,嘴巴吧唧地親了上去。

酒壯慫人膽,她居然有膽子對他搞這些。

他身邊的女人從來都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像林因因喝的酩酊大醉勾引她的女人還是頭一個。

她拙劣的吻技得不到顧梓軒的回應,不悅的皺眉:「怎麼,你還不願意?」

算了,再怎麼樣也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做點夫妻之間的事也沒什麼。顧梓軒眯起危險的眸子:「林因因,你說是不是你求我的。」

他彎腰將女人攔腰抱起,今晚是她惹自己生氣,順便幫他消火也算是名正言順。

開門、關門,將她丟在床上。那蠢女人居然睡著了,顧梓軒冷哼:「現在想睡了?怎麼由得你?」

手機在床頭不停地震動,顧梓軒想起了什麼坐起來,看到備註名字後語調溫柔了許多:「可可,怎麼了?」

「軒軒哥哥,有跟人我說林因因跟外面的狗男人開房了,我思來想去還是得告訴你一下……」

顧梓軒轉頭看向床上的女人,沉聲:「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他瞧着床上的剛剛被他剝光了的女人倒沒了興緻。

狗男人?如果他真上手了,是不是就獲得了狗男人的稱號?

這個可可真的是……

第二天早上林因因醒來時頭快要炸了,她扶着額頭坐起來,看到裸着的身子嚇了一跳。

昨晚的事情她都模糊不清,隱約間好像記得房間里來了個酒鬼?

她感覺心臟一下堵住了嗓子眼,不對不是這樣的!

顧梓軒一開門便看到瘋狂抓着自己頭髮的女人,她的心裏在想什麼顧梓軒一清二楚。

「瞧你這個樣子,是不是對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些期待?」顧梓軒將助理剛送過來的衣服丟在床上一副嫌棄的表情:「你恐怕想多了,昨晚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

震驚是一個接着一個,林因因本以為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背叛婚姻的事情,看到他後鬆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