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卦主》[因果卦主] - 第6章 厚道的代價

「李葯,等下給我把所有作業都收起來,統一交給我。」毫不在意變成苦瓜臉的眾人,李文義感慨繼續說:「時間一晃眼,你們都長大了啊。」

「今天我去做啥子,你們應該都曉得,明天的檢測,我想會是你們步入人生的一個新階段。」

所謂的人生新階段,就是指的類似於畢業之後。

在地溝村,所有十六七歲左右的少年少女,都將進行統一的檢測,以此來檢驗出是否有成為修鍊者的資質。

如果有修鍊資質,那麼將會有機會前往「江波鎮」,參加「升學」的測試……

「檢測石板我已經拿到了,明天下河村的學生也會來檢測……」李文義打開背包一角,豁然綻放綠色光彩,裏面靜靜躺着的碧綠青翠的平面石板,就是檢測石板。

李文義不停鼓勵:「你們不要有絲毫壓力,雖然這次檢很重要,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們一句,修鍊者的資質,絕不是你們通往成功的唯一道路,你們的面前,存在着無數大道可能,不過皆在遙遠的彼岸,需要你們歷經千難險阻,才能瞧得見……」

李文義和村長說了很多,算作是檢測前的動員演講,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鼓勵大家。

所謂的修鍊者的資質,其實是一個很虛無縹緲的東西,但現實的問題就是,它大概率的決定了每個人的在這個世界的上限高度,這是無法否定的事實。

資質這種東西,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有修鍊資質的人,百里不一定能挑一,可見何其稀少。

最後,李文義總結了一句話:「是騾子還是馬,明天都該拉出來遛一下才曉得……」

「多的話,我就不說了。」李文義看向村長,眼神交流詢問是否有要交代的,村長搖搖頭。

李文義轉頭,微笑的掃視了一圈教學室,眼神在「個別」的學生身上停留了片刻。

他的眼底流露出狡黠之意,然後緩緩說道:「你們最後一次紙面作業了,作為老師的我,肯定會認真且仔細的批改,要是有哪個沒有認真完成,那麼我會讓他體驗一下啥子叫做學習終生難忘。」

他特意在「終生難忘」四個字上加重了語氣,變得咬文嚼字。

在座的所有人,臉色豁然鐵青,變得難看,顯然被嚇得不輕,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堅決且不安的語氣。

尤其是其中「個別」的人,臉色直接蒼白了起來,交作業的時候扭扭捏捏,恨不得將作業本子吃了。

「時間還有一點,我也就不多留你們了,今天大家都早點放學,回去好生準備準備。交了作業的,就可以自行離開了。」

說完,李文義轉頭呼喊着夏空、田小蔥兩人:「你們兩個跟我來一下,我親自檢查一下你們的作業情況。」

田小蔥愣住了,作業?自己手裏面的不就是嗎!你要檢查,那我是交還是不交給李葯呢?

夏空忍不住問道:「老師,作業我都交了。」

李文義心平氣和的說道:「我不是要檢查你們的紙面作業,我是要檢查你們另外一項作業。」

田小蔥:「還有啥子作業?」

李文義咧嘴一笑的回復:「實地對戰!」

夏空懵了:「啥子時候布置了這個作業的?」

得到的回答卻是:「剛剛!」

李文義回頭,冷笑道:「不要廢話了,你們兩個快點兒跟上。」

你倆的名字都上小本本了,還想跑得了!?

難道不知道,老師報仇,從不隔夜!有仇不報,非老師!?

無奈之下,在同學幸災樂禍的目光中,兩人垂頭噠噠的跟在後面。

演武場。

坐落於教堂的後院,那是一片空地,沒有雜草,全部用水泥鋪成,門口有一些簡單的鍛煉器具,以及各式各樣的武器,刀槍劍棍斧……

每件武器都是木頭製成,防止在練習戰法時,誤傷了他人。

也有例外的,在演武場的右上角,有一個直徑十米的鐵籠圍成的戰場,籠子外面的武器架子上,擺放的就是真刀真槍,全部都是用鐵打造的,很鋒利。

每當參加實地對戰的時候,李文義會釋放兇猛野獸,讓學生與野獸進行殊死搏鬥,模擬與野獸廝殺,錘鍊學生們的戰鬥技巧與能力。

這種殊死搏殺,可以有效地激發人體內的潛能,是一種既危險又高效的訓練方式。

當然,凡是參加實地對戰的人,李文義都會在一旁看護,只要是危及到生命安全,李文義會立馬出手救下他們。

沒有到最壞的地步時,李文義通常冷眼旁觀,按照他的說法就是,只要不死,就往死里殺。

他是個藥劑師,可以救治各種傷筋斷骨,保證不留下傷疤。

李文義示意鐵籠:「進去噻!」

夏空埋怨反駁:「老師,你不厚道,你這是針對我們兩個。」

李文義理所當然:「恭喜你,你答對了。我就是針對你們兩個。」

夏空不憤:「你不能這個樣子,我們還是個孩子呀!」

李文義不屑,一腳踢在夏空的屁股上,語氣冷漠了幾分:「不要給老子廢話了,再不進去,老子直接就在這兒捶死你們。」

在自己的學生面前,特別是在夏空面前,李文義很難保持往日里和氣的樣子。

無奈之下,兩人只好各自選擇了武器,神情嚴肅,如臨大敵般站在鐵籠門口。

夏空選擇的是一把刀身纖細的長刀,這是他慣用的武器。

如今的他,可以說,對於刀的使用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比起教他刀法的老師傅,也不差幾分,耍起刀來,如臂驅使,頗有大師風範。

自從父母遇害之後,夏空對於強大的力量比誰都渴望,學習刀法的時候,更是不要命了一樣,每天無數次揮刀演武,直到精疲力竭才會停歇片刻。

等到體力恢復了,又繼續練習!

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日的拚命三郎式訓練,讓他在擁有一副強大體魄的同時,還使刀法達到了融會貫通的地步。

這種既努力又有天賦,得到了老天垂青的選手,從出生開始就開掛了!

田小蔥選擇的是一把大鐵鎚,要不是只允許選擇一件武器,他都還想要再選一件盾牌,用來防身,畢竟受傷可是很疼的,他最怕的就是疼了。

他是鐵匠出身,從小就在打鐵中度過,對於鐵鎚最熟悉不過了。

再加上,他的力量強橫,雖不是天生神力,但是也差不了多遠。

那柄五十多斤的大鐵鎚,在他的手上,都玩起了花來,毫不費力,如同木棍一樣,堪堪趁手罷了!

「砰!」

當兩人踏進鐵籠的一瞬間,李文義啪的一聲,果斷關上鐵門,彷彿是已經迫不及待了一樣。

然後繞到另一側,準備放野獸了。

兩人嚴陣以待,凝神注視着前方野獸的出沒口,心跳開始驟然加速。

「嚯嚯嚯」

鐵鏈摩擦聲宛如死囚的枷鎖,一聲聲的刺破兩人耳膜,拔高了腎上腺素。

此時,出沒口的鐵柵欄正在緩緩上升,漸漸地露出了早已在門口等待多時的野獸身影。

那是一隻豺狼,其毛長而密,背部的毫毛是淡綠色,可以隱蔽於森林中而不被發現,捕獵時一擊而發。

它的體型健碩,比一般的豺狼大了一圈,正常四肢着地,都達到夏空的肩頭了。

一雙冰冷寒霜的眼睛,充斥着嗜血與殘暴,彷彿要撕裂兩人一般。

這種豺狼在後山森林裏很常見,它們都是被魔獸驅趕和圈養的對象,往往會選擇逃亡到魔獸稀少的地方繼續生存。

一隻豺狼而已,對兩人來說不在話下,平日的實地對戰訓練,也是兩兩組隊大戰一頭野獸。

要知道,夏空和田小蔥可是實地對戰訓練的尖子生,是大腿,他們都是被抱的對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