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卦主》[因果卦主] - 第5章 吾曰……

教父全名叫李文義。

此時,他正從村口一路趕至教堂。

教堂位於村子中心,佔地較廣,是地溝村的牌面建築。

一眼望去,最高、最豪華的建築物就是教堂了,很好辨認。

在這個世界,教堂的作用甚廣,有教學育人之用,所有村民都會送自家孩子來此學習知識。

所以李文義也會被村民尊呼為老師。

有祭祀參拜之用,堂中坐落着三座神像,分別是天空之神——哈利·羅塞蒂、力量之神——迪恩·巴赫、雷電之神——亞恆·奧斯汀,三人都是在七星神戰中,為世人做出卓越貢獻之人。

外界一直都在傳言說,是他們三人拯救了世界!

可想有多麼厲害!

逢年過節之際,李文義便會卸下教師職業,恢複本職祭祀的工作,拜祭神像。

在這裡,村長更像是處理日常事務的「理事長」,而他則是祭司,兼職醫生,兼職教師,兼職……

簡直是萬能奶爸!

哪裡需要貼哪裡!

即便他來到地溝村只有十年有餘,但是他的威望,卻足以比肩村長,甚至過猶而無不及,因為他為整個地溝村帶來了曙光與和平。

五年前,面對龐大騰雲鼠潮,要不是他一人擋在前面,阻擋了大部分的騰雲鼠,現在恐怕早已沒有地溝村了。

生活在依山環抱,森林遍布的地方,平日里,肯定免不了魔獸的進攻,而這都是李文義組織或者親自阻擋防禦,這才有了現在的依然安然無恙屹立着的地溝村。

他就像是一尊守護神,時時刻刻保護着村子。

所以,一路上,凡是看見他的村民,皆是停下手中的活,微微彎身,抱以問好,可見其威望鼎盛。

李文義微笑回之,如沐春風,他的年歲不大,五十來歲,雙鬢少許白髮,總體還是烏黑,走起路來,如履平地,很是穩健。

他戴着一副眼鏡,眼鏡末端有細小鐵鏈,繞在耳後,有一絲老學究的味道。

從頭到腳,整裝凈面,一絲不苟,臉上卻沒有半點嚴肅的表情,總是掛着淡淡的微笑,背着一個縫補多次的布包,鼓鼓的,不知裝着什麼?

村口到教堂的路程不長,他慢悠着步子,不時與村民閑聊幾句,問些家常話,很是親切。

這個時候,村長杵着拐杖,聞風趕來。

村子的年歲已高,眼神深邃,如浩瀚的海洋,溫柔且磅礴。

走起路來,佝僂着背,他那快要觸地的白鬍子,據說留了二十餘年了,柔順無比,每說幾句話他都會摸上一把,

頭上戴着一頂尖尖的草帽,帽檐很大,完全遮住他的身形,可以隨時隨地遮陽避雨,很方便。

村長很是健談,將最近發生的事情,一一告訴了他,其中特地提到了夏空背回來的那個老頭子。

兩人一談一句的來到了教堂門口。

走進教堂,**坐落着三座宏偉的巨石像,造型各異,散發著磅礴的神性光輝,他們就是供奉的三位神靈。

在石像下,熙熙攘攘的村民,拿着供奉品虔誠參拜,教父與村長進門時都不曾注意到。

兩人沒有打擾,徑直走向左手邊的通道。

穿過古色古香的通道,末端是教學室,專門用來教書育人,供村裡為數不多的孩童學習知的地方。

村子的戶數本就不多,人丁稀少,所以,教學室不是很大,但其內的硬件施設卻很齊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絲毫沒有落魄感,想來最好的吃、喝、穿都給了孩子,教書環境也不會落下。

走進教學室,兩人眉頭緊蹙,只見着五花八門的奇景,好生熱鬧。

三五成群的扎堆閑聊,顯擺着自己又做了什麼天大的破事,反正吹牛也不用錢。

有捏小人兒的,拿着一坨顏色詭異的泥巴,捏個不停,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還玩『米田共』。

看書的佔少數,寥寥三人,其中兩人邊看邊笑,不知道看什麼顏色小人書。

正真認真在學習的只有一人,那人看起來很木訥,是村中有名的老實人。

此時的夏空和李葯都還在路上,一路狂飆一百五十邁,四周後退的景象,皆是殘影。

實在是不得不跑快一點,因為後面有條柴狗正在發了瘋似的追趕他們。

原因是,他們倆匆忙趕路時,打翻了人家的飯碗,粥水倒了一地,那可是人家口糧,吃到一半就無了,着實可惡!

頭可斷、血可流,手上的紅薯,不能丟!

還別說,有狗子在後面追趕着,既激情,又速度,關鍵是如此賣力的狂奔,比平時的速度快多了!

「麻子叔,快把你家狗子牽到,它要殺人了!」夏空剛好看見去教堂參拜完回來的狗子的主人,急忙叫住!

「龜兒子活該!」麻子叔回頭看去,笑罵一聲,不過還是眼疾手快的抱住了發狂的狗子,用了老大力氣,才將它制住。

不看僧面看佛面,咬夏空到沒事,咬到小藥師傅就不好了。

「謝謝麻子叔!」

麻子叔回頭看去時,人已經跑遠了。

「快到了!快到了!再搞快點兒!」李葯拉着氣喘吁吁的夏空。

不遠處,已經出現了教堂的影子!

與此同時,教父與村長已經踏入教學室的大門了。

霎時間,齊刷刷的目光迎面而來,如菜市場的教學室頓時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學生們懵愣了幾秒後,臉色驟然大變,全部化作鳥獸般緊急散去,恨不得多長一條腿。

村長恨鐵不成鋼的跺了跺拐杖,慈祥的目光變得更加「慈祥」,眼神環繞着教堂不停打轉,似要將每人的「罪狀」都記下,秋後再一一上門教導。

眼神雖然看起來慈祥,卻給每個人一種如死神的鐮刀的感覺,架在每個人的脖子上,嚇得他們大氣不敢喘,滾動喉嚨,背後發涼,暗呼「完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