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卦主》[因果卦主] - 第4章 命運多坎的李葯

「空鍋鍋,我找你找了半天了,你幹啥去了?咋個還背了個人呢?」一女子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她的聲線清脆甜美,如黃鸝鳥般悅耳靈動。

夏空嘿咻嘿咻的走着,陡然聽見聲音,回頭一看,認出了來人。

她叫夏小花,是一個長得嬌小的女生,頭頂上扎着兩個小辮子,一蹦一跳的,兩條辮子搖搖晃晃,極為可愛。

「是小花兒嗦,你來的剛好,快點去幫我叫葯娃兒過來,跟他說是看病救人,喊他帶齊東西。」夏空驚喜,語氣着急的說。

「啊!哦!好!」三個字,詮釋了夏小花三種神情。

其實,夏小花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情況,懵頭懵腦的轉身離開了。

她小跑出老遠,腳步驟停,狐疑呢喃:「我是不是搞忘了啥子事情?」

想了一下,沒有想起來,搖了搖頭如同撥浪鼓:「算了,還是先去找葯哥救人要緊……」

另一邊!

夏空喘着粗氣,終於到家了。

「砰!」

他一腳踹開門,趕緊將老人背進卧室,輕手輕腳的放在床上,仔細打量這個被自己撿來的老頭兒。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他的時候,夏空總感覺奇怪,這種奇怪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難以形容。

蹙眉思忖片刻,夏空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存在感,好像看到他的人,會在短時間內不知不覺的忘記他。

還有另外一種想法,不過被他否定了,他自己不敢去相信,實在太過荒唐。

他認為眼前的老頭兒,會影響到他的記憶,自動消除腦海中對老人的樣貌記憶,凡是與之相關聯的記憶,也會變得很模糊。

明明發生沒多久的事情,現在夏空對於細節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他背離老人從狗兒河到家,這段時間裏,他連老人的樣貌都記不太清了,彷彿從來沒有刻在腦海中。

這讓夏空十分駭然,心神劇盪!

「喵~」

這個時候,一隻白色的小貓跳上陽台,長長的叫喚了一聲,將他拉回現實。

夏空抬頭微微一笑:「小九,你也餓了哇,等下我就去做飯。」

「喵!」(等下?你個沒良心的,你是想餓死我嗎?)小九着急的吼叫,咻的一聲跳進他的懷裡,撒嬌般揮舞着爪子抓撓着衣服。

「好好好!先吃飯,先吃飯,我也快餓死了!」什麼事情都不如吃飯重要。

其實,潛意識裡,對於躺在床上的老人,他並沒有害怕,甚至還有點興奮與激動,如果真的是他猜想的那樣的話,那麼他肯定是救上來了一個了不得的人!

到時候,為報救命之恩,還不得送自己一個……漂亮媳婦兒!?

沒過多久,救人的來了!

「空娃兒,快點兒開門,我來了!」

夏空嘴裏叼着個粗餅,手裡拿着半根煮好的紅薯,跑了出來,拉着人,又急忙跑進屋,含糊不清的說:「快點兒!葯娃兒,你幫我看看他,咋個樣了,還有沒有救?」

葯娃兒名叫李葯,他就是傳說中在河裡撿到的嬰兒,其實也不算嬰兒了吧!畢竟撈上來的時候,怎麼也有七八歲了。

當年,年幼的李葯被放在一個小型沒蓋子的黑色棺槨當中,隨波逐流,一路飄到地溝村的地界。

當時,有人在河邊洗衣服,便被打撈上來,發現裏面是一個精緻的小娃娃,心生憐憫,想着送佛送到西,準備找個地埋了,可是李葯卻驟然蘇醒了。

嚇了那人一跳,以為是屍變了,趕緊跑路,事情越傳越邪乎,越鬧越大,驚動了教堂教父。

教父出馬後,決定去會一會「傳說中的旱魃」,結果到了才發現,只是一個體弱多病的普通小孩子,根本不是村民口中以訛傳訛的「絕世鬼怪」!

雖然教父驚異於棺槨當中會放着一個孩童,同時也憤怒,到底是什麼人如此狠心?簡直不配為人父母!

憤怒的教父,先是輕聲安撫李葯,穩定情緒。

而看熱鬧的人也圍攏而上,畢竟看熱鬧可不嫌事大!

就在這時,眼尖的村民卻發現了異樣,在李葯後頸處有一塊巴掌大小,不知是疤痕還是胎記的紋路,黝黑如墨,透着幾分詭異。

那人當場驚聲尖叫,隨着驚呼聲傳開,眾人紛紛避讓,唯恐是什麼禍害人的東西,波及到自身。

試想一下,躺在棺材板中的有着怪異紋路的少年,怎麼看都福運不沾邊,霉運還差不多!

當然,教父是唯一沒有離開的人,他溫柔的撫摸着孩童時期的李葯,輕言細語的說:「孩子,別害怕,會沒事的!」

深藏在眼底的抱怨、恐懼、溫怒的李葯,被教父溫柔所感染,收起眼角的淚水,還以溫柔的微笑。

村民開始起鬨,他們指責說李葯是不祥之人,是災厄,會給全村的人帶來災難。

更有甚者,無端猜測,卻煞有其事的認為他身上帶有瘟疫,會感染整個村子……

這樣的猜測,層出不窮,誇大其詞!

他們紛紛建議,應該將他扼殺在搖籃,遠埋他處。

性子柔弱一點的村民,則建議將他放回棺槨中,繼續讓他漂泊!

也有可憐李葯的村民,為其說好話,但畢竟只有少數人!

在災難面前,人人自危,哪管別人的死活,一切只要自己沒有事情,就相安無事了!

這就是人性與人心,即便是被冠以淳樸善良的村莊也不列外!

教父出聲呵斥,他可不會用「魔法打敗魔法」的舉動,來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