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卦主》[因果卦主] - 第2章 救人

「噗通」

夏空跳入水中。

炎熱的天氣,陡然洗上一個涼水澡,真是巴適得板!

要是天氣惡劣一點,夏空真得深思熟慮了!

當然,去還是會去的,畢竟事關重大,但是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那麼肆無忌憚,暢遊無阻。

他可是村子裏出了名的「游泳健將」,酷夏之際,沒少逃課出來遊河遛彎,每次被老師「捉拿歸案」的時候,總是各種理由層出不窮的解釋,變着花樣來狡辯。

其中用的最多的撇腳理由是:長大我要當游泳健將。你要是給我愛吃的嘎嘎,長大我一定給你拿冠軍!

當然,這樣的理由太過拙劣,少不了一頓毒打式教育!

棍棒之下,出「孝子」!

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長此以往,在三天上課,兩天「打魚」的鍛煉下,夏空早已經練就了一身水下本領,比村中多數大人還要厲害!

他跳下水,如同一條「美人魚」,在水裡遨遊自在,暢快自由,跟魚沒有兩樣,且不時的騰出水面,口中飆出一口水,射得老遠了……

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他忍不住的表演一出水上天鵝舞,那妙曼的身姿,扭動的楊柳腰,騰空的大長腿……

實在是太辣眼睛了!

他飄在水面,抹了一把俊秀臉龐上的水,嘟囔着:「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險來的,要是撈着一個沒用的廢品,可就對不起我如此熱情似火的心了啊!」

黑團漸漸接近,夏空赫然發現,竟然與之前的猜測一致,是一簇茂密的頭髮。

如此茂密且烏黑秀麗,肯定是女的!

夏空呼吸急促幾分,暗自驚喜。

希望還有呼吸!

他希冀,迫不及待的化作游魚,潛泳到目標身旁。

他浮出個小腦袋的時候,被細膩的髮絲里外纏住了,費了好大勁才撥弄開

這個時候,他發現,黑髮如浮萍輕盈,細細品味,被水浸泡不知多久的秀髮上,竟聞到了淡淡的香味。

淡而清爽,似牡丹般典雅,似玫瑰般香醇,又似桂花飄香,吸入鼻尖令他上頭,勾起沉侵在心底深處,那一抹熾熱浮躁!

冷靜一點……

夏空深吸幾口氣,開始平復內心!

幾乎可以確定是女子了,不然誰會那麼變態的將自己的頭髮弄得那麼香!?

只是現在面容被凌亂的秀髮完全遮蓋了,看不清,無法分辨好不好看!

當務之急,是先把人救上去再說,至於後續的以身相許,嫁入村門等橋段,「稍」後再談!

夏空伸出一隻手,從後環繞,摟住肩膀,順勢固定住身軀,使女子的臉龐向上,露出鼻尖,能夠呼吸空氣。

豈料那人的臂膀嬌小,伸出去的手摟住臂膀後,竟觸摸到了高聳的「熊」!

媽耶!!!

十六年了,你知道這十六年我是怎麼過的嗎?!

村中純潔一棵草,未碰過女人的手腳!

哪裡見過如此陣仗,可把他嚇壞了!

整個人如驚弓之鳥,雙耳通紅,嚇得他趕緊縮回一截手臂,指尖輕輕摩挲,品味着令他血脈賁張的感覺!

「夏空啊!夏空!瞧你那沒得出息的pi樣子,咱們是正經爺們兒,絕對不能趁人之危。」他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丟了列祖列宗的臉面。

「唔……情況緊急,這救人的時候,碰到些不該碰的,是在所難免的,這個可不算趁人之危啊!」

夏空的腦海中永遠有一個觀念:順手牽羊,不算偷!

救人的輕薄能叫SR嗎?

那叫見義勇為!

漣漪湧現的河水,激蕩翻滾,一浪接一浪打在了夏空的臉上,開始給他物理降溫。

他仰泳拖着女子,慢悠悠的回到了巨石邊上。

費力的將她拖上巨石,此時,即便是夏空這個「游泳健將」,也已經乏力了,實在是在水中折騰飛了!

夏空癱坐在巨石上,喘着粗氣:「為……為啥子……一個女的會那麼重啊…不應該啊!」

「隔壁小花兒馬上要成年了,也不抵這一半重……感覺比胖妹兒都要重的多。」

他看着躺在地上,沒有反應的女子,烏黑秀髮披頭散髮的蓋着臉龐,挺拔的鼻樑,讓夏空看不清容顏,不過那昂然的雙熊,高挑的身材以及纖細白皙的手臂,使他露出無限美妙的遐想!

「原來重一點,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啊!」夏空點頭,煞有其事的說。

夏空婆娑着雙掌,微張的嘴角上,即將流出的口水格外注目,潔白且濕漉漉的臉蛋上,露出WS的表情,整個就一副豬哥相。

「我是不是應該來個人工呼吸啊!書上都這麼說。」夏空不要臉的幻想着秀髮下,蓋住的性感的櫻桃小嘴。

不對,應該先確定是死是活,畢竟都不知道在水裡泡了多久了!

回過神來,夏空立刻去試探鼻息,結果試探了半天都沒有一絲氣兒!

去摸脈搏,也沒有一絲跳動。

完了,徹底芭比Q了!他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不……不要啊,我的媳婦兒啊,你死的好慘啊!」夏空慟哭流涕,眼淚沒有流下一滴。

本來還說做個人工呼吸啥的,這倒好,人都沒了呼吸,還想騙他的元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