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過完這一生》[一個月過完這一生] - 第4章 她喝失憶了?

我上去扶起那個女生,向老闆要了一間標間,便背着她去房間了,進到房間後,那個女生突然一口酒噴了我一身,看來這是一點東西都沒吃就干喝酒啊,酒水混合著胃液酸酸的氣味,讓我也一陣反胃,但是還是強忍着噁心先輕輕地把女孩放在了床上,才脫掉自己的衣服,去洗了一個澡,看着女生抱着自己的肚子緊蹙眉頭,我知道她是喝酒把胃喝傷了,嘆了一口氣然後走了出去,找到了一家24小時營業的藥店,買好護胃護肝的葯便往回走。

回到了房間,女生還是不省人事,我按了按自己太陽穴,心想這都什麼事啊,搖了搖頭便轉身燒水去了,燒完水,把水涼到溫溫的樣子,便拿着葯和水往女孩走去,「姑娘吃點葯吧,空腹喝酒太傷身了」我輕輕的說,這時我終於看清了這個女孩的模樣,儘管已經滿臉淚痕,但還是掩蓋不住她的天生麗質,眉毛微微上挑,一看就知道日常生活中一定是那種驕傲無比的天之嬌女,可是現在喝成這樣了,嘴裏還無意識地念叨着「程恆麟,程恆麟你混賬」

我內心莫名的發酸,難怪耳墜是一對小麒麟,一定就是這個男人送的吧,不過能讓這樣的女生喝成這樣,她是被這個叫做程恆麟的人傷的多深啊。

我一隻手把女生扶起來,拍着她的後背,說著「乖啊,乖啊,吃了葯就不難受了啊。」她好像隱約間聽到了我的話,慢慢張開了小嘴,我把葯放進了她的嘴裏,用水送服了下去,喝完一杯溫水,她好像舒服了很多,終於不再流淚,嘴裏也不再念叨那個叫程恆麟的男人了,淺淺的睡了過去,我把她溫柔地放平,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許久沒有鍛煉了,之前把她抱回房間,確實把我累了個半死,伸了一個懶腰,我便去洗手間洗剛剛被她吐髒的衣服,折騰完所有事,已經一點了,確實也有點累了,我也爬上了另一張空床,緩緩地進入了夢鄉。

我的睡眠極淺,一點小動靜就能吵醒我,平時我都要帶着耳塞才能睡着,不過好死不死,這次出門太急太興奮,我居然忘記將耳塞放入背包了

所以在四點時我被那個那女生隱隱約約的聲音給吵醒了,「水,喝水,水。。。。」我痛苦地錘了一下頭痛欲裂的腦袋,心想,我這是造什麼孽啊,管她幹嘛,之前就該把她丟給那些混賬,奇怪的是,這種負氣的想法剛一冒頭,我就感覺一陣不舒服,想到可能發生的場面,我就一陣心悸。

狠狠地錘了兩下腦袋,我還是從床上爬了起來,去給她接了一杯水,不過水已經涼透了,我不得已只能又接了一壺水開始燒,燒水的時候我走回床邊和她說「稍等一會,水太涼了,你現在這種狀態喝不得,等會燒好水,我就拿給你」,她好像恢復了一點意識,幾不可聞的答了一聲「謝謝」她的聲音輕到我也分不清到底是她真的說了,還是我出幻覺了,我搖了搖頭,水終於開了,調好一杯溫水,我把她輕輕地扶起來,喂她喝完後,她又輕輕地呢喃了一聲「渴,水,還要」我皺了皺眉,說「不能喝了,你現在再喝等會胃會更加不舒服,一杯水夠了」她也不多說,腦袋一歪,就靠在我肩膀上沉沉地入了夢鄉。

天剛剛亮,我就醒了,昨晚真是把我骨頭都要折騰散架了,她睡在我肩膀上,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終以一種彆扭的姿勢在她床邊坐了一晚上,然後撐不下去了,也迷糊地睡著了,我稍微挪動了一點身體,她也被驚醒了,可能察覺到自己靠的不是枕頭,而是一個大活人,先是大叫一聲,然後一下往後退去,一腳踹在了我的臉上,瞪着眼睛看着我,厲聲問我「你是誰?!」該說不說,這一腳是真的重,加上昨天極差的睡眠,在她問我的時候,我已經眼睛一黑,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我已經在客棧一樓的酒吧里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