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 第十章(2)

幾名兵士看着胡桃手裡滴血的兵刃,立刻上去將她和柳安都圍了起來。

  「石將軍,地上這些就是賊人了。」陳毅夫立在那裡,對着進來的將軍拱了拱手,沉聲說道:「那邊的兩位是在下的恩人,要是沒有他們,在下恐怕就見不到石將軍了。」說著,指了指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柳安和胡桃。

  石將軍聽了陳毅夫的話,衝著那邊的兵士擺了擺手,眾人刀還鞘,四下里散開了。

  收斂了劉伯的屍體,隨後,柳安和胡桃跟着陳毅夫登上了門外的馬車,而地上那伙人就交給了石將軍的手下看管了。

  馬車外的雨越下越大,車裡似乎有些冷,看着一邊有點發抖的胡桃,柳安解下衣衫很隨意的披在了她的身上。胡桃輕手捏着柳安的衣服,偷偷看了一眼柳安,見柳安並沒注意自己,便似乎賭氣一般要把衣服脫下來還給柳安,最後被柳安敲了下腦袋才算安靜下來。

  陳毅夫看着外面的雨水,似乎心事重重,待見了柳安那邊的動作,才開口道:「我姓陳名毅夫,不知道這位壯士和姑娘叫什麼?」

  柳安聽了陳毅夫問話,眨眨眼,趕忙回答道:「小子姓齊名治,這是家裡的丫頭,叫胡桃,從小就跟在我身邊胡鬧慣了,跟人學了些武藝就更是不得了啦,呵呵,先生勿怪。」

  胡桃見柳安如此說自己,偷偷瞪了一眼柳安,這一幕正好讓對面坐了的陳毅夫看在了眼裡。

  「呵呵」的笑了笑,陳毅夫也就沒再去好奇兩人的關係,一路上與柳安說著一些關於詩書方面的事情。不過顯然陳毅夫還未從老僕的死中完全緩過神來,與柳安的說話常常有些前言不搭後語。

  這時,有人從外面敲了敲車子,陳毅夫掀開車窗上的帘子,就見石將軍不知道何時趕了上來,湊近陳毅夫低聲說了幾句,又好奇的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柳安,然後便騎馬離開了。柳安模模糊糊的聽到了「厲害」,「逃了」等幾個詞,後來見到石將軍看過來的目光,就更加的有些疑惑。

  陳毅夫看着柳安有些疑惑的眼睛,說道:「不知道小哥剛剛用的什麼葯眨眼間便讓幾條大漢暈了過去。當然,這只是老夫一時好奇,要是小哥的不傳之秘,不說也罷,呵呵。」

  「這倒不是,不過在下也不知是何葯,只是在下之前在家裡頭時,機緣巧合之下,從一個老者那裡得來的,當時講的很是玄乎,我也沒在意,今次是命懸一線,我才死馬當活馬醫,給那壺裡下了一劑。」柳安回道。

  「哦,恐怕此葯只能是短時間裏有效,剛剛石將軍過來說,剛剛那幾人不知何時醒了過來,用暗藏了的刀子割斷繩索,還傷了幾名兵士,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

  柳安聽了這話,總覺得哪兒不對,但是也沒細想,只是點了點頭。

  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着,從車上下來的幾人,撐着傘,站在這座千年的古城面前。

  立於城下,只要看過一眼的人都會驚訝於這座千年古城的雄偉壯麗。大小城門一十二座,城牆高約六到七丈,上寬三丈五尺,下寬五丈。通體由青磚砌成。說道青磚,不得不提一下漢朝的將做大師馮陽子,此人改建了前朝磚窯,燒制出了更具有實用價值的青磚,漢高祖劉能下令全國燒制,以修京師的城牆,前後歷時一十五年,才算建成。後來又起了一座內城以土跺實,與外城牆有距四丈的夾道。漢歷44年,漢顯帝劉鳴,下詔開鑿廣別運河,過別州引水入廣文府,於是在城外又形成了一座水城,最窄處有八丈,最寬處有十五丈。水城之上建十六座拱橋以聯通兩岸,後來的千年間各代帝王不停的擴建、維護,終於有了今日的氣象。

  柳安看了看身邊的胡桃,不由的有些失笑,迷迷糊糊靠在自己肩膀上睡了一路的胡桃,此時似乎也被眼前的這座古城的壯麗所驚到了,剛剛還有些朦朧的睡眼,現在已經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世上真有如此壯觀的景象,目不轉睛的跟身邊的柳安說道:「公子,這就是廣文府?」

  柳安還沒有開口,站在一邊的陳毅夫用一種很肯定的聲音說道:「對,這就是廣文府。我大漢的廣文府!」

  柳安看着這座古城,也是思緒萬千,見識過了自己那個世代的故宮,再看眼前的這個,就不會如胡桃那般驚訝了。但是,些許的震撼還是有的,更多的,卻是對這個世代的一些感概,心說這麼一座雄城,放在當年的大漢帝國,無時無刻不彰顯着大國的氣度,但是放在現在偏安一隅的南漢身上,彷彿有着說不盡的諷刺了。

  這些話自然不能同身邊的陳毅夫說,但看着陳毅夫眼裡燃着的那團火焰,柳安還是微微搖了搖頭。

  幾人冒雨一路行來,一路上也談了不少事情,大多都是閑談。不過柳安倒是從陳毅夫的嘴裏,知道了不少廣文府的事兒,其一自然是那場浩大的文會,其二便是被稱作「狀元樓」的一家酒樓。

  文會的起因很簡單,只是幾個文人為了一些小事起了爭執便要以文論高下,而當時又正好遇到了一個喜歡湊熱鬧的老大人,因緣巧合下,這事兒越鬧越大,最後都傳到了漢王的耳朵里。漢國自被各地鎮守將軍分裂之後,便成為了一個弘文抑武的國家,此等文事自然是大加渲染,一直發展到現在,就成了漢國科考以外,最大的文事活動。期間不僅很多當朝的大臣會在場,也有不少的文學大家會受邀成為評判,可以說舉國的學子們有一大半都會來參加此次的盛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