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 第九章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那邊坐着的柳安從聽到喊聲到看見如此多人的湧入,甚至連把手裡那粒花生米丟到嘴裏的時間都沒有。見外面進來的那些人里,有一人正惡狠狠的盯着自己,柳安趕忙把花生丟回了盤子里,搓了搓手以示無辜。那人見了柳安如此,又瞪了他一眼便扭頭去看着那邊的三人了。

  柳安見沒人注意自己,輕輕踢了踢那邊也愣了的胡桃,在眾人看不到的方向,對她使了一個眼色。

  那邊,陳毅夫手扶了桌角,從凳子上緩緩站起,看了一眼周圍眾人,說道:「陳某乃是朝廷命官,爾等竟敢如此行事?」

  聽了陳毅夫的話,進來的人中有一人向前了一步,冷冷一笑,道:「陳大人是當官當傻了吧?這裡可不是你們朝堂之上,可以用官身壓人,要是怕了陳大人,我何苦還來這裡一趟?您說是吧?廢話不多說了,我們也只是請大人去個地方待個幾日,並沒有要傷大人的意思,您看,外頭要下雨了,咱們這就走吧?」說完,揮了揮手,身後幾人沉默着就大踏步沖了上來。

  劉伯見狀,一抖手裡長鞭往陳毅夫身後一甩,長鞭就如長了眼睛一般,從陳毅夫的頭頂掠過,直直的指向了身後衝來的兩人。兩人見長鞭朝自己襲來,便側着身想要躲開,不成想大大輕視了劉伯的手段,只看那鞭梢半路里竟然轉了方向,封住了一人的退路,狠狠的抽在了那人的臉上。那人「啊」的慘叫了一聲,一手捂着眼睛就滾了出去,撞倒桌椅無數,再停下來時,血已經從眼眶止不住的往外流了。

  眨眼間,退一人,傷一人。待到劉伯的手腕翻轉,鞭子由後即前,對着衝來的眾人橫掃去的時候,無人敢正面硬撼,紛紛向四周避讓着。

  除了一人,領頭那漢子見了劉伯手段,目中的凶光更甚,一矮身躲過了一鞭子,藉著桌椅的掩護,幾個碎步間便殺到了劉伯的身邊。

  似驚雷乍起,一道銀光便劈向了劉伯,劉伯不慌不忙,一個側身間,隨手挽了一個鞭花,鞭子便卷向了來人的手腕。那人見鞭子襲來,陰陰的一笑,刀在空中稍停往後縮了一縮。瞬間,劉伯手裡的長鞭便如毒蛇吐信,死死的纏在了來人的刀上。

  劉伯見狀,心下雖有些覺得不妥,但還是大喝了聲:「撒手!」手腕用力,便想繳了來人的長刀。

  就聽「咔嚓」一聲,那人手裡的長刀一分為二,原來刀柄處還內藏了一把短刃,趁着劉伯運勁,便拔了出來。見劉伯舊力已竭而新力未生,眼裡血色乍現,雙腳在地上一蹬,閃電般沖向了劉伯。

  一旁的陳毅夫看在眼裡,見來人兵刃被繳,還未鬆了口氣,便見劉伯中計,被一刀狠狠的扎在了腹上,眼眶欲裂,悲戚的大吼了一聲:「劉伯!」

  劉伯腹上中了一刀,一掌斬向了來人的手腕,另一手將鞭子一抖,棄了奪來的半件兵刃。見來人被迫鬆了手,劉伯繞過了桌子,站在了陳毅夫的身邊,一口鮮血就不受控的從嘴裏湧出,看顏色,竟然不是一般的鮮紅,裏面夾雜了些許的墨色,劉伯張了張嘴,無聲的喊了句「有毒」之後,身子便不受控的軟軟的倒了下去。

  陳毅夫一把扶了劉伯,牙齒咬的咯咯作響,似乎感受到了劉伯漸漸消失的體溫,死死的盯着圍上來的眾人,一句話也不說。

  「陳大人,你看,本來好好的說事兒,哪兒會有這麼多的麻煩。誰知你的老僕人這麼不懂事兒,還傷了我們兄弟的眼睛,你看這事兒弄的。」剛剛偷襲得手的那人,從地上慢慢站起來,隨意的彈了彈身上的灰,戲謔的看着陳毅夫說道。

  陳毅夫眼睛瞪得血紅,恨不得生啖了面前這人,一句話都不說。

  見了陳毅夫這樣,那人拉了一把椅子坐好,回頭對身邊的人說道:「去,到後面弄點兒涼茶來,這悶熱天,稍稍活動下就是一身的汗。」說完,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繼續說道:「噢,對了,跟前看戲的那兩人想必也看好了,去兩個人料理一下。」

  話音剛落,就聽有人沉聲說道:「大人,那兩人不見了。」

  「嗯?」那人驚呀了一聲,抬頭往那邊看去,果然看到那邊剛剛還坐了的兩人現在已經是不知了去向,皺了下眉頭,說道:「找,不能留了活口!」

  「諾!」周圍眾人答應了一聲,出門四處找起了剛剛的那兩人。

  而掌柜打扮的那人安頓了一下受傷的弟兄之後,便起身去後廚提了一壺早就備好的涼茶上來。

  ……

  不見了的兩人,自然就是剛剛的柳安和胡桃。

  那會見人闖了進來,人人持刀,柳安就知道今天遇上了倒霉事兒。心說看着架勢今兒很難善了了,這才趁着眾人不備,悄悄給胡桃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趁着那邊人還沒怎麼注意自己這邊,趕快的溜走。

  不想,胡桃會錯了柳安的意思。見到柳安的示意,還以為柳安想大鬧一場,宰了這群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傢伙,眼裡立刻閃出一絲興奮的光芒,看的那邊的柳安很是不解,心說:「就是逃命而已,至於這麼興奮?」

  當下的柳安,於武功上基本等於廢物點心一個,想無聲的逃走,全得靠着胡桃。

  胡桃見那邊杯具散落了一地,乒乒乓乓亂作了一團,趁機便抽出了兵刃,悄悄帶了柳安溜到了後面,張望着外頭,打算偷襲。看着胡桃的樣子,柳安大感不解,問道:「還不跑?」

  那邊的胡桃聽了,疑惑的看了眼柳安,道:「跑?你不說要宰了這夥人么?」

  聽了胡桃的話,氣急的柳安,急急地低聲罵道:「王八蛋才這麼想呢,看什麼看,趁他們打鬥,還不快跑。」

  胡桃聽了,小嘴張的挺大,雙腳死死的釘在地面上,柳安怎麼也拉不動。

  兩人還在這糾纏的時候,就聽到外頭有人說了話,聽意思是打完了,柳安嚇得趕緊一動也不敢動,心說:「怎麼這麼快,平時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