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 第八章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柳安和胡桃的傷漸漸好了起來。這些天,胡桃時不時的都會說到刺殺王普的事情上去,而柳安似乎有些不情不願,一直換着話題,對於此事,胡桃也沒放在心上。

  半個月後,傷情大好的兩人,終於準備啟程出發了。柳安抬眼望了望廣文府的方向,心說,就自己這半瓶醋的本事去殺王普,那是老壽星上吊,找死!不行,得想轍!

  火辣辣的太陽當空掛着,就連路邊的野草也是懶洋洋的垂着腦袋。這時,從西面駛來了一輛驢車,緩緩的行在官道上。

  坐在車裡的胡桃,看着拉車的驢子,雙手抱膝,猶自恨恨不已,心想:「自己當時找來的那匹駿馬可是要比這丑驢子強了不知道多少倍,都怪公子,非要乘什麼驢車」。想到這,眼睛就看向了前面駕車那人的後背。經過了幾日的接觸,胡桃發現現在的柳安完全不似原來那麼的孤傲,時不時還愛與胡桃開一些玩笑,所以到了現在,兩人的關係倒是處的相當的融洽。

  駕車的正是柳安,這些日子因為身體不能多動,所以無聊的柳安只能天天鑽在房內練練字,今天抓到個機會活動活動,自然趕緊把駕車的活兒搶了過來。

  這時,突然感覺到後背有兩道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柳安不由得有些想笑。想想當時胡桃看着自己把她找來的那匹駿馬換成了這驢子,眼睛裏流露出來的千萬個不願意,還不好說自己的不是,那種神情,真是可愛至極了。然後,柳安摸了摸胡桃漂亮的髮髻,跟她說道:「別不死心啦,誰讓我是公子呢,哈哈。」胡桃聽了,跺了跺腳爬上了驢車,到現在也沒理柳安。就算後來柳安說要當車夫,她也是一句話沒爭,自顧自的躲進了車裡,想來是真生氣了。

  「胡桃,餓了沒?用點兒吃食吧?」柳安回頭問道。

  「哼」。回答柳安的,是胡桃那漂亮的髮髻。

  柳安也沒再去看胡桃,停了車,自顧自的從包袱里拿出了吃食,一邊吃還一邊說道:「哎,這從大早上吃了飯,到現在快兩個多時辰了,本公子是餓的不行了,胡桃既然不餓,那我就勉為其難,都吃了吧。」

  也不知道是聽了柳安的話氣的,還是被食物的香氣勾的,就聽到「咕咕」兩聲。

  柳安大笑,裝作不知的問道:「咦?車上什麼時候有青蛙啦?」

  胡桃大囧,狠狠的說道:「公子你真壞。」說完,從柳安手裡搶了半個大餅過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柳安見狀,忙遞了水囊過去,說道:「逗你呢,別噎着,慢點吃。」

  胡桃翻了一個白眼,接了水囊,沒有說什麼。

  相處的十餘日,柳安也通過胡桃和原來殘留的記憶,對這次任務,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玉皇島常年在各國都有一些明面上的產業,由胡桃這樣的外圍人員打理。這些外圍人員都是歷年淘汰下來的人,所以地位上要比柳安他們差了許多。而她乃是與柳安假扮了一對夫妻,是齊記水粉的少主人和少夫人,為了拓展生意去的廣文府,這個所謂的齊記水粉其實只是在陽州里由胡桃打理的一個很小的店鋪而已。

  用過了飯,頂着日頭趕路的柳安,不免就有些開始犯困。

  坐在後頭的胡桃見了,過來就要替了柳安,柳安卻是把手一擺,道:「不用,都去休息,它自己走就好了。」

  胡桃聽了,雖奇卻不驚。經過這十幾日與柳安的接觸,胡桃發現看人確實不能只通過文章,像柳安這樣,做得出一篇篇正氣文章,但其行事,卻往往不按常理。就拿那次洗澡來說,人家都是在浴桶內洗浴,柳安可好,嫌這嫌那的。掏出他那把不知道從哪兒得來的黝黑匕首,幾下便把一個木桶扎的到處都是破洞,吊起來美名其曰「淋浴」。胡桃好奇試了一下,麻煩的要死,為這事,還羞了柳安好久,可惜柳安皮太厚,沒當回事兒。

  柳安下了車,隨便從路邊撿了一段木棍回來,比划了幾下,滿意的點點頭,又從包袱里找了一段繩子,一頭捆好,然後對着胡桃眨眨眼,說道:「見證奇蹟的時刻到啦!」

  胡桃知道柳安腦袋有些毛病,胡話聽的多了,也就見怪不怪。

  柳安見自己表演如此投入,胡桃這個觀眾卻是沒一丁點兒的反應,不由有點兒泄氣。隨後從車裡拿出來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胡蘿蔔,系在了繩子的另一頭,把木棍固定好,調了調繩子的長度,正好讓驢子看的到卻吃不到,滿意的拍了拍手,去車上躺着了。

  胡桃嘆了口氣,心想眼不見心不煩,閉上眼也不管柳安了。

  ……

  離兩人幾里遠的地方,有一輛馬車也正往廣文府趕去。

  馬車的御者位上,左右坐了兩人,一邊趕路一邊竊竊私語着。

  「陳得,你說老爺這次怎麼走的這麼急,也不等二王子派的護衛們,是不是有些莽撞了?」說話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車夫,穿了一身簇新的短打,一臉濃密的鬍鬚遮住了自己的半張臉。

  旁邊的陳得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車夫聽了,聲音又壓低了幾分,說道:「聽說前次戶部的王大人,就是有事回鄉,但後來卻是了無音訊了,聽說王上大怒,還為這事兒斥責了王普呢。」

  等了半天,見陳得沒有回應,車夫又開口道:「聽說這次的桂花文會,連北邊的紫苑胡娘都要來呢,真想去見見。」

  陳得聽了,「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說道:「劉伯,你都多大歲數的人啦,還想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