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 第七章

  柳安聽了這話才明白過來,心說這是他的惹的禍啊,怎麼還得自己來背,開口問道:「那你們是想怎麼辦?」

  「能怎麼辦,趕緊收拾東西,趁着他們還在隔壁,你們先找個地方藏起來,我留下應付。」胡桃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上的繃帶解開,只留了傷口上的一小截,用袖子蓋好,但是畢竟是刀傷,說話間就有血跡滲了出來。

  柳安看了看兩人,又看了看胡桃的胳膊,咬着牙說道:「不行,你傷成這樣,很容易被他們發現。」

  「那你說怎麼辦?」韓辭見胡桃的傷口崩裂,趕忙上去又幫着重新綁好,回頭問柳安。

  「我去!」柳安說道。

  「你去?你才剛醒,渾身讓打的沒一處好地方,你怎麼去,現在就我沒受傷,我去。」韓辭剛說完,就聽外頭傳來了一陣敲門的聲音,正要抬腳往外走,就覺着自己被人拉了一下,低頭一看就見柳安不知什麼時候抬起手,正拉着自己的袖子。

  「你不能去,我想他們現在肯定知道行刺的時候,有男刺客受了傷這件事。如果這會兒我在裡頭而你去出面應付他們,肯定會引起懷疑的。所以,只有我去才能瞞過他們。」柳安說完,就掙扎的要坐起來。一邊的胡桃就要上來扶他,被柳安一把推開,道:「我自己來,現在扶了,等等怎麼辦。」

  1韓辭看着柳安堅定的眼神,似乎想起了什麼,抿了抿嘴,沒有說出來。

  剛剛坐起來柳安看看身邊的兩人還站在那,開口說道:「趕緊去處理了這身衣服,包好傷口,對了,等會兒你們就呆在這屋子裡,我來想辦法打發他們走。」

  ……

  麻煩吹掉了肩膀上的一根雞毛,有些無奈的回頭看看那家轟然閉上的大門,心說這寡婦家就是麻煩。

  麻煩剛剛敲開了門,客客氣氣的說著來意,才開口說了一句「刺客是個男人,可能躲在這」,不想那寡婦聽了這話,什麼也不說幾步便跑回了院子里。麻煩還以為人家這是讓自己進去搜呢,帶了手下才剛進了院子,就見那寡婦不知道從哪兒抄了一根扁擔,沒頭沒腦的朝自己這群人打來,一邊打還一邊罵:「讓你覺得寡婦好欺負,讓你覺得寡婦好欺負!」。一幫子大老爺們兒被個寡婦在院子里攆的到處亂跑,還驚到了寡婦家的那幾隻母雞,咯咯亂叫着跟着添亂。

  好不容易跑出來的幾人,回頭看看還在顫着的門環,都是心有餘悸。

  麻煩是不願去當這惡人了,瞪着一個在後頭偷笑的衙役,對着「齊記水粉」的後門一努嘴,示意那人上去叫門。

  那人不情不願的走了過去,使勁兒拍了拍門。

  等了一會兒也不見有人出來,這群衙役互相看了眼,似乎都有些懷疑了。就在這時,從門裡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門外是誰啊?」

  聽見有人出來,衙役們緊繃的弦暫時鬆了下來。

  ……

  來開門的正是柳安,從房裡到門口短短的十幾步路,讓一路走來的柳安彷彿經歷了萬里長征一般,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默念了幾句「我不怕。」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對門外喊道:「門外是誰啊?」

  就聽外頭有人回話,道:「我們是陽州城的衙役,最近鬧了賊,太守大人讓我等挨家查看一下。」

  話音剛落,柳安便從裏面將門打開,看着外頭一群穿了號服的衙役,柳安笑着拱了拱手說道:「諸位快請進來吧。」說完,還往旁邊讓了讓身子。

  麻煩受了一路的氣,見人家和和氣氣的請自己進去,趕忙還了一禮,笑着說道:「那就謝謝這位公子了,我等也是因公務在身,多有打擾了,還請見諒。」

  柳安笑了笑,說道:「無妨,只是……」說到這,柳安停了一下,環視了一下眾人,又接著說道:「只是家裡有女眷,眾位差爺多多擔待些。」

  麻煩聽了柳安的話,也是點頭說道:「好說,好說。」說完,回頭對着一眾手下又說道:「進去都規矩着些。」

  見眾人點頭應着,柳安這才又領了眾人進門。

  柳安一路陪着說話,盡量想拖延一點兒時間,可這裡的院子實在不大,加上灶房一共只有四間屋子。

  衙役們四處隨意打量着,把幾處看着能藏人的地方都搜了一遍,也沒發現什麼。很快,眾人便來到了柳安的屋前。

  柳安當先打開門走了進去,見客廳里的那道屏風被移到了一邊,正好擋了看向床邊的目光,柳安暗自點點頭,突然,一點刺眼的鮮紅轟然映入了柳安的眼裡。一隻繡花鞋上,不知何時被染了一片鮮紅的血跡,而那鞋子,卻正好被進來的人能一眼掃到。

  柳安猛地一個轉身,恰好擋在了要進屋的麻煩身邊,大聲的說道:「差爺,您的鞋子!」

  麻煩讓柳安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官靴,然後抬頭看着柳安問道:「我的鞋子怎麼了?」

  「這個……」柳安不由自主的眨了眨眼,說道:「差爺,這房裡有女眷,那個……」說著就盯着麻煩的靴子猛瞧。

  麻煩不明所以,撓了撓頭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有話就說,你們文人就是事兒多!」

  柳安抹了把頭上的汗,說道:「這天可真熱!呵呵,差爺,剛剛您幾位在隔壁的動靜兒,我們也都聽到了,我估摸着您似乎踩到了些穢物,這個……。您看,是不是先清理清理?」說著,從袖子里摸出來一物,遮遮掩掩的遞了過去,口裡還說著:「差爺您辛苦!」

  麻煩接過了東西,在手裡掂了掂,滿意的看着柳安,回頭說道:「哈哈,好,既然裡頭有女眷,那我們就不進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