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 第十一章(2)

p>  天色已近暗了下來,經過一下午雨水的洗滌,廣文府里倒是到處都有着一股雨後的芬芳,天上的烏雲已經散開,點點的繁星開始次第的出現,餓着肚子的兩人,可沒心情欣賞這無邊的美景,找了一處麵攤,要了兩碗陽春麵,就吃了起來。

  柳安可不管什麼文雅不文雅,肚子里餓的咕咕直叫,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另一邊一直小口吃面的胡桃,見了柳安的吃相,微微有些別著眉頭,心說公子怎麼能吃相如此的粗魯。但是又不好說柳安,只能自己吃一口,就抬頭看一眼柳安,希望柳安能看見自己眼裡的不滿,改改吃相。

  柳安三下五除二的扒拉光了一碗麵條,「咕嚕咕嚕」幾口把湯也喝了一個乾淨,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注意到了胡桃那邊似乎有點不尋常的眼神,眨了眨眼,故意問道:「你想我喂你吃?」說完,自己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氣鼓鼓的胡桃端了碗,扭頭不去看柳安。

  ……

  剛剛回府的陳毅夫,都沒用飯,匆匆換了一身衣服,帶了一個長長的匣子就往皇宮去了。

  華麗的宮殿里,四處燃着的火燭靜靜的跳動着,四周伺候的一些人都低垂着腦袋,大氣也不敢喘,細心的關注着那邊那位老人的一舉一動,隨時等候着召喚。

  大殿的中間,一個穿了明黃服飾的老人,正坐在那裡,把手裡的奏摺拿遠了一些,然後又遠了一些,但還是看不太清楚。心說真是老了。無奈之下,喊了身邊當值的一個太監,將奏摺讀給自己聽。老人正是當今漢王劉壽,已經統治了這個國家將近有五十年的時間。是人就都會老,就算是漢國權利最大的人,也逃不開這條規律。

  太監那特有的嗓音在正殿中回蕩着,老人時不時皺一皺眉,心想:這幾日真是沒一件能讓人舒心的事兒啊。目光不由落到了案上放着的一本奏摺上,那是王普剛剛遞進來的,上次那個大臣的失蹤,居然所有的線索若有若無的都指向了軍隊,老人冷哼了一聲,眼神里透出了冷冷的殺意。

  一邊正在讀着奏摺的小太監不知道皇上為何會冷哼一聲,還以為自己哪兒出了錯招致了漢王的不滿,嚇得高舉了奏摺跪在地上一個勁兒的磕頭。漢王被他的舉動有些打亂了剛剛的思路,有些惱怒的說道:「拖出去,杖斃!」

  一路的求饒沒有讓老人的心軟下來,反而更加的覺得這個國家似乎開始漸漸的脫離了自己的控制,心想連大漢的軍隊都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做一些勾當了,看來真是有些人等不及了啊。

  這時,從宮門外一個帶刀武士一路的小跑進來,待到到了皇上的宮殿,單膝跪倒,說道:「宮門外翰林學士陳毅夫陳大人帶了一個匣子,說有事求見皇上。」

  漢王自言自語道:「他不是回鄉了么,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看着下面跪着的那人,高聲說道:「宣!」

  「諾!」聽了漢王的旨意,倒退着出了殿門。

  不一會兒,在一個小太監的帶領下進了宮的陳毅夫便到了漢王的宮殿。才一進去,陳毅夫立馬跪倒在了地上,有些哽咽的說道:「請大王給微臣做主啊!」

  漢王看着下面跪着的陳毅夫,見他如此作態,有些奇怪的問道:「陳愛卿因何事如此?」

  「大王,大王,臣下差一點就再也見不到大王了啊,要不是微臣家中那跟了幾十年的老僕捨命相救,恐怕微臣現在也隨着戶部的王大人一起去了。」陳毅夫悲戚的說道。

  漢王聽到了「戶部王大人」五個字,微瞌的雙眼,猛然間睜了開來,似乎又回到了當年剛剛登基的那會兒,用力一拍桌案,沉聲說道:「你說什麼?仔細說與寡人聽!」

  「諾!」

  隨着陳毅夫一點一點的陳述,漢王的臉色愈發的陰沉可怕。聽着漢王越來越急促的呼吸,地上跪着的陳毅夫眼裡,多了一絲不明不白的味道。

  年邁的帝王,古老的國度。

  隨着時間的流逝,在漢王的心裏的疑心越來越重,每日里看着自己幾個兒子那矯健的身影,在內心的深處,總會有一種名叫恐懼的種子在那裡悄悄的破着土。

  這天,在漢王宮裡,當陳毅夫從那個匣子里拿出那隻短箭的時候,漢王內心裏的那株靜靜生長着的幼苗,突然如同久旱之地遇上了甘露,眨眼間便長成,遮天蔽日。

  漢王怒吼着,咆哮着,隨手拿起案上的東西,狠狠的摔在地上,周圍的太監宮女們好久沒有見過如此暴怒的漢王,全都瑟瑟發抖的跪在了地上。

  漢王嘶啞的嗓音傳遍了宮殿的每一個角落,「王普,找王普進宮!立刻!馬上!」

  負責傳召的太監趕忙答應了一聲,從地上爬起來,一溜小跑着出了宮殿,一點時間也不敢耽擱,騎了快馬迅速的將旨意傳達到了王普的府上。

  ……

  柳安此時正在麵攤上和胡桃打鬧着,突然遠遠看到一隊人馬迅速的從街上跑過,有些奇怪的問道:「這是宮裡的太監吧?」

  今夜裡人不多,只有柳安他們一桌,所以做面的店家正無聊的收拾着案上的用具。聽到柳安的發問,解釋道:「一般太監出門是不騎馬的,這樣急急的跑去,肯定是有了什麼急事兒啦。」說完,聲音又壓低了幾分,指着太監遠去的方向說道:「看到那邊了吧。」

  柳安順着店家的手指看去,也不知道老闆想說什麼,點了點頭,等着下文。

  「那邊是衛所的官衙所在,衛所總知道吧?」店家神神秘秘的問道。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