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本是道》[醫本是道] - 第8章 武靈仙山

太守府中,張機書房內。

張機與管家相對而坐。張機眉頭緊鎖,「哼,好你個富緣寺,簡直無法無天。若非我及時趕到,玄機與紫虛今日便在劫難逃了。」

管家皺眉說道:「通玄,你既是算到他們有此一劫,為何不提前與我說?我遣府中僕役前去要人便可,我就不信他富緣寺難道還敢明着與我太守府作對不成!?你身負修為這事若是讓那寺中老和尚知道了,他到聖上面前搬弄是非該如何是好?當初聖上頒下詔書,身負修為的當朝官員必須在降妖司供職,不可在地方為官。通玄,你若是讓那老和尚抓住把柄,這可是欺君之罪!」

張機知道其中厲害,嘆了口氣道:「你所說,我如何不知。你與我所學相同,無事不卜的道理你也是知道的。生出異象之時,已是有些晚了。我起卦後才知他倆已在那富緣寺中遭逢劫難,我前去救護已是不易,如何能提前與你說?」

管家知道張機也是迫於無奈,說道:「你心中有數便好。通玄,當初你帶回的是六人,但唯獨對這吳玄機和陸紫虛極為愛護,這是為何?」

張機說道:「陸紫虛你知道,她非凡人,我曾問卜過。但在搖卦之時,我那卜卦用的銅錢竟是裂開了。」說完,將一枚裂開的銅錢從懷中拿出,遞給面前的管家。

管家接過銅錢,愣了好半晌,啞口無言。張機自然是不會騙他,那麼這陸紫虛便是出身不凡無疑了。要知道這副銅錢雖說算不上法寶,但靈寶還是算得上的。

張機說道:「這吳玄機,我之所以偏愛,不為其他。只因我倆初見之時,他曾問我『醫術能醫這破碎江山否?』」

管家一愣:「這小子才多大?還能問出這話?」

張機感嘆道:「是啊,我當初也被他問住了,未曾想到一個乞兒還能問出這樣的問題來。在師門之時,我也曾想過,醫術可醫人這自是毋庸置疑,但能否醫道?如今這道可還是祖師所說的道?若不是,那道可不就病了嗎?若是病了,那醫術為何不可醫?」

管家嘆息了一聲道:「唉,通玄,你還是太執着了。你我凡人,為何要操心這道呢?他病與不病與你何干?天道無情,萬物皆無芻狗,天道之下無貴賤之分。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命數,你難不成還能救所有人?你這與逆天何異?便是追星攬月的天仙也非這世間最強之人,在他之上還有金仙,還有大羅。縱是強如大羅,也不見得能逆天而行,你一重樓境操那份心做甚?」

張機閉眼道:「你所說我如何不知?你我醫者,還是要有些堅持的。」

管家見張機如此頑固,憤憤道:「醫不叩門,這是規矩!你還能強行救回該死鬼不成?!道讓那醫了嗎?!你這叫自作聰明!」

張機沒接話,沉默了一會道:「罷了,不說那些。添丁,我想收徒了。」

管家道:「可以,但你必須讓張家三兄弟與林婉兒也到藥房幫工。你對吳玄機和陸紫虛太過於偏愛了,他倆所學比之另外四人更多,這於他們不公。」

張機想了想,覺得管家說的有些道理,道:「好,我便讓他們在藥房幫工四月,你親自**,吳玄機與陸紫虛進山。」

管家點頭道:「好。我明日便與他們講。天色晚了,早些歇息吧。」說完,從張機房中退出,為張機關上房門。

張機看着管家的身影,搖了搖頭,脫下身上的黑衣。沒錯,今日救下吳玄機和陸紫虛的人就是張機。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管家將六人叫到一起,對吳玄機和陸紫虛說道:「今日之後,你倆便與家中僕役上山採藥。」

吳玄機答道:「諾。」

管家又對林婉兒和張家三兄弟道:「你們四人往後在藥房幫工。」

林婉兒和張家三兄弟齊聲道:「諾。」

管家道:「好了,各自去忙罷。」

六人相互道了聲別,各自忙去了。吳玄機帶着陸紫虛找到上山採藥的僕役。領隊之人姓錢,府中僕役都叫他錢叔。之前吳玄機和陸紫虛在藥房幫工,自然也會與採藥的僕役交集,畢竟藥材採回來是要炮製的。吳玄機自然是與這錢叔有些交集。

錢叔見到今日與他一起出門的不是張家三兄弟,便問吳玄機:「小玄機,今日你和小紫虛與我一塊出門?」

吳玄機微笑答道:「是啊,錢叔,日後我與紫虛就跟你混了。管家讓懷仁他們去藥房了。」

錢叔哈哈笑道:「啥叫跟我混。好了,準備出門吧。你這小胳膊小腿的,今日我們就不走遠了,等你習慣了再去遠些。」

吳玄機道謝:「謝錢叔關心。」

錢叔道:「好,咱們走吧。」

星沙郡位於洞湖之濱,武靈山脈脈之南。這武靈山脈高聳入雲有千丈之高,常年雲霧繚繞,天地靈氣充沛,山中靈草仙藥無數。這山中地勢險峻,多有峽谷深湖,其中毒蟲猛獸更是隨處可見。尋常人若是身在其中不得方向,極易被毒蟲猛獸攻擊,便是修行人也不敢輕易踏足其中深處。相傳,武靈山脈深處有千年毒蛟出沒,這毒蛟渡過天劫便可化龍而去。

但,這武靈山脈也不都是兇險之地,外圍的山也被些天地靈氣蘊養,故此這外圍也有許多凡品藥物,四季開花,可常年採收。

吳玄機等人中並無修行人,就是領隊的錢叔,也只是凡人武者。對付豺狼虎豹尚且有些吃力,自然是不會帶着眾人深入武靈山脈中。凡人武者深入武靈山脈中,那與送死無異。

來到武靈山脈中的某山山腳後,錢叔對身後的眾人喊到:「今日我們就采些玄參和鉤藤就回去。注意腳下,當心長蟲。」

身後眾人大聲回答道:「諾!」

錢叔對吳玄機和陸紫虛道:「你倆常年在藥房幫工,這玄參鉤藤長啥樣我就不說了。但是你等沒採過葯,我還是要與你們叮囑一番。」

吳玄機道:「錢叔您說。」陸紫虛也瞪着大眼睛看着錢叔。

錢叔道:「這鉤藤年份越長,藥效越好。採摘之時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