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本是道》[醫本是道] - 第7章 奢華佛門(2)

,肉包等一眾肉食買賣商鋪以低價買走,不肯出賣的便會被家奴毆打。」說完揭開自己捂着眼睛的手,說道:「你看看,我這便是被那何家惡仆給打的。」

吳玄機聞言,頓時火冒三丈,憤憤道:「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吃肉還損福報了,哪裡來的道理?」

掌柜一聽吳玄機這話,趕忙捂住吳玄機的嘴道:「小哥,莫要胡說,莫要胡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吳玄機一聽這掌柜的這般說,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心想:「怎的這般懦弱。」但是此時還是餓得緊,便對掌柜說道:「那給我四個菜包。多少錢?」

掌柜一聽,頓時喜上心頭,說道:「四個銅板。多謝惠顧!小哥下次再來啊!」

吳玄機不理掌柜,將兩個包子遞給陸紫虛,對陸紫虛說道:「真掃興,沒肉包子了。回頭讓婉兒姐姐給你做。走,給小翠姐姐買釵子去。」

陸紫虛點了點小腦袋,將一個包子放進懷裡,一隻手拿着包子邊走邊吃,一隻手拉着吳玄機。兩人就這麼逛起首飾鋪。

不知不覺間,兩人竟是來到了那富緣寺門前。

吳玄機見已是辦好小張所託,此時,不過未時時分,天色還早。吳玄機心想,「我倒要看看這富緣寺有何過人之處,竟讓這富貴人家如此信服。」想到這,對陸紫虛說道:「走進去看看。」陸紫虛點了點小腦袋,拉着吳玄機的大手走進富緣寺的山門。

只見這空門兩側掛着一副對聯,上聯:我佛慈悲度眾生,下聯:中原清凈極樂國。用金漆書寫而成,極為奢華。

走入寺院內,迎面而來的是護法殿,內中供奉哼哈二將,高約五尺,一身彩繪,很是漂亮。

再往內走,來到寺天王殿,內中供奉四大天王。東方持國天王,由白石雕琢,持琵琶,身如白玉;南方增長天王,由青石雕琢,持寶劍,身如綠母;西方廣目天王,由紅木雕琢,手纏繞一龍,如同火神;北方多聞天王,又綠石雕琢,右手持傘,左手持銀鼠,身如翡翠。四大天王高一丈,甚是高大。

最內間乃是大雄寶殿,只見這大雄寶殿正中坐着一個高十丈的金身如來,也不知是真由黃金澆築而成還是乃是泥胎漆金。整個大雄寶殿金碧輝煌,舉頭望穹頂,橫樑僅見三丈有餘,怕不是整個大殿就高約十五丈。

富緣寺中僧眾眾多,佛祖坐下供桌前擺滿了酒肉。來往香客衣着華貴者數不勝數,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吳玄機和陸紫虛乃是乞兒出身,哪裡進過這富麗堂皇的地界,一時間目瞪口呆。

此時身後傳來嗤笑之聲:「哪裡來的乞丐?你可知道這是何處?這富緣寺可是佛門凈地,可不是要飯的地方,早些滾出去。礙着本公子的眼睛了,我佛可不渡你這等腌臢之輩。」

吳玄機轉頭看向出聲之人。只見此人,面白無須,嘴唇薄白,油頭粉面,很是刻薄。再看此人眉宇間,眼窩深陷,盡顯疲態,不問可知乃是縱慾所致。此時身着一身黃色僧衣,左手持佛珠,右手搖摺扇,身後跟着幾個艷麗婢女。不問可知,定是哪家公子哥來這寺院攀附風雅,拜佛來了。

吳玄機不理他,心想,「這人嬌縱淫邪,已是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而不自知,跟要死的人計較個甚麼?」想着就拉着陸紫虛低頭往寺外走去。

經過這公子哥身邊時,突然,一隻握着摺扇的手將吳玄機攔下,「誒,且慢。」

吳玄機抬頭,見攔下他的人正是那公子哥。吳玄機道:「這佛門我等腌臢之物屬實是高攀不起,不知公子為何攔下我兄妹?」

那刻薄公子道:「剛剛我求佛祖賜我一段姻緣。未曾想到你小子就給我送上這段姻緣。佛祖誠不欺我。這小妮子今後就是我的了。」說完抓向陸紫虛。

陸紫虛見那公子向她抓來,趕忙躲到吳玄機身後。吳玄機今天心情可不大好,被刻薄公子這話惹怒,喝道:「滾!把你那爪子拿開!」說完將那刻薄公子手拍掉,將他推開。

這刻薄公子每日縱慾無度,早已被掏空了身子,哪裡經得起常年勞作的吳玄機這一推。一推之下,踉蹌倒地。

那刻薄公子大喊道:「乞丐打人了,乞丐打人了!來人啊!給我打!今兒個,這小妮子不在本少爺床上,本少爺不姓何!」全然不顧這是佛門清凈地界。

此時,幾個身穿家僕衣着的人提着僧棍打向吳玄機。吳玄機見狀,也不知哪來的力氣,抱着陸紫虛就往寺院門外跑去。打這身嬌體柔的公子哥吳玄機倒是不虛他,但這一幫手持棍棒的惡仆他哪裡是對手。「好漢不吃眼前虧,老子打不過,還跑不過你?當乞丐這麼些年,逃命的本事豈是白瞎的?」面對惡仆的棍棒,吳玄機左閃右避,避過棍棒帶着陸紫虛跑到寺院門前。

但是他哪裡會想到,這幫僧人居然關門。吳玄機很是憤怒,喝到:「那幫賊禿,什麼濟世救人?好不冠冕皇堂!這特么,有人要打殺老子,你們特么給老子關門?!」

門口的僧人口唱佛號:「阿彌陀佛,何公子讓小施主留下定有其道理。小施主莫怕。」

吳玄機聽到這,惡從口出,衝著關門僧人就喝罵道:「日你個仙人板板喲!道你家仙人板板的理!你們是僧人還是他何家家奴!」

但是大門已然關上,他這小胳膊小腿的,就是沒人阻攔,他想打開這寺院大門,怕不是也要費上好大的功夫。眼見身後惡仆馬上就要打來,此時突然一道身影從寺院牆上閃出,將吳玄機和陸紫虛救走。吳玄機剛要看清來人是誰,突然間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傍晚,吳玄機緩緩睜開雙眼,此時身邊除了還睡着的陸紫虛,再無他人。吳玄機定眼打量四周,四周很熟悉,不正是他們作為乞兒之時所寄身的破廟。

吳玄機暗道:「糟糕,這麼晚了,得趕快回去。管家說不定回來了。」想到這,趕忙拍醒陸紫虛,陸紫虛睜開迷離睡眼。吳玄機也不等陸紫虛定神,將陸紫虛背起,往太守府奔去。

來到太守府前。門房,還是老王頭和小張,老王頭道:「瘋到這麼晚才回來。大人剛剛回來了,臉色可不大好,你小心些。」

小張說道:「我托你的事辦了不曾?」

吳玄機從陸紫虛懷中摸出木釵,交給小張,道:「放心,肯定辦了。這可是小翠姐姐想要了好久的釵子,你給她送去,保准俘獲芳心。」

小張開心道:「成,此事若是成了。你的事就是哥哥的事,哥哥的錢就是你的錢。」

吳玄機:「……」

吳玄機又跟兩人寒暄了一陣,帶着陸紫虛回到太守府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