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本是道》[醫本是道] - 第7章 奢華佛門

第二日,吳玄機與往日一般,卯時便起床準備上工。

洗漱過後,來到廚房,只見廚房中只有幾個門房和陸紫虛在吃晨食,吳玄機在飯桌前坐下,拿了一個白饃,又打了碗黏米粥,就着鹹菜吃了起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吳玄機便吃飽了。但與往常不同的是,沒見着陸續來吃晨食的其他雜役丫鬟。吳玄機疑惑不已,問旁邊喝粥的門房:「老王頭,其他人呢?」

老王頭將口中的粥咽下,說道:「你睡迷糊了,廚房去採買肉食了。其他人去採買府中用度了,大人早些時候便去了衙門,今日就你我幾人在府中。」說到這,嘆了口氣道:「唉,哥幾個白饃少吃些,今兒沒廚子做飯,我等只得啃饃就些鹹菜了。」

吳玄機聽到這,一拍腦門,「昨日他們四個好像說了,今日不在府中。唉,昨日被這母子倆給攪和的,今日都睡懵了。」想到這,他又想起了昨日的男孩,「不知他好些了沒。」

吳玄機見陸紫虛已經吃飽了,沖陸紫虛道:「吃飽了,那我們就去藥房吧?」

陸紫虛點了點小腦袋,把小手伸向吳玄機。

吳玄機自然的拉起陸紫虛的小手,一同走向藥房。今天管家不在家,這藥房就隨意整理整理便算了,難得可以偷偷懶。

吳玄機和陸紫虛用了半個時辰將藥房整理好,便搬了張桌子到後院葯田旁的空地上。

這葯田中種了些星沙郡的道地藥材,也種了些蔥姜蒜之類的葯食兩用的食物。但如今還未到雨水時節,還未曾播種。

剛來到太守府時,田間還有些藥材,那時都是吳玄機跟管家打理葯田,陸紫虛則是跟在身後偷吃。對於這個偷吃的小賊,管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責怪,一個孩童能吃多少東西。說來也怪,這田間的補心腎的藥材陸紫虛從來不吃,專吃一些行氣之物。

吳玄機還跟往常一樣,做完農活和整理完藥房,便在桌上抄書。若不是昨夜被那母子倆耽擱了,第一本《本草》就抄完了。

第一本《本草》本就已經抄了大半,又抄了一個時辰,總算是抄完了。吳玄機將自己所抄又看了一遍,以防有抄錯的地方。

檢查完後,將自己所抄遞給陸紫虛,對陸紫虛說道:「先生說我們已將《內經》學完,可以學《本草》了。給你。」

陸紫虛接過吳玄機遞過來的《本草》,翻看了一遍,便拿起筆也抄了起來。

不知不覺,日上三竿,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

吳玄機也有些日子沒出太守府了,趁着今天沒人管,對陸紫虛說道:「紫虛,今日午食沒人做,我等出去吃如何?」

陸紫虛小女孩心性,喜歡熱鬧。扔下手裡的筆,伸出被墨染的烏黑的小手,口中含糊地說道:「薅……啊,薅……啊。」

吳玄機拉過陸紫虛的小手,剛邁開腳步。發覺不對,停下腳步,有些驚喜的問道:「紫虛你能說話了?!」

陸紫虛讀得懂唇語,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用手語說道:「聽得不甚清晰,只能說一些。」

吳玄機很興奮,以手語說道:「無妨,日後定會好的。」

陸紫虛點了點頭。吳玄機興奮地拉過陸紫虛的小手來到水池邊,為陸紫虛洗手。吳玄機對陸紫虛說道:「紫虛你能聽見了,這是好事,必須好好慶祝,走咱們買肉包子去。」

陸紫虛興奮點頭,肉包子在此時可是不多得的美食。一個肉包子可得兩個銅板呢,在太守府做工一月不過一錢銀子,兩個銅板可是大半天的工錢。

兩人拉手來到太守府門口。正在看守的門房是老王頭和昨晚的小張。

老王頭見到吳玄機兩人從後院出來,問道:「老虎不在家,猴子當霸王呀。管家不在,你等就這麼明目張胆的出府?」

吳玄機笑道:「我今兒高興不與你計較,要不要我幫你帶點啥?反正今日午食沒人做,我帶紫虛出去吃。」

老王頭笑道:「小夥子,年輕要存老婆本啊,錢可不是這麼個花法兒。你一月才多少工錢?」

吳玄機笑着說道:「那就不勞煩您老操心了,要不要幫你帶東西,小爺今日心情正爽,就不收你跑腿了。」

老王頭笑着說道:「免了,小張,你要讓這小子帶點啥不?」

小張靦腆說道:「你幫我買個木釵吧。多少錢,回頭我給你,樣式,你挑就成。」

吳玄機笑道:「喲,張哥這是看上哪家丫頭了。我得好好給你挑挑。」

小張臉有些紅了,「你莫管,儘管買便是。」

吳玄機調笑道:「那我可買了,姑娘若是不喜可不能賴我。貨物售出概不退貨。」

小張說道:「你買便是,不賴你。」說到這,看到吳玄機身邊的陸紫虛,眼珠一轉,說道:「算了,你不靠譜,幫我跟小紫虛說,讓小紫虛幫我挑。」

吳玄機笑罵道:「八字還沒一撇,瞧你這小氣勁。」罵歸罵,也是將小張所求告訴了陸紫虛。

陸紫虛聽聞好奇的看了看小張,然後用手語跟吳玄機說道:「他說的姑娘是小翠姐姐嗎?」

吳玄機笑了起來,對小張笑道:「張哥,原來是小翠姐姐呀?」

小張憋紅了臉說道:「你莫要胡說。不是,不是。」

吳玄機心領神會,說道:「知道了,知道了,走了。」說完拉着陸紫虛朝城東的包子鋪走去。

城東,這是有錢人家的地界,住的都是些商賈貴胄。此地東南角座落了一座寺院,名曰富緣寺。因黃亂是因道門而起,當朝皇帝不喜道門,崇佛門。又因佛門教義講究個眾生平等,不修今生,修來世,因而深得身處亂世的百姓民心,佛門在此時很是昌盛。因商賈富人多信佛門,因而這富緣寺香火很是鼎盛。進出富緣寺之人多穿金戴銀。

吳玄機來到包子鋪門前,對掌柜說道:「掌柜,來倆肉包。」

門內傳來回應之聲:「小哥沒有肉包,菜包可否?」

吳玄機疑惑道:「你這店鋪寫的佛跳牆肉包鋪,不賣肉包?」

此時掌柜從店內走出,捂着眼睛,苦笑說道:「小哥莫提這肉包鋪了,這整個城東怕是都沒有肉包賣。」

吳玄機疑惑道:「這是何故?」

掌柜指了指不遠處的富緣寺道:「還不是它鬧的。」

吳玄機問道:「為何這般說?」

掌柜說道:「那寺中和尚說,肉乃不潔之物,吃之有損福報。只能用來供給佛祖,讓佛祖超度了這肉中冤魂。你想那寺中的信眾都是何人?大多是富貴人家,人家可都是有家奴的,霸道的緊。那些富貴人家便讓家奴將城東的肉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