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本是道》[醫本是道] - 第6章 玄機夜診

三人回到太守府後,吳玄機與張懷義回去悶頭就睡,關於今晚所見之事閉口不談,管家添丁則是來到張機房中密談。

管家道:「通玄,這玄武為何會顯化我星沙郡?我郡在西南方,要說星宿顯化,也當是白虎或朱雀,他玄武顯化沒道理啊。」

張機道:「此事莫要再說,我早已離開師門。如今只是一方太守,上面不找我等,就當從未見過。明日一早你帶人將他們去過玄武祠堂的蹤跡消糜,莫要讓他人知曉。」

管家點頭應是:「諾。」

張機道:「好了,天色已晚,早些回去歇息吧。」管家聞言,告了聲晚安便退了出去。

張機見管家離開,自語道:「她究竟是何人?竟引來上清坐下靈獸。」邊想着邊搖頭上床。

第二天卯時,除張懷義外,五人都按時起床上工。

廚房中眾人吃着晨食,說著話。

吳玄機發現張懷義沒跟着倆兄弟一起起床,有些擔心地問道:「懷義還沒起?」

張懷仁說道:「昨晚他將我倆折騰了一夜,滿嘴夢話,又是鬼,又是大王八的,好生煩人。寅時這嘮貨才消停安生。」

張懷禮指了指自己烏黑的眼眶道:「你看我這眼睛。這貨睡覺還不安生,還在床上習武,我夢中被他打了一拳。嘶,疼煞我也!別碰,疼。」陸紫虛好奇得戳了戳張懷禮烏黑的眼眶。

林婉兒見倆兄弟着實被折騰得不輕,將一個熱雞蛋雞蛋給張懷禮,掩嘴笑道:「喏,拿去。敷敷便好了。」

張懷禮道謝,接過熱雞蛋在烏青的眼眶上來回滾動。

林婉兒好奇的問吳玄機道:「究竟發生了何事?給懷義嚇成這樣?」

吳玄機也不接話,顧左右而言他:「婉兒姐,這鹹菜挺好吃,你做的?這黏米粥若是加些肉沫子就更香了。」

除了埋頭大吃的陸紫虛外,其他三人是滿心的疑問。但見吳玄機不肯說,也無奈。張懷仁道:「不說罷了,明日我兄弟二人採買府中用度,上次你托我等帶糖葫蘆的事就別想要了。」

吳玄機這一聽就不樂意了:「唉,做人當言而有信。我可是給了你倆錢的。」

張懷仁道:「是,給了糖葫蘆的錢,跑腿呢?你不會想白使喚我們兄弟吧?」

吳玄機無奈:「真不夠兄弟,給給給。」說完摸出兩枚銅板丟給兄弟二人。

兩人見銅板朝他們丟來,眼冒星光爭搶,「我的!我的!」

張懷仁:「我是大哥,弟當讓兄,我的。」張懷禮:「你是哪個大哥,各憑實力。」兩人眼見就要爭吵起來。

林婉兒見狀,搶下兩個銅板:「給我坐好,像什麼樣子!一人一枚,莫搶!」

六人中,林婉兒年紀最大,也是最為照顧這些無有血緣的弟弟妹妹們,因此林婉兒說話最為管用,每當三兄弟爭吵之時,總是林婉兒從中調停。

兩兄弟聞言,乖乖接過林婉兒遞來的銅板,也不再爭執。

吳玄機這罪魁禍首在旁咧嘴笑着,陸紫虛就當沒看見埋頭苦吃。

林婉兒道:「府中肉食也快用盡了,明日我與張嫂要帶着府中僕役到城外採買,就剩下你跟紫虛了還有門房了,你莫要欺負紫虛。」

吳玄機對於林婉兒還是很尊崇的,應聲道:「哦。」

吳玄機對張懷禮道:「懷禮,一會去藥房,我給你拿些紅花,你搗碎了敷在患處,好快些。莫要生氣了,我在這給您賠罪了。」說完對着張懷禮抱拳拱手。

張懷禮哼唧道:「哼,這還差不多!」

這一陣嬉笑打鬧過後,最終三人還是沒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

張懷禮從藥房拿了紅花後便跟着其他採藥僕從上山採藥去了。

吳玄機來到書房,拿了《內經》還有一些文房出來。回到藥房後,收拾藥房。收拾完藥房後,吳玄機抬頭看天,見離下工還有些時間,便埋頭抄書。此時的書還需人手抄,買一本書可不便宜。

這已是吳玄機抄的第五本了,因張家三兄弟多在山間活動,抄書學習不甚方便,林婉兒在廚房也不便抄書,因此這抄書的活便落在了在藥房幫工的吳玄機和陸紫虛身上。陸紫虛年幼,書寫歪歪扭扭,除了她自己怕是沒人看得懂。無奈,只得陸紫虛抄自己的,吳玄機幫其他四人抄了。其他四人早些時日已拿到了吳玄機所抄《內經》,如今他是可抄可不抄。但吳玄機還是抄了,只因這本《內經》乃是張機之物。若是學習免不得要註解,在張機的書上註解,未免太過自私。因而他還是抄了一份給自己。

這一抄就是一天,不覺間天色已晚。

「抄了這些時日《內經》有何感悟?」

吳玄機抬頭,看到來人竟是張機。吳玄機躬身道:「先生,學生這些時日抄書雖有收穫,但仍不得學以致用。」

張機道:「去為我拿個上等人蔘,包將起來。」

吳玄機聞言道:「諾。」背過身去為張機挑選人蔘。

張機問道:「五行應人身何物?」

吳玄機繼續翻找人蔘,但是口中還是回道:「五行分陰陽,火在陽為小腸,火在陰為心;土在陰為脾,土在陽為胃;金在陰為肺,金在陽為大腸;水在陰為腎,水在陽為膀胱;木在陰為肝,木在陽為膽。」

張機問道:「五行為何味?何色?何情?」

吳玄機想也沒想,回道:「火苦、赤、喜,土甘、黃、思,金辛、白、憂,水咸、黑、恐,木酸、青、怒。」

張機再問:「五臟藏象為何?」

吳玄機道答:「肺與大腸相絡屬,其華在毛,其充在皮,開竅於鼻;脾與胃相絡屬,其華在唇四白,其充在肌,開竅於口;心與小腸相絡屬,其華在面,其充在血脈,開竅於舌;肝與膽相絡屬,其華在爪,其充在筋,開竅於目;腎與膀胱相絡屬,其華在發,其充在骨,開竅於耳和二陰。」

張機還問:「五行應四季為何?」

吳玄機道答:「春為木,夏為火,秋為金,冬為水,長夏為土。」

張機問:「長夏為何?」

吳玄機道答:「常以四時長四藏,各十八日寄治。長夏為每季末十八日。」

張機又隨意挑選《內經》中所載提問,吳玄機皆流利回答。吳玄機回答完了,也將張機要的人蔘找到了。用布包好,將人蔘放在張機面前的桌案之上。

張機欣慰道:「嗯記得不錯,早間我也問過張家兄弟和林婉兒。皆是磕絆,不似你這般。剛剛我也已考教陸紫虛,陸紫虛與你所答一致。」

吳玄機臉上流露出來自豪之色。

張機道:「不可自滿,你與他們四人不同,乃是在藥房幫工,與葯熟識,若是這些也記不下,便是榆木腦袋。」

吳玄機聽完收起來臉上流露出的神色,躬身道:「先生教訓的是,學生銘記心間,終身不敢忘。」

張機道:「昨日管家與我說了,你拿黃芪之事。想必管家的教訓你已牢記,但我還需啰嗦幾句。你心地純良,但有些心焦氣燥。切記但日後做事不可急功近利,當三思而行。」

吳玄機躬身應是道:「諾。」

張機沉吟了一會後說道:「你當記住,你做善事,就別妄圖他人記住你所行善舉。行善當發乎心,無人能逼你行善。行善若是斤斤計較,便落得下乘。」

吳玄機思索了一番張機所說後,對張機說道:「先生所說,學生記住了。」

張機說道:「這《內經》所載只是我醫家之根本,若是想治病,還需學其他經典,這《內經》不夠,你在藥房幫工,可學《本草》。」說完拿上人蔘轉身離去。

吳玄機起身相送。晚間,吳玄機來到書房。在書架上翻找,不一會便找到了《本草》,吳玄機拿起《本草》翻閱起來。

這《本草》相傳源於神農氏,經歷代醫家代代口耳相傳,經前朝醫家整理,最終成書。全書分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