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本是道》[醫本是道] - 第5章 玄武祠堂

白日里,眾人忙碌非常,不覺間已到了未時時分。如今是冬季,天氣寒冷,天黑的也快。未時時分便日頭西斜,申時落日,酉時已是明月高掛。只因今日是上元節,張機放開宵禁,此時富人家家家戶戶亮起來大紅燈籠,府中孩童在雪地中嬉戲打鬧。

貧窮人家用不起那燈油,張機便讓衙門和自己府上將自家的燈裝裱起來,掛於長桿之上,立於城中街道兩旁,燈籠之上附上燈謎,與讓窮苦人家一同過節。猜對燈謎者都可到張機府上領一碗羊肉湯圓,但事實上,來了張機府上的百姓都能吃到這羊肉湯圓。這湯圓是張機特意吩咐廚下做的,只因冬季窮苦人家常被凍的生凍瘡,這羊肉性溫,味甘,歸脾、腎二經,可昇陽氣,溫四肢,吃了羊肉湯圓可防凍瘡。

吳玄機六人都是孩子,自然也是貪玩的緊,眾人在城西走着,不覺間來到一座新落成的道觀。此時道觀正在做上元節的祈福法事,這上元節在道門中乃是天官下凡賜福之日。眾人在道觀外伸頭入內,一臉好奇地看着觀內做法事的一眾道士。只見那主持法會的經師正在念經:「志心皈命禮。玄都元陽,紫微宮中,部三十六曹,偕九千萬眾,考較大千世界之內,錄籍十方國土之中,福被萬靈,主眾生善惡之籍,恩覃三界,致諸仙升降之私,除無妄之災,解釋宿殃,脫生死之趣,救拔幽苦,群生是賴,蠢動咸康,大悲大願,大聖大慈,上元九炁賜福天官,曜靈元陽大帝紫微帝君,三宮九府應感天尊。」韻律節奏分明,中氣十足,常人若是一口氣念完怕是要背過氣去。

一個時辰後,法會結束,一眾道士收拾齋醮法器。一位白髮白須,身形有些佝僂的老道從觀內走出。只見此人頭戴蓮花冠,內穿白衫,外穿黑色道袍,背後綉着陰陽太極圖。

老道見到貓在門後偷看的六人。笑着對六人道:「要進便進,躲在門後鬼鬼祟祟的做甚?我等是道人不是吃人妖怪,進來玩耍,莫怕。」

五人聞言拉着陸紫虛從門後走出,走進道觀,好奇的打量着每一座宮殿。老道笑着對眾人道:「你等是哪家孩子,這般晚了,爹娘該擔心了,來拿些貢果去吃,早些回家去吧。」

除陸紫虛外,五人聞言,興高采烈的來到供桌前,向老道伸手討要貢果。主持見陸紫虛無動於衷,問道:「小女娃,不喜歡吃果子嗎?」

見陸紫虛無動於衷,吳玄機道:「道長,她聽不見。」吳玄機說完,用手語朝陸紫虛比划了幾下。陸紫虛會意,伸出小手,在老道面前晃了晃,表示自己也要。老道會意,笑了笑,也給了陸紫虛一個果子。

老道問:「你等是誰家娃娃?」

年長的林婉兒回道:「我等是太守府上的葯童雜役。」

老道有些驚訝的道:「哦?你等就是早間所傳,太守大人收留的六個乞兒?」

眾人連連點頭。

老道和藹地摸了摸陸紫虛的小腦袋,問道:「今日恰逢天官賜福,不如給上清天尊上柱香再走?有何心愿可說與天尊知道,說不得天尊明日就幫你等實現哩。」

一聽這番話,張家三兄弟道:「好。」老道點燃九柱清香交到他等手中,一人三柱。然後在一旁教導三人:「行三拜九叩之禮。」三人依言行禮,齊聲說道:「上清天尊在上,我兄弟三人蒙先生大恩,不曾報答,求天尊老爺賜先生長命百歲,官運亨通;星沙百姓,衣可蔽體,食可裹腹。」老道一聽他等這麼祈福禱告,笑着說道:「禱告當在心中默念,說出來便不靈了。」三人趕忙閉嘴,在心中忙又默念一遍。祈福完畢,站起身來。

老道看向其他三人,「你等呢。」陸紫虛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顯然是不想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殿中上清神像,眼睛中充滿了疑惑。

林婉兒道:「我也上柱香吧。」老道聞言,點燃三柱清香遞給林婉兒。林婉兒接過香,與張家三兄弟一樣,拜倒祈福。完畢後將香插在香案上的香爐中。

就在林婉兒起身之時,一陣寒風刮過,吹向香爐,卻將林婉兒所插清香吹斷。

老道見狀,心中大驚,忙道:「小女娃不可不敬神靈。」

林婉兒滿臉茫然,說道:「我不曾不敬神靈呀。」

老道聞言,便不再說話,心中琢磨起這事來。

吳玄機走到老道面前,沖老道伸手要香。老道見狀便不再琢磨剛才之事,為吳玄機點燃三柱清香,吳玄機沒有跪下去,只是拿着香朝上清天尊拜了三拜,看了天尊片刻,就將香插在香爐中。

老道說道:「你這小娃娃心中不誠啊,不拜天尊,天尊可不幫你。」

吳玄機道:「道長,我不曾許願。」

老道驚訝:「哦?這是為何?」

吳玄機道:「天道酬勤,許願若是有用,這國也不會破,家也不會亡。道長不知,我自小便住在破廟之中,其中供奉的是道家仙人。我也不知祈求了多少回,若是拜神有用,我也不必衣不蔽體那麼多年。我今日拜他,只因我敬他。若是上清天尊真的憐憫世人,為何天下會如此大亂?自己的路要自己走,不是天尊教我走。心存邪念,縱使是燒上九柱高香也不靈;心存善念善待世人,便是不拜,所求之事,天下百姓也會雙手奉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