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本是道》[醫本是道] - 第10章 紫虛開口

吳玄機自從與錢叔習武后,整個人變得壯碩了許多,也高了些許如今已身長五尺有餘,眉宇之間泛着英氣,眼神很是犀利。當吳玄機能在一柱香之內跑完十圈田埂之時,錢叔教給了吳玄機一套拳法。

錢叔對吳玄機道:「此拳名曰伏虎拳。所謂伏虎拳,拳如其名,大有伏虎之勢,乃是一門擒拿拳法。演練起來雙手如虎爪一般,將人拿住之後無法動彈。我來演練給你看,之後你跟着學。我只練三次,能學下多少,就看你悟性如何了。」

吳玄機點頭,認真觀看起來。

不多時,錢叔演練完第一遍。錢叔問道:「記下不曾?」

吳玄機想了想,道:「記下了些,再來。慢些演練,我跟着你學。」

錢叔道:「好,第二遍。你看好了。」說完又演練起來。

吳玄機跟着錢叔演練,照貓畫虎,倒是有些模樣。

錢叔問道:「記下不曾?」

吳玄機道:「記下了,錢叔你看我演練,有錯之處,請錢叔指正。」

錢叔有些驚訝:「好,你練給我看。」

吳玄機腦中回憶剛才的招式,演練起來。雖說動作並不標準,歪歪扭扭,但是也有些模樣。錢叔看了,心中暗自感嘆,「這腦子,吃啥長的,咋就這麼好用呢。」不過還是嘴上說道:「差得遠哩。」上手糾正起吳玄機的錯誤之處。

吳玄機謙遜受教,很快動作便糾正完了。吳玄機道:「錢叔,演練第三次吧。」

錢叔聞言,演練起來,吳玄機手上動作也不慢,跟着演練起來。兩人動作這次並無二致。

不過一日的功夫,吳玄機便將這伏虎拳照葫蘆畫瓢學了下來。接下來幾日,吳玄機熟悉伏虎拳。待伏虎拳熟悉之後,吳玄機便仗着自身乃是一名醫者,以自己對人身的了解,改變了一些拳路,使吳玄機所施展的伏虎拳可將制住之人周身骨頭拆散,分筋錯骨,很是凌冽。

錢叔見吳玄機所施展伏虎拳,暗自吃驚:「好生凌冽!這哪裡是甚麼勞子的伏虎,分明是餓虎噬人,還是不吐骨頭的那種!」

在吳玄機學會伏虎拳之後,張懷仁調笑道:「玄機,你這是伏虎拳還是捉貓拳?與我等施展起來,威勢相差甚遠。」

吳玄機臉色怪異地說道:「要不咱倆對練一番?」

錢叔也是一臉期待地在旁拱火道:「打起來,打起來!」

吳玄機:「……」

張懷仁道:「兄弟我學武比你早,讓你一招!」說完一抱拳,背負雙手,大有前輩讓着後輩的意思。

吳玄機也不客氣,展開架勢,直接朝着張懷仁撲去。雙手成虎爪撲向張懷仁雙肩。張懷仁腳步一退,閃過這一撲,吳玄機見撲了個空,順勢雙手撐地,雙腿成兔子蹬鷹之勢,一腳踢向張懷仁胸前。這一腳勢大力沉,張懷仁不敢小覷,背負的雙手抬到胸前,擋住了吳玄機這一踢。但這一腳之威還是讓張懷仁連退三步。

張懷仁大喝道:「好!」張懷仁也不再託大,抱起架勢與吳玄機對視。吳玄機剛剛這勢大力沉的一腳將張懷仁的雙臂踢的發麻。此時張懷仁不再託大,吳玄機比他想像之中還要厲害得多。

張懷仁先動了,大喝一聲「着!」也朝吳玄機雙肩撲去,想以自己比吳玄機更健碩的身體將吳玄機撲倒,吳玄機不急不慢,先是往左一側身,右手捉住張懷仁的右胳膊,手上一帶,張懷仁直接被帶了一個踉蹌,吳玄機左手成錐點向張懷仁右手的麻筋,張懷仁右手瞬間無力軟了下去。吳玄機帶着張懷仁的右手繞到張懷仁身後,抬起腳踩向張懷仁的右腿承山穴,張懷仁瞬間右側身軀被吳玄機制住。

此時在一旁看戲的錢叔大喝道:「好了,停!」

吳玄機收住還要攻向張懷仁右肩的左手,這一下子要是用力用實了,張懷仁右臂就要被吳玄機給卸下來了。吳玄機將半跪在地上的張懷仁拉起,對張懷仁一抱拳:「承讓!」

錢叔搖了搖頭說道:「懷人你懈怠了。」

張懷仁也沒生氣,對吳玄機道:「沒想到你這麼厲害了,佩服!」

吳玄機撓了撓頭道:「其實也不是,你未將武學與你所學醫術融會貫通,以我等對人身經、骨、筋的了解,只需打中穴道便能使敵再無反抗之力。以巧破力對我等來說並不困難。」

錢叔聽了吳玄機這番話後,暗自點頭:「此子根骨雖說很是一般,但他這道根很是非凡。以醫入道,此子日後定非凡人,通玄眼光還是那般毒辣。」

張懷仁三兄弟聽完吳玄機所說皆是眼前一亮,三人對吳玄機抱拳說道:「受教了!」

錢叔對三人這舉動也很是滿意。習武之人最忌焦躁,雖說不服輸乃是習武之人的天性,但只有謙遜之人才能有長足進步,一味爭強鬥狠乃是習武大忌。雖說學醫並未讓三人武學與醫術融會貫通,但學醫讓三人懂得了何為謙遜,也算是磨礪了三人的心性。

……

春去秋來,很快到了秋季,山中樹葉開始由綠變黃。

轉眼間,六人已帶着六人來到府上近一年了。就在十月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