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是我的拜師禮》[爺爺是我的拜師禮] - 第二章 崑崙觀 結仙堂

在他身後的陰鬱的樹林里,兩隻拳頭大的綠色巨眼正冷漠的盯着他。

楊明爺爺感覺渾身一片冰涼,一陣陣腥風鑽入他的口鼻之中。

他似乎明白了什麼,老人緩緩跪下,俯首在地。

一張獠牙參差的血紅大口猛然張開,輕輕一吸,楊明的爺爺就像一個肉丸子一樣直接被吞了下去。

「老傢伙挺筋道有嚼頭,這也算是小娃娃的拜師禮了!」

綠色巨眼漸漸隱去,林子里一片死寂。

不知過了多久,楊明醒了過來,一睜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張滿臉褶皺的老臉。

「小娃娃,你醒了?」這張老臉湊的很近,楊明能聞到一股股腥味。

楊明記得當時看到這老頭的時候,好像是一條巨大無比的黑蟒,而他就站在蟒口之下,甚至能感覺到一股股腥風。

此時聞到這股腥味,楊明嚇得直向後縮。

「小娃娃,叫什麼名字?咦,你往後縮什麼?」 老道渾濁的眼睛盯着楊明,手一伸就把楊明抓住:「以後我就是你的師父,你叫我劉師父就行了!」

「這,這,劉師父,我叫楊明!你,你能領我修仙嗎?」楊明想起了爺爺的話。

「楊明, 名字不錯!修仙修妖都行,跟着我沒錯!」老頭摸了摸下巴上幾根蒼黃的鬍鬚,嘿嘿一笑。

「畢竟我是收了拜師禮的嘛!」老道咕噥了一聲。

第二天太陽剛剛升起,劉師父就拉着楊明走出了觀門。

「咱這道觀叫獅蘭觀,山頂上還有一個崑崙觀,你既然是我徒弟,就要先到崑崙觀去學習學習!」

的確,獅蘭觀除了劉師父,還有一個種菜的啞巴大師兄和一個類似啞巴的二師兄,啥也學不了,難道學種菜?

一直到太陽快下山,兩人才爬到山頂,楊明累的氣喘吁吁,身上的傷痕更是疼痛。

反觀着劉師父,嘴裏面叼了一根狗尾草,哼哼唧唧的唱着小曲,好像一點也不感覺累。

山頂上可氣派熱鬧多了,漢白玉廣場上,數百名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弟子正在操練。

劉師父看了這些弟子一陣,搖搖頭從腰裡摸出一個綠色的圓丸,遞給楊明。

「小明啊,把這吃了,在這好好把基礎打好了,師傅領你去修仙喲!」

「劉老師父?」楊明眼前一閃,一個宮裝女子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女子看起來眉眼之間有一股嚴厲之色。

「姜仙子啊!」劉師父笑笑,「昨天又不知道誰把這小娃娃給扔到我道觀!」

「我這心善呀,你看,」他一把扯開楊明的背上衣服,「看這娃被打成啥了,多可憐!我就把他收留了!」

看到楊明背上的傷痕,姜仙子也皺起了眉頭。

「可我一個孤老頭子領着兩個啞巴 ,這娃娃又這麼小,想想還是把他送到你們崑崙觀。你們這裡人多,娃娃們也多,好管些!」

「咱們都在天子山,也有一份香火情,就讓這孩子留下吧!」姜仙子沉吟了一陣,開口道。

楊明仔細觀察四周,見這裡正氣堂堂,一派仙家福地的模樣,心中暗暗驚喜,這可比陰森詭異的獅蘭觀強多了,說不定在這裡還真能學到仙術。

楊明在這裡一呆三年,整天鍛煉身體學習道書,仙術倒是一個也沒有學到,聽姜仙子說,當時楊明來時測量過沒有仙根,不能修仙。

不過三年來楊明倒是鍛煉的身輕體壯,尤其是後來吃了劉師父給他的那個綠丸,出了一身黑汗之後,整個人更是神清氣爽,過目不忘!

不過三年來,他在這裡再沒有發現什麼大妖怪,偶爾發現那些小妖他也不再給別人說,當年楊民給他的那一頓打,印象太深了,現在就是看見了也不能說。

這一天,楊明和一隊弟子被派往山下採購,途經獅蘭觀,他便進去看了看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