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是我的拜師禮》[爺爺是我的拜師禮] - 第一章 挨打 入山

村道上,一個頭髮蓬亂,身材粗壯的男子,手裡拖拉着一個八九歲的孩童,身後跟了一群圍觀的村婦和孩童。

「龜孫子,我要找你爹娘好好理論理論!」男子惡狠狠的說道,粗糙的大手又加了一把勁,抓捏的這孩童呲牙咧嘴慘叫不停。

但是這名叫楊明的孩童並不屈服,眼裡放射着倔強的光芒!

「我就是看見妖怪進入阿嫂房裡了!」

「楊明小子,你倒說說妖怪是個啥呀?看看咱村裡有沒有這個妖怪!」

「你這一天信口胡說,就是個挨打的貨!」跟着圍觀的村婦嘰嘰喳喳的,一邊問一邊罵,眼裡都含着壓制不住的笑意。

「我就是看見了,那妖怪長着大鬍子,身上發青,從阿嫂的窗子口鑽進去的!」

「咯咯咯!」「哈哈哈哈哈」聽到楊明說的有鼻子有眼,村婦們頓時響起一片笑聲。

「你麻的,閉上你的狗嘴!」粗壯男子甩手一巴掌打在楊明的頭上!

圍觀眾人的笑聲在這漢子聽來格外刺耳。

這粗壯男子叫大丁,出了幾天門,剛回家就聽到楊明說大丁老婆的房子里鑽進了一個大鬍子男妖怪。

雖說大家都知道,楊明這兩個月來整天胡說八道,但都說童言無忌,大丁的心裏就有了陰影,這不免就問詢自己的老婆。

大丁老婆長得也算漂亮,也是個心思重的人,這幾天正因為楊明的這個鬼話生氣呢,大丁這一問立刻一場大吵,大丁老婆直接回娘家去了。

大丁一怒之下找到了楊明,抓着他要到楊明的父母面前問罪。

這種事情勸解的人沒有,看熱鬧的倒是一大堆。

「大嫂子,看看你家的楊明!」大丁氣沖沖的把楊明直接摜在了院子里。

「大丁,這是咋回事?」 楊母臉上有些怒氣,自己的孩子被人如此,心裏自然不舒服。

「還能咋回事?」屋子裡衝出來了一個十五六歲的黑粗少年,正是楊明的哥哥楊民,他一把抽出院子柴草中的一根棍子猛然對着趴在地上的楊明暴打起來。

「哥,……哥,別打了!」 楊明畏畏縮縮的躲避着。

一頓暴打之下,楊明的身上儘是傷痕,嘴角都淌出血來。

「把你家的楊明好好管管,再胡說八道,別怪我動手揍他!」見楊明挨了暴打,而楊民下手也是真狠,大丁這才罵罵咧咧的出門而去。

「大嬸子,你真要把你家的楊明好好管管,前兩天說我男人房子里有個女妖精,我男人就準備揍他!」

「是啊,他還說我閨女房子里有個怪物,這傳出去壞我閨女的名聲……」

大丁走了,這一群村婦七嘴八舌的開始,控斥楊明的罪行。

楊明的哥哥下手更狠, 楊明只感覺身上一陣陣劇疼,眼冒金星。

「我是真看見了,我說的都是真的,他們怎麼都不信呢?」 楊明趴在地上,渾身顫抖,倔強的淚水洇**地面。

「死小子還不住手,要把你弟打死嗎?」等人都散去,楊母一把推開楊民。

「哼,你就慣他吧,我出去都跟着丟人!將來誰家的姑娘能看上咱家!」 楊民嘟嘟囔囔的一邊說,一邊提起農具出了門。

夜晚,楊明跪在外面冰涼的院子里,此時他又餓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