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至尊》[妖孽至尊] - 第0004章 女無賴

家裡水管暴了,會修嗎?

聽到這個悅耳甚至帶着些許誘惑的聲音,陳六合又是虎軀一震,這特么的還是個嬌俏小娘們啊。

不過他總覺得這個聲音好像有點熟悉,似乎在哪裡聽到過,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掛了電話,陳六合趕緊屁顛顛的出了門,現在他和小妹都快揭不開鍋了,不多賺點外快怎麼活兒?

梨園小區是杭城的一座中檔小區,能在這裡買得起房子的,最起碼也得是小資。

剛走進這座小區,陳六合的心情就沒來由的舒暢了起來,他最喜歡跟有錢人打交道,殺豬完全沒壓力啊。

來到指定樓層,敲開防盜門,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個美艷動人的女人。

女人面容精美、五官端正,白皙的皮膚嬌嫩水亮,一雙杏桃般的美眸中若有秋水盪動,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像是兩把扇子一般動人心弦。

標準的瓜子臉、彎月眉,一頭酒紅色的波浪長發慵懶的盤在腦後,露出了光潔飽滿的額頭,修長的脖頸下,是波瀾壯闊的起伏,特別是在絲質睡裙的遮掩下,內里黑色文胸似乎都若隱若現,簡直讓人血脈噴張。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而且還是那種最容易誘人犯罪的類型。

可看到這個女人的臉蛋時,陳六合一點艷福不淺的想法都沒有,反倒瞪大了眼睛:怎麼是你?

女人斜睨了陳六合一眼,嘴角翹起一個嘲諷似的弧度,一副傲嬌語氣道:怎麼?看到我很吃驚嗎?為什麼不能是我?

陳六合苦笑了一聲,難怪他覺得電話中的聲音很熟悉,原來這娘們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個被碰瓷的倒霉女。

上下打量了這娘們一眼,陳六合說道: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錢就可以,春宵值錢時間寶貴,我們還是抓緊時間開搞吧。

聽到這亂七八糟的話,秦若涵的俏臉瞬間抹上了一層紅暈,她怒瞪着陳六合道:嘴巴能不能放乾淨點?

陳六合這才發現自己口誤,打了個哈哈笑道:誤會誤會,哈哈,美女,我這話雖然糙,但理不糙,你上十里八鄉打聽打聽,我陳六合不但服務周道,而且活好,事後保管讓你渾身舒暢,讚不絕口。

越說越離譜,氣得秦若涵滿臉紅嫩,她惱火的看着陳六合:滿嘴胡言亂語,再敢說一句放肆話,就立馬給我打哪來滾哪去。

陳六合訕訕一笑,掂着工具箱就向衛生間走去,心裏卻是暗笑,小娘皮,就憑你這點道行也想跟哥們劃道道?還嫩着呢,哥們分分鐘放倒你。

來到衛生間,一看裏面的情況,陳六合傻眼了,這特么哪裡只是水管暴了?簡直是特么的整個衛生間都被拆了好吧?

只見那水管起碼有三四處缺口,都在往外噴水,而且馬桶都被鈍器砸破了,洗臉池也是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水噴的到處都是,都快滿出客廳了。

更讓陳六合無語且又氣血上涌的是,在衛生間內,還掛着幾個衣架,衣架上全是女性的貼身私物,有蕾絲半透明的文胸與小褲褲,還有超薄的肉色與黑色連褲絲襪,被水浸濕的情況下更具別樣誘惑。

讓人忍不住聯想到美女房主穿上這些貼身衣物時的場景,令人口乾舌燥。

好吧,做為一個非常正常的男人,陳六合很不爭氣的有了反應

跟在陳六合身邊的秦若涵也注意到了陳六合的目光,她氣急的說道:眼睛往哪看呢?再瞎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掉!饒是她這種常年遊走在風月場合的女人也是有些羞惱,都怪她自己剛才太衝動,沒來得及把貼身衣物先收起來就先把衛生間給毀了。

我說大姐,你這種情況不應該找我吧?你應該去找裝修工才對啊。陳六合黑着腦門說道,都禍害成這樣了,讓他怎麼修?

怎麼?你不是號稱全方位家政小能手嗎?這點活兒你就吃不下了?秦若涵冷笑的說道:要是這樣的話,我可得提醒你,這誤工費得算你頭上?

陳六合眼睛一瞪:誤工費?小爺都還沒開工呢,有哪門子的誤工費?

秦若涵揚着下巴瞥了陳六合一眼:是你打着全方位家政小能手的牌子招搖撞騙,現在我找上你了,你又做不了,這衛生間我可正等着用呢,你說你這不是耽誤我的事嗎?難道不需要對我做出賠償?我還沒告你帶有欺騙性質呢。

我靠!陳六合罵了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