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至尊》[妖孽至尊] - 第0025章 八輩子高香加祖上積德

周雲康沒有任何掩飾的說道:沒辦法,在張永福的眼睛下,我只能隱藏自己,不然我絕不可能活到現在,即便我是他的女婿又如何?我只是為了自保!

陳六合有趣道:那麼你暗中與張永福的情人勾搭,也是故意傳遞給張永福的一種假象了?想讓他認定,就你這種滿腦子精蟲的人,不會有所作為,從而可以讓他對你更加放鬆戒備。

周雲康沒有否認,陳六合輕輕敲打着桌面,看着周雲康有些嘖嘖稱奇:看來一個鳳凰男並不能滿足你的慾望。

周雲康說道:張永福老了,老了就該把更多的機會讓給年輕人,老了還要貪戀權勢,那就是老狗老賊,我並沒有做錯什麼。

你膽子真的很肥,竟然敢把這些事情告訴我?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野心給捅出去?如果傳到了張永福的耳中,我很有興趣看看他會怎麼大義滅親。陳六合臉上的笑容充滿了戲虐。

沒辦法,我等了太久太久,沒等到任何機會,張永福這個老狐狸太小心謹慎了,根本就不信任任何人,直到你的出現,才讓我看到了翻身的希望,所以我只能賭。周雲康說道。

陳六合玩味笑道:把賭注壓在我的身上,顯然不是個明智的做法,你不覺得比起張永福來,你太不值一提了嗎?就算要合作,也是跟他合作,你微不足道。

周雲康沒有任何氣餒或慌張,他鎮定的說道:不可能的,因為你跟他一定會成為敵人,你不了解張永福,他心細如髮膽小如鼠,你讓他產生了威脅,他不會放過你。

頓了頓,周雲康道: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你把我賣給張永福討了一個人情,最後張永福也不會念着你的好,依然會想着怎麼弄死你!

我必須得承認,你這句危言聳聽的話用得很合適。陳六合淡淡說道:不過,有件事情我很好奇,我跟你合作,能幫你在黑龍會上位,但是你又能給我帶來什麼好處?

周雲康看着陳六合說道:很簡單,黑龍會可以把『金玉滿堂』的股份全部歸還,甚至還能幫助秦若涵再開第二家會所、第三家會所!

聽到這個理由,陳六合差點沒氣樂,他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着周雲康:周雲康,只要你不是蠢材,你就應該能看得出,你開出的籌碼似乎對我沒有半點實質性的利益?憑什麼我做牛做馬,秦若涵那蠢娘們得利?

聞言,周雲康的眉頭皺了皺,顯然沒想到陳六合會說出這樣的話,在他的理解中,陳六合跟秦若涵一定有着及其親密的關係,很有可能有是秦若涵的男人。

因為陳六合為了秦若涵,會不惜與黑龍會為敵,更不惜與張永福兵戎相接,他自認為陳六合為了秦若涵,可以付出一切。

但是很明顯,他想錯了,大錯特錯

陳六合戲虐道:周老大,我看你應該去找秦若涵合作才對,而不是我。

周雲康下意識的說道:不行,秦若涵根本就微不足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罷了,如果她不是和你綁在一條船上的話,她甚至可有可無!

頓了頓,周雲康深深凝視着陳六合,道:六哥,你說過一句話我始終記得,你說你幫助秦若涵是為了搏一個大富大貴,現在我能給你富貴,比秦若涵能給你的多出幾倍甚至十倍。

他深深吸了口氣道:只要你點頭,在事成之後,我可以讓秦若涵的一切都是你的,無論你是要她的人還是要她的財產,我都可以做到,甚至黑龍會的資源我們都可以共享!

陳六合吹了個口哨:金錢美人,你都給我許諾了,這的確有些誘人。頓了頓,陳六合打趣道:可我這個人把情義看得很重怎麼辦?要讓我去掠奪一個可憐女人,我還真沒你那麼狼心狗肺。

六哥,我始終記得一句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周雲康在極力說服陳六合:在這個世界上,我一直相信,沒有絕對的忠誠,只是看背叛的籌碼夠不夠罷了。

聽到這句話,陳六合笑了起來,笑了出聲,最後變成了嗤笑:這句話,我在七歲的時候就用來蠱惑過一個穿開襠褲的小子,你覺得這句話能夠蠱惑我嗎?

陳六合搖了搖頭:不夠,拿出你最有誠意的東西!

周雲康不知道的是,當年陳六合用這句話蠱惑的是一個軍區大佬的獨孫,那傢伙現在在京城太子黨內,都是個舉足輕重的紅三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