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至尊》[妖孽至尊] - 第0024章 人不可貌相

六哥,中午有時間?周雲康一進門,臉上就掛着恭謙的笑容,跟昨天之前的態度完全是天差地別。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陳六合翻了個沒好氣的白眼,擦去了嘴角掛着哈喇,大咧咧的問道:喲,這不是周老大嗎?什麼風把你吹到我這座小廟了?

不敢當不敢當,六哥不嫌棄的話,叫我一聲雲康或者小周都行,至於這周老大,以後可千萬不能再叫了,折煞小弟。周雲康連忙說道,連張永福對陳六合都評價頗高,再加上他又了解到了昨天在包間內所發生的事情,這如何敢讓他繼續在陳六合面前擺譜?眼前這傢伙,可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牛人啊。

看着周雲康的謙卑,陳六合不禁一陣失笑,斜睨了一眼,玩味道:周老大,你這是玩的哪一出?是張老大指使你的緩兵之計,還是張老大教唆你的拉攏之計?

周雲康坦然的面對陳六合,笑着說道:都不是,只是小弟最佩服的從來都是那些有真本事的人,這是小弟對六合單純的敬佩。

陳六合做出一個惡寒的表情,嗤笑道:好聽的話就別說了,你不去找秦若涵,跑到我這裡來幹什麼?

對於陳六合的不友好態度,周雲康一點也不在意,臉上的笑容依舊:這不是剛和秦總簽完合約嗎?怎麼說以後我跟六哥也算是同事了,來拜拜六哥的山頭實屬應當。

陳六合詫異的看了周雲康一眼,看得有些仔細,似乎是第一次認識他一樣,他敏銳的發現,周雲康這個人,他以前似乎有點看走眼了,這傢伙並不是一個表面上展示出來的草包。

陳六合嘴角浮現出一抹有趣的笑容,他打量着周雲康,等待下文,頓了頓,周雲康開口道:六哥,還沒吃午飯吧?不知道能不能賞個臉,讓小弟做個東?就當是小弟前天晚上對你的無理做出的陪罪。

陳六合笑意更濃,問道:吃飯?跟誰吃?張永福?

周雲康搖了搖頭:沒有張永福,就是我,還有你。

陳六合看了周雲康半響,最後才輕輕點了點頭,有人請客吃飯,以陳六合的尿性,自然是不吃白不吃,再說,他真的很想看看周雲康到底在玩什麼花樣,當真只是單純的吃飯那麼簡單?

沒有秦若涵,沒有張永福,就是陳六合跟周雲康兩個人,吃飯的地方是周雲康選的,在遠離市區的一個小農莊內,吃的是野味。

從始至終,周雲康都很熱情,兩人訂了個偌大的包間,沒等上菜,周雲康就借故離開了一會。

包間內只剩下陳六合一人,他嘴上叼着一根煙,眼中閃過思索神色,這個周雲康,今天很不一樣,完全沒了他印象中的心浮氣躁,彷彿變得略有城府起來。

不過,陳六合倒也沒有太過在意,不是他狂妄,更不是他自大,就憑周雲康這樣的角色,想跟他陳六合玩出什麼花樣,划下什麼道道,似乎道行還真的淺了太多太多。

砰!就在陳六合悠哉悠哉的時候,徒然,包間門被重重的撞了開來,緊接着,就看見七八個手持砍刀的壯漢一窩蜂的衝進。

砍死他!這些凶神惡煞的刀手沒有任何屁話,更沒有詢問陳六合是誰,直接就舉着砍刀沖陳六合砍來。

陳六合所表現出來的冷靜足以令人髮指,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陣仗,他竟然表現得不慌不忙穩如泰山,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太大變換。

僅僅是濃密的雙眉輕輕挑了一下而已。

腦袋輕輕側偏,一把鋒利的砍刀擦着陳六合的臉頰划過,他手腕探出,捏住對方的小臂,用力一扭,只聽咔嚓一聲輕響,對方吃痛慘嚎,手臂被陳六合直接捏斷。

手掌一翻,接過掉落空中的砍刀,陳六合轉身就是凌厲一揮。

噹的一聲脆響刺人耳膜,只見一人手中的砍刀被陳六合直接震飛了出去,就連他的虎口,都被那無與倫比的勁道給震得血流不止。

陳六合翻出了一朵刀花,用刀背剁在了對方的脖子上,對方脖頸處整塊肉都凹陷了進去,猩紅的鮮血快速湧出。

這還僅僅是用刀背,如果是用刀刃,可想而知,對方的腦袋都會被陳六合整個砍飛。

陳六合一出手,就震撼全場,即兇猛又狠辣,足足七八個刀手,在不到十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