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至尊》[妖孽至尊] - 第0020章 作死!

兩個陪酒妹萬念俱灰的痛哭着,掙扎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眾人,可此時此刻,沒有一個人會為她們出頭,所有人都把腦袋深深垂着,只想用這兩個女孩的身體,能讓那三個亡命徒消火,他們或許還能有活命的希望。

當那兩個女孩的凄涼目光掃到陳六合的身上時,陳六合彷彿能聽到她們內心深處瘋狂的呼救與祈求,他微微嘆了一聲,慢悠悠的站起了身。

三位老大,我提個建議,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如何?陳六合淡淡的掃視着三人:你們逼也裝了,人也打了,氣也差不多該消了,再鬧下去,也不是那麼個事,沒必要真做些喪心病狂的事情。

他雖然對這些保安與陪酒妹充滿了不屑與輕蔑,但讓他們受個教訓就可以了,沒必要真讓他們受到摧殘,怎麼說他也是這個會所的副總,就算不為這些人着想,也得為秦若涵那個可憐的娘們想想,好歹還拿着別人一份薪水呢。

看到陳六合這個出頭鳥,三個漢子皆是錯愕了一下,但旋即,刀疤男就兇狠的拿槍指着陳六合:小子,你他嗎是不是給臉不要臉?想現在就去死?

陳六合眼睛微微一眯:我只是在給你們一個忠告,你們現在離開,我保證,今晚的事情就當做沒有發生,走出這個包間,誰也不會多提半個字,你們依然會很安全。

給我們忠告?疤臉男氣笑了起來,旋即神情更凶:我看你是瘋了吧?信不信老子現在就一槍崩了你?

陳六合搖了搖頭,對那把手槍視若無睹:槍在你手中,別人怕的是槍不是你,但很不巧,我連槍都不怕,所以你和槍,我都不怕。

不等刀疤男說什麼,三人中的老大就盯着陳六合道:兄弟,我沒猜錯,你不是普通人。此刻,他心中有些沒底,因為陳六合剛才有一瞬間的眼神,竟讓他心底發寒,這個貌不其揚的傢伙體內,絕對藏着一頭猛獸。

聽我一句勸,趕緊滾蛋,我既然出頭了,這裡的人你就一個也動不了。陳六合一改往前的懦弱姿態,懶散中透露着無比強勢,看得那些保安與陪酒妹都傻眼了,這還是剛才那個點頭哈腰的傢伙嗎?

有幾個人這時候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陳六合與黃百萬強闖會所的事情,他們的臉色頓時變得欣喜若狂起來,眼中冒出了強烈的求生希望。

他們怎麼這把這茬給忘了?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副總,也是一個狠人啊!

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用眼神制止了身旁忍不住要發飆的兩個弟兄,他死死看着陳六合:兄弟,今晚的事情都玩開了,沒理由因為你幾句話就讓我們偃旗息鼓,哥幾個也不是嚇大的。不如你也聽我一句勸,老老實實蹲着,讓哥幾個開心了,我保證不對你動手,讓你安然離開。

陳六合不為所動的搖搖頭: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個道理你們應該能懂。陳六合指了指那兩名花容失色的陪酒妹道:他們既然是這裡的員工,我就得保他們,至少在這會所里他們能夠安然無事。

那名老大此刻也狠狠沉下了臉色,眼中有着凶光:我們手中有槍,你憑什麼保她們?說著話,他也從後腰間掏出一把槍,二話不說照着一名最近的保安就是一槍。

登時,殺豬般的嚎叫在包間內響起,那名保安大腿被鮮血染紅。

這就是你狂妄的下場,我這把手槍里還有八顆子彈,你再不老老實實蹲下去,我就先打空這八槍,至於會死多少人,你自己看着辦。三人中的老大獰聲道。

包間內頓時陷入一片極度的恐慌與騷亂,所有人的心請都無比的複雜,對陳六合怨恨?或許有,生怕會因為他的衝動而讓這三個亡命徒失去理智開始屠殺。

但又不希望陳六合被嚇住,最好陳六合能跟這三個亡命徒拼個你死我活,只有那樣,他們或許才能趁亂逃命。

陳六合眼神冰冷,他默然的搖了搖頭:錯誤的選擇,現在你們就是想走,也不可能了!

裝你麻痹,老子一槍崩死你!疤臉男最先忍不住,指着陳六合就扣動了扳機。

也就在於此同時,陳六合仿若未卜先知般的猛然貓腰,巧妙的躲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