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至尊》[妖孽至尊] - 第0015章 你玩得起嗎

秦若涵對張永福可謂是恨之入骨,見面的那一刻就滿心的怨毒與仇視,把她逼得家破人亡了的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魂淡王八蛋!

說完話,張永福就擺擺手,周雲康乖乖退了下去,包間內就剩下他們三個人,還有分散在角落四處的五六名保鏢。

陳六合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餐桌旁是一個落地窗,能看到外面的繁花似錦,陳六合隨意的眺望了一眼,嘴角就露出一抹玩味的弧度,也不知道發現了什麼,或是在想些什麼。

陳小兄弟,你不是本地的吧?以前沒聽過你這麼一號人啊。張永福直接把話題扯到了陳六合的身上,第一句話就充滿了試探。

呵呵,張老大慧眼如炬,我的確剛來杭城不久。陳六合隨口說道。

張永福點點頭:以前當過兵?

當過幾年。陳六合笑着回答,不緊不慢,看似沒心沒肺,卻給人一種底氣十足的神秘感。

難怪了,陳老弟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張永福笑了一聲:都說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陳老弟敢把手伸到我們黑龍會的事情上來,看來是很有底氣了?

陳六合笑道:底氣不敢說,只不過希望張老大能夠得饒人處且饒人,秦總現在已經很慘了,張老大何不網開一面呢?畢竟大家都是求財,沒必要趕盡殺絕。

張永福淡淡道:既然是談判,那你們的談判籌碼呢?不會真的只是恐嚇周雲康的那點證據吧?我那不成器的女婿的確是風流成性,並且色膽包天,你們這步棋走的很對,掐住了他的命門,但你們料錯了一點,那就是他在黑龍會的話語權。

頓了頓,張永福說道:其實他所做的那些破事,我並不是不知道,我甚至知道他連老子的女人都敢碰,但你們知道我為什麼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

張永福看着兩人:因為周雲康這個人膽小如鼠毫無野心,這樣的男人更適合當我的女婿,起碼他不敢想着怎麼弄死我,篡我的位。

陳六合嗤笑道:所以你就可以跟他玩同一個女人了?然後這個跟你玩同一個女人的男人,還玩着你的女兒?

小子,我看你他嗎的是不要命了!站在張永福身後的魁梧漢子一聲怒喝,迅速從腰間拔出手槍指着陳六合,滿臉的兇惡的模樣似乎隨時可能開槍。

秦若涵神色一顫,而陳六合還是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摸出兜里的煙點燃了一顆,甚至看都沒去看那名槍手一眼。

光是這份鎮定,就讓的張永福心中駭然,他眯眼打量着陳六合,半響後,他才伸手壓下

身後保鏢抬槍的手臂。

女人嘛,無足輕重。張永福說道。陳六合笑了,笑得滿是嘲諷。

張永福道: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怕死?

陳六合說道:我當然怕死,只不過一把破槍就想要我的命也沒那麼簡單。頓了頓,他譏諷道:倒是你,張老大,你很怕死的樣子,連吃個飯都要帶這麼多小弟,而且人手一把槍,是不是缺德事做多了?

張永福笑了一聲:小心駛得萬年船。

陳六合意味深長的說道:那你更得小心,別讓船撞到石僬,不然沉得更快。

我手下人多槍多,能為我掃平一切障礙。張永福冷笑道。

不等陳六合說話,張永福就盯着陳六合說道:陳老弟,我看的出來你是個人才,不如跟着我干怎麼樣?我一向都是愛惜人才,只要你跟我,我可以給你『金玉滿堂』百分之十的乾股,這不比你幫秦總打工強嗎?

你應該能看的出來,我很有誠意。張永福說著,秦若涵瞬間緊張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陳六合的反應,一雙嬌嫩的手掌都緊緊扣在一起,生怕陳六合會見財起意。

陳六合吐出一個眼圈,笑問:如果我不答應呢?

呵呵,那就別怪老哥不留情面了,你不是救世主,你救不了誰。張永福道:對於人才,如果我得不到,我也不希望他會和我做對,如果硬要如此,我不介意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今天果然是鴻門宴啊。陳六合輕輕一笑:我很好奇,你們真的敢在這裡開槍嗎?

你大可以試試。隨着張永福的話落,屋內的六名漢子全都掏出了手槍,指着陳六合,張永福穩坐釣魚台:這裡的槍聲會變成鞭炮聲,你們兩具屍體也會被沉到湖底去餵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