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 - 第9章 馬車內的溫情時刻

狹小的巷子里,頓時安靜,針落可聞。

蕭景御看着地上的男子,吩咐冷鋒:「將他直接送到鎮北關。」

冷鋒躬身應是,讓隨行的侍衛將其捆綁,立馬上路前往鎮北關。

蕭景御看向沈傾染。

「姑娘沒有馬車,不如本王送姑娘回去。」

沈傾染想起自己的車夫已經不知蹤影,便沒有推脫,她剛剛着實累了,只想快些回府休息。

原主的身體太嬌弱,還沒有打兩下就氣喘吁吁,她得好好調理一番才是。

「那便有勞御親王。」沈傾染行禮道謝。

蕭景御吩咐冷鋒將讓人將馬車駕進巷子,莫約一盞茶的功夫,一輛豪華的楠木大馬車出現在狹小的巷子里,顯得格格不入。

蕭景御率先上了馬車,沈傾染有些猶豫,從前從未與男子這般近距離接觸,有些不適應。

芍藥剛才看着沈傾染和敵人打鬥,知道她累壞了,上前扶着沈傾染,沈傾染還沒來得及做思想鬥爭,就被芍藥扶上了馬車。

而芍藥,和冷鋒坐在馬車外面。

寬敞的馬車內,還放置了一張矮桌,上面放着茶壺,蕭景御正煮着茶,茶香四溢。

蕭景御倒了一杯茶,推至沈傾染面前。

沈傾染輕輕拿起,聞了聞茶香,送入口中,味道甘甜,如雨後春露。

「好茶。」

從前沈傾染沒有研究過茶道,並不知道這茶好不好,隨口說了一句好茶,略顯滑稽。

蕭景御抿着唇,並未取笑她。

馬車緩慢地行駛着,兩人沒有再說話。馬車搖搖晃晃,晃得沈傾染有些犯困,她索性閉上眼睛靠在車壁上。

稍過片刻,沈傾染睡著了,腦袋時不時歪向兩邊,又自己調整回原來的姿勢。

蕭景御盯着沈傾染瞧,嘴角勾起一抹笑。

不忍看沈傾染舞動的腦袋,蕭景御輕柔的將沈傾染挪到自己身邊,將她的頭輕輕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沈傾染嚶嚀一聲,繼續睡熟過去。

馬車行走了半個時辰,終於來到安勇侯府。

芍藥跳下馬車,等待沈傾染,許久還未見車門打開,有些疑惑。

「小姐,到府上了。」芍藥出聲詢問。

沈傾染還沉浸在自己的睡夢中,蕭景御怕她睡多了晚上睡不着,便將她搖醒。

「別動……再睡會兒。」沈傾染不依。

「沈姑娘已睡半個時辰,該起了。」

驟然聽到男人的聲音,沈傾染已被驚醒,看到眼前的蕭景御才想起自己是在馬車上,她很久沒有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實在是貪覺了些。

看着自己是從蕭景御的肩膀上醒來,沈傾染暗罵自己一聲,真是見了帥哥就忘了安全隱患,實在該打!

於是,沈傾染尷尬的笑了笑,「抱歉,御親王,弄髒您的衣服了。」

「無礙。」

蕭景御擺擺手不在意,因為沈傾染不會知道是他將她的頭靠在自己肩上的。

沈傾染羞紅了臉,立即下了馬車。

芍藥看着沈傾染泛紅的臉頰,忍不住問道:「小姐,您怎麼臉紅了?是不是馬車內太熱了。」

沈傾染沒接話,而車內的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