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 - 第8章 再遇

馬車行走在街道上。

沈傾染抬手將車簾微微掀開,看着來往的行人。

道路兩邊聚集了不少商販,有吹糖人的老爺爺,有賣餛飩的老奶奶,還有賣木簪的大爺,旁邊站着他的妻子,大爺拿起手上剛雕刻好的木簪戴在大娘頭上,大娘嬌羞的低下了頭,兩人看着恩愛無比。

看到老百姓掛在臉上的笑容,沈傾染想,這裡的百姓應該很幸福吧。

馬車兩側傳來百姓交談的聲音。

「哎,老李頭,今天出來得晚了喲,該不是被地痞流氓纏上了吧。」

「瞎說什麼呢,我那媳婦兒今日不舒服才來得晚了些。」

老李頭繼續說道:「你聽說了嗎?最近呀,有北安人混進京城了。」

另一個老頭環顧四周,謹慎的道:「這你都知道?」

「害~我也是聽說的,北安一直被御親王打壓,想來對東緒人是不安好心的,可得注意了。」老李頭壓低了聲音,生怕別人聽見,造成惶恐。

「有咱們御親王這位戰神在,不用擔心,若那北安人敢挑事,王爺定然將他們打出去!」

「那倒也是,嘿嘿。」

沈傾染聽着百姓的話,有些好奇這位御親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那麼得百姓愛戴。

放下車簾,沈傾染端坐着,馬車繼續行走。

忽然,車外一陣騷動,打鬥聲傳入車內,伴隨着刀劍碰撞的聲音。

芍藥趕緊穩住沈傾染,將沈傾染護在身後。

「小姐,您還好嗎?」

車外的打鬥讓馬兒十分躁動,開始橫衝直撞,沈傾染被甩在了車壁,疼得她咧起嘴來。

而另一輛馬車上,沈傾城的情況也並沒有多好。

沈傾城額頭撞在了桌角,鮮血直流,嚇壞了春熙。她知道自己受了傷,但雙手不敢放開,害怕再次被甩開。

「春熙,這不是母親安排的吧?」沈傾城忍不住問道。

「小姐,不是的,夫人安排的是回府的路上動手。」春熙還想再說什麼,只見一陣嘶吼聲,馬兒飛快的跑着。

由於馬兒的速度過快,沈傾城的馬車已控制不住側翻,兩人被甩出馬車外。

當下也沒有再去白玉堂的心思,沈傾城吩咐春熙雇了輛馬車回府。

「小姐,二小姐的馬車不見了。」春熙看了眼四周,沒有發現沈傾染的蹤跡。

沈傾城額頭傳來一陣刺痛,心情暴躁,「不見了也好,最好死在外面,別回來了!」

春熙扶着沈傾城上了雇來的馬車,主僕倆打道回府。

而此時,沈傾染被馬兒拉離了人海,到了一個死胡同,馬兒跑累了,便停下歇息,車夫已經不見了蹤影。

若再不停下,沈傾染估計要吐了,這古代的馬車,實在顛簸得厲害!

芍藥下車,伸手打算扶沈傾染,沈傾染卻避開,直接跳了下來。

「小姐,車夫不在,奴婢也不會駕馬,咱們怎麼回去?」芍藥蹙眉。

「先走到正街吧。」

「是,小姐。」

兩人棄了馬車,拐彎出了第一個衚衕口,寂靜的巷子內,空無一人。

芍藥跟在沈傾染身後,莫名有些緊張。在經過下一個拐角時,突然,迎面走來兩名男子,男子腰間佩劍,眼神有些許凌厲。

在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