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 - 第7章 渣妹歹心再起

安然過了幾日,沈傾染的傷已養好。

每日除了看書還是看書,芍藥都以為自家小姐成了書獃子。沈傾染從前沒有任務時,就喜歡一個人呆在家裡看看書。

養傷期間,陳氏也派了人將她原本屋內的擺件送回,陳嬤嬤送來時,眼神看得芍藥渾身發麻,而沈傾染則毫不在意,陳嬤嬤只能帶着氣離開。

沈傾染近期看了許多書籍,前幾日又在箱籠里翻出了一本破舊的書,書面隱約可見四個大字「內功心法」,起初並不在意,她一個現代人怎麼能學得了這內功,隨手便將書本擱於桌上,每次在榻上躺着時就翻一翻。

而她越看越覺得有一股力量在引導她,於是她便在夜晚開始練習這內功,才短短几日,她就掌控了三分。

沈傾染前世孤身一人,深知沒有技能傍身,是很難生存的,再者她職業特殊,就必須保證自己有自保的能力。

在這侯府,牛鬼蛇神眾多,不僅要保護自己,還要保護好楊嬤嬤和芍藥。這是沈傾染來到異世,唯一真心對待她的人,她定要護她們周全。

老侯爺留下許多書籍,從前原主不曾翻看,沈傾染倒是撿了個便宜,每一本書對她來說都用處很大。

「小姐!」芍藥匆忙的從屋外走進來。

「小姐,奴婢看到三小姐往這邊來,會不會是三小姐發現您戲弄了她,過來找您算賬啊。」

芍藥緊張得來回踱步,雙手緊握着。沈傾城外表看似溫柔大度,實際上經常打罵折磨院內的丫鬟小廝,還有的人被打死了。芍藥想起在其他小丫鬟嘴裏聽到的這些話,就很擔憂沈傾染。

沈傾染在侯府無權無勢,要是沈傾城想對付她,就像捏死一隻螞蟻般容易。

芍藥看着自家小姐依舊低着頭看書,無動於衷的樣子,氣壞了,「小姐,您就不擔心嗎,三小姐她有夫人幫着,要是對付您,您可怎麼辦啊。」

聞言沈傾染抬起頭,微笑一語,「不用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復又低下頭繼續看書。

沈傾城走到門口時,抬眼望向屋內,看到的便是一幅美人圖。女子斜靠在榻上,身着鵝黃色繡花紗裙,只是裙子已被洗得發白,卻絲毫不影響她的氣質。女子墨發如瀑,只用一根同色系髮帶束起一半的墨發垂於身後,彎彎的睫毛撲扇着,像極了孔雀的羽毛,靜默的看着書,讓人不忍上前打擾。

沈傾城被眼前這幅景象刺痛了雙眼,沈傾染越發的出眾了,這讓她心生嫉妒,忍不住想上去抓花沈傾染的臉。

這賤人,從前不曾打扮自己,如今知曉聖上賜婚了,就開始打扮自己了!聖上還未說明是誰,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展露自己,還真是沒娘教的賤人!

「二姐姐~」沈傾城忍不住出聲。

沈傾染掀起眼帘看向來人,心想這人臉皮是真厚,前幾日都鬧僵了今日還當沒事兒人一樣,無奈放下手中的書,柔聲說道:「是三妹妹來啦,快坐吧。」

沈傾城在榻邊坐下,側目看向沈傾染。

「二姐姐在看什麼書?」沈傾城笑得一臉溫柔,內心卻很不屑,母親從未為這個賤人請過夫子,裝看什麼書。

沈傾染看着沈傾城的樣子,一時猜不准她有什麼目的。

「也沒什麼,就是祖父留下的書。」

沈傾城聽了這話,拿起手帕掩唇輕笑,她一個受過夫子教導的人都看不明白的書,沈傾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