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 - 第2章 初遇

深夜,僻靜的柴房內,寂靜無聲。

男子打量沈傾染的同時,沈傾染也在打量着眼前的男子。面具遮掩下,只露出一雙迥然有神的眼睛,雖身上受了傷,卻遮掩不住周身的貴氣,可見身份非凡。

沈傾染上前查看男子的傷勢,傷在左肩,需要縫合。轉過身,在男子看不到的地方,沈傾染從醫療系統里拿出工具,為男子處理傷口並進行縫合。

男子看着沈傾染,略微有些疑惑,卻沒有好奇詢問。

看着忍痛為他包紮傷口的女子,從未與女子接觸過的他,心下一片溫暖,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感覺。只覺得眼前的女子讓他很是舒心,與夢中那名始終看不清臉的女子般。

沈傾染包紮完,抬眼看到男子還在打量她,沈傾染沒有避開,而是直視男子。

男子尷尬,輕咳了聲,開口道:「多謝姑娘。」

隨即別開眼,耳根微微泛紅。而沈傾染,則被男子低沉的嗓音吸引,這讓聲控的她忍不住想找男子多聊幾句。

沈傾染確實這麼做了,「公子為何會出現在此,此處乃官員宅邸,莫非公子是採花賊?」

男子聞言,微微蹙起眉頭,「姑娘誤會,在下被人襲擊,就近躲進此處,暫時避開敵人,稍後便會離開。」

「公子是被人襲擊,還是去襲擊別人,那可不好說…」沈傾染打量着男子的穿着,嘴角掛着笑,眼睛彎彎像月牙般美麗動人。

男子看着沈傾染的笑容,微微愣住,夢裡的女子忽然與眼前的女子重合,讓他想要抓住。

沈傾染看着男子的變化,莫名有些緊張,隨後站起身,便離開了柴房。

「主子,屬下來遲,還請主子責罰!」冷鋒跪地請罪的聲音讓男子思緒回籠。

男子吩咐道:「去查,這件事是何人所為。還有…這是誰的府邸,今晚有沒有人被關進這間柴房。」

「是。」冷鋒雙手抱拳,滿臉疑惑,主子要查這府邸幹什麼。

——

沈傾染跟隨原主的記憶,一路摸着黑走到原主的渲染閣。

走至院門,一眼望去,院落不大,收拾得倒是齊整。

屋內微弱的燭光在燃燒着,兩道影子隨着燭光搖曳,映在門上,是芍藥和楊嬤嬤。

「嬤嬤,怎麼辦,小姐她…要不要告訴侯爺?」芍藥雙手交握着,由於太過擔憂沈傾染,用力過度,雙手掐得紫紅還渾然不知。

楊嬤嬤心力交瘁,她也沒有什麼法子救人。

「哎,侯爺不會聽我們的,這麼些年,侯爺有管過小姐嗎?若是惹怒了陳氏,只怕小姐還有苦頭吃。」

「可是…小姐被杖責,又關進柴房,小姐的身子怕是吃不消的。」說著,芍藥又忍不住流下淚來。

楊嬤嬤看着芍藥的樣子,再也忍不住,也跟着流下了眼淚。

沈傾染在門外站了許久,聽着兩人的話,心底湧起一陣暖意,至少,這兩個僕人對原主是不離不棄的。

「咯吱~」沈傾染推門而入。

楊嬤嬤和芍藥看到來人,止住了哭聲。

芍藥連忙上前,滿臉擔憂的問道:「小姐,您怎麼樣?夫人她太狠毒了!奴婢想去看您,可是被那守着的婆子驅趕。」

楊嬤嬤呵斥道:「瞎說些什麼,若被人聽了去,受苦的還是小姐!」

芍藥立馬噤聲,楊嬤嬤扶着沈傾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