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要命!穿成冷麵王爺的夢中情人] - 第10章 侯府老夫人

「母親!為什麼又沒有收拾那個賤人!」

沈傾城看着自己額頭的傷,將錯又歸到沈傾染的頭上。

陳氏此刻心情也並不是很好,想到剛才她被沈傾染那個小賤人給威脅了!想想就來氣!

沒有得到陳氏的回應,沈傾城又喚了聲,「母親!」

陳氏這才回過神來,柔聲安撫着自己的寶貝女兒,「這小賤人,今日長本事了,竟敢威脅我,等你父親回來,有她好看的。」

沈傾城不太相信陳氏的話,這幾次頻頻吃虧,像中了邪般。

「母親,您有沒有覺得,那小賤人,像變了個人?」沈傾城忍不住問道。

「哦~此話怎講?」

沈傾城給自己倒了杯茶,緩緩開口,「自上次我落水我就覺得邪門,按照以往,她怎麼會察覺到我想推她落水?還安全避開了?」

陳氏思索。

沈傾城又道:「今日母親想收拾她,她卻敢反抗,往日母親讓她往西,她就不敢往東,怎的今日如此反常?」

沈傾城的話讓陳氏陷入了沉思,回想起這些日子,種種跡象表明沈傾染確實像變了個人。

可是人又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並沒有什麼異常的事情。

「人還是那個人,我一直派人盯着呢,那小賤人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或許是不願裝了?」陳氏分析。

「誰知道那小賤人,事出反常必有妖,母親還是多多注意才是!」

「母親知道。」陳氏拍了拍沈傾城的手背。

沈傾城想到賜婚的事,雙手握緊,她絕不會讓沈傾染壞了她的好事。

「母親,姨母那怎麼說?聖上賜婚的究竟是誰?」

「你無需擔心,就算是那個小賤人,她也不可能踏進大皇子府!」

沈傾城哪能不擔心,這幾次對付沈傾染都越發吃起虧來,若真到了那時候,誰知道她會不會再有什麼動作。

陳氏看着沈傾城悶悶不樂的樣子,寬慰道:「你就放心吧,你父親也不會同意那賤人嫁給你表哥的。」

「你父親手上還有些兵權,他那麼疼愛你,你表哥若想問鼎那個位置,為了你父親手上的兵權,你表哥也是會娶你的。」

陳氏這番話,終於讓沈傾城高興起來。

是呀,父親那麼疼愛她,怎麼會幫助沈傾染那個賤人。

「這事兒,我也不好進宮去問你姨母,免得遭了聖上的猜忌,賜婚聖旨並未說是誰,也未表明時間,事情還是有可以轉圜的餘地。」

陳氏嘆了口氣,今日沈傾染若是不提起她庶女的身份,她倒是忘了貴妃娘娘本就不喜她,若不是看在她當了侯夫人,侯爺手上有兵權,日後能幫助到大皇子,想來她還是不屑與她親近的!

母女倆沉思想着,這時,敲門聲響起,是春熙。

春熙進了屋,躬身行禮,「夫人,小姐,奴婢知道一件事情,關於二小姐的。」

沈傾城一聽是關於沈傾染那個賤人的,立馬讓春熙說清楚。

「夫人,小姐,奴婢聽門房的小廝說,剛才二小姐回府,是由一輛馬車送回來的,馬車看着不像雇的,車旁還有侍衛候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