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之意》[炎夏之意] - 炎夏之意第1章  (2)

聚在一起鬧騰。
當然,更多的是魯渺那邊的朋友。
一群人又唱又跳,不亦樂乎,服務生也樂得一次次的開酒。
夏婉婉不常來酒吧,沒一會兒就坐去一旁,兩杯酒下肚臉上開始發熱,看着魯渺在人群里千杯不醉的模樣,果然覺得自己還是主內的好。
一起玩的何倩坐過來,身子往後一靠:「婉婉,我搬了新的房子,幫着畫兩幅畫唄。」
「好啊,」夏婉婉應下,隨意和人聊着,「什麼樣的?」
女孩抿了口酒,高腳杯往夏婉婉手邊的酒杯一碰:「本姑娘的畫像,好看點啊。」
夏婉婉端起酒就着喝了一口:「過兩天給你。」
說起酒量她實在不行,一會兒工夫就開始兩眼發直,坐着一動不動。
「阿倩你別動她,」魯渺坐過來,一把攬過夏婉婉,「她的酒量你不知道?」
何倩咯咯笑起來,另一隻手也攬上夏婉婉:「酒量是練出來的。」
「也是,」魯渺喝乾自己的酒杯,湊過臉來看,「婉婉就是太乖了,總想着要把她帶壞怎麼辦?」
「別了,這可不叫壞,叫享受人生。」
夏婉婉坐在兩人中間,身子被來回搖晃,頭越來越暈。
「說起來,剛才進來的時候看見你堂姐了,好像就在咱們隔壁。」
何倩說著,收回手坐好。
「夏瓊怡?」
夏婉婉終於逃出魔爪,喝了口水。
何倩清清嗓子站起來,顯然想過去大展歌喉:「對,看她最近風光的很呢。」
魯渺笑了聲,儘是不屑:「她有什麼好風光?
不就是一個私……」話還沒說完,她見夏婉婉看着門的方向,那裡一個女孩正好推門進來,長長的藍色連衣裙,看起來柔柔弱弱。
「得,說曹操曹操到。」
魯渺隨意掃了眼,識趣的讓開位置,重新去人堆里加入戰局。
「婉婉你也在這兒?」
夏瓊怡笑着走過來,提着裙子坐下問。
夏婉婉應了聲:「姐。」
「我那邊談完了,要不要一起回家?」
夏瓊怡問,臉上掛着關懷的笑說話也輕柔,「你喝了酒,正好司機過來接。」
「不用。」
夏瓊怡恍然點頭,笑笑:「我倒忘了,嚴郁回來了,你當然是去他那邊。」
夏婉婉手心一攥,眉心微不可見的蹙了下,隨後看去夏瓊怡。
「你不知道?」
夏瓊怡表情微帶驚訝,繼而又道,「也難怪,他回來就忙事情,可能沒來得及告訴你。」
夏婉婉的確不知道嚴郁回來,作為妻子,她居然還是從一向不親近的堂姐口中得知。
最開始,嚴郁去德國,她提出跟着過去,他沒同意,說是要治療,也有項目。
她便在平時抽空飛過去探望,其餘時候就是靠電話聯繫。
可她沒想到,他回來都不說一聲。
一看夏婉婉的表情,夏瓊怡也就猜到了個□□,心裏譏諷着,面上倒是不顯,然而口氣中還是不自覺就帶出想法:「他應該是和……」「你似乎很在意我和他的事?」
夏婉婉坐直身子,手指一夾端起酒杯,輕輕晃着裏面的酒液。
夏瓊怡一噎,笑容僵在嘴角:「婉婉你怎麼了,你是我妹妹呀?」
「有功夫惦記別人夫妻間的事,多關心下自己。」
夏婉婉收回視線,一口將酒喝下。
什麼姐妹情,這種虛偽的話都能說出口,她和她到底誰傻?
夏瓊怡臉色更不好看,隱隱聽見隔壁座子上的人在笑,埋在心裏的自卑冒出來,垂眸咬住嘴角。
但是也覺得不虧,至少這些人也知道夏婉婉和嚴郁之間真正的狀況,指不定幾天後就會離婚。
看到時候誰難看?
「既然這樣,那我先回去。」
說著,夏瓊怡站起來,推門出了包廂。
那邊還在唱着,夏婉婉胸口憋悶,但是巨大的聲音和歡鬧聲,似乎覺得自己也沒什麼好悲傷的。
她站起來想去外面透透氣,隔着一段對魯渺做了一個手勢,後者會意,繼續晃着手搖鈴起舞。
一推門出去,就聽見幾聲談話,是一個男人站在走廊**,正半彎着腰着與人說話,話語間難掩恭維。
夏婉婉揉揉額角,剛想離開便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清冷淡漠。
當即,她愣在那兒,隨後歪着腦袋看過去,隨即見到了男人擋住的身影。
她怕自己喝了酒眼花,特地用力擠了擠眼睛。
牆邊,男人黑色襯衣,領口開了兩顆扣子,柔光落在那張完美的臉上,映着他出色的五官,細碎的發落了幾縷在額間,薄唇間帶着幾分漫不經心。
只是他身下的輪椅,與喧鬧的夜店實在突兀。
好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男人淡淡掃了她一眼。
夏婉婉嘴巴小小的張開,漂亮的眼睛一彎:「你……」視線只是短暫相碰,他便回去和別人繼續交談,好似並沒有認出她,面上更是毫無情緒。
夏婉婉怔住,淺笑僵在嘴角,隨之慢慢淡下去。
她垂下眼帘,裝作無事般轉身回了包廂。
從沒想到會和嚴郁在這裡相見,然而他見到她毫無反應,是沒認出,還是不想認?
裏面依舊在鬧騰,鬼哭狼嚎,她吸了口氣,踩着高跟鞋走過去,一把從魯渺手裡搶過麥:「給我。」
眾人一愣,隨即一陣歡呼,夏小姐唱歌千載難逢。
夏婉婉五音不全,曲不成調的,但是一班人非常買賬,畢竟都是來玩兒,高興就好。
後來,她唱累了倒在沙發上,順手劃開手機時,看見信息紅點,想着是父母來的,於是規整的坐好,晃了晃發暈的腦袋,又清了清嗓子,準備回個電話。
打開信息,才發現是嚴郁發過的來,只有三個字。
【不回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