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人似鏡中花》[眼前人似鏡中花] - 第2章 帶我去見他

花折枝暈過去了。
謝景晟就這麼冷眼看着,命人將她丟回破院。
下人們見花折枝不受寵,自然是沒上心,甚至都沒有抬,直接拖了回去。
血染了一路,花折枝人事不省,後背血肉模糊。
伺候花折枝的丫鬟哭的不行,求人找大夫,可棄妃……又有誰會理睬?
…… 花折枝再次清醒時,屋外下着雨。
丫鬟憐兒正與備着藥箱的老頭說著什麼。
許大夫道:「你家王妃本就有舊疾,如今還有這麼重的傷,能保住人就不錯了!
日後好生休養,也許還有個把年頭能活,還有,你日後莫再尋我,告辭!」
許大夫走後,憐兒擦乾眼淚進屋,瞧見花折枝醒了,瞬間喜笑顏開,「小姐,您可算醒了!
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您感覺怎麼樣?」
花折枝掙扎着坐起來,問憐兒:「他們呢,圓房了沒有?」
憐兒欲言又止的望着她,花折枝的臉色一變,喉間猛地湧上腥甜,掀開被子起身,憐兒制止她,「小姐,您要幹什麼啊?」
「我要去見謝景晟,」花折枝咳了好幾聲,「帶我去見他,帶我去!」
「小姐……」憐兒的眼淚掉下來,花折枝紅着眼看她,聲音輕顫,「最後一次了,帶我去吧。」
憐兒閉上閉眼睛,「小姐,您不用去了!
王爺昨夜一宿都留在煙夫人的屋子裡,早上王爺出府的時候,脖子上都是……煙夫人屋裡又要了熱水凈身,他們,他們已經圓房了!」
花折枝的表情凝滯,驀地吐了口血出來。
憐兒嚇得花容失色,「小姐!」
花折枝眸底的光,寸寸破碎,就這麼死氣沉沉了好一會,她忽然笑了起來,眼淚就這麼毫無預兆的落下,「他真狠啊。」
即便是她再三請求,他也還是,還是圓了房…… 憐兒剛想安撫,屋外有人匆匆進來,「折枝——」 主僕二人齊齊望去,只見一人穿着黑色的斗篷進來,帽子摘下,露出了俊美無雙的容貌,憐兒大喜,「南離世子,您終於來了!」
秦晨朝她們二人走去,視線緊緊地鎖在花折枝的臉上,眉頭微蹙,「你怎麼

猜你喜歡